談歐洲的難民問題/俞力工

2016/5/18 上午 09:30   資料來源:俞力工   
本站分類:作家面對面
談歐洲的難民問題/俞力工

圖片來源/Alexas_Fotos

歐洲聯盟與土耳其在比利時首都舉行的高峰會議上就難民問題達成了協定。大體而言,土耳其一方做出承諾,將「回收」所有由土耳其進入希臘與巴爾幹地區的難民,另外則趁機要求與歐盟重新恢復土耳其加入歐盟的談判。歐盟一方則答應,今後在土耳其境內分批挑選符合條件的難民,並予以收容。除此之外,歐盟還將在已承諾的30億歐元財務補償之外,再追加30億。土耳其一方則要求此補償維持到2018年....。

至於所有邊界及過境國家,如希臘、馬其頓、克羅地亞、匈牙利、斯洛維尼亞、塞爾維亞,自然將關閉所有邊界的難民營,並逐步將部分難民遣送回土耳其或其他來源地,或分批遣送少量難民至願意接納的國家(如德國)。

難民問題,實際上不止是當前國際上最嚴重的問題之一,慮及東南亞華人的特殊處境,也尤其是值得全球華人的關注,然而,由於經西方媒體的大肆炒作,似乎歐洲才是最值得關注的受害地區。

就這些年聯合國所發表的數字,如今全球難民數字大概在5000萬至6000萬之間,其中大約98%以上,均由第三世界自行吸收與「消化」。就另外的2%難民人口而言,能夠前往歐洲叩門者,多為經濟活躍的年輕人口,其中有錢,有文化者佔相當大的比例。以目前德國所接受的難民為例,70%以上為15至35歲之間的年輕人,教育層次高,且多為男性。德國本身的經濟成長率高,生育率卻嚴重偏低。如得不到足夠新移民的補充,非但無法阻止資金外流,甚至連養老金都無法支付。數星期前,德國勞動局發表消息說,正常情況下,德國需要每年增加50萬移民人口,方能維持經濟的穩定與國際競爭性。去年,即2015年難民問題鬧得最凶的一年,突然增加100萬的難民,對德國可說是「來得及時」。

其實,這種人口狀況也適用於整個歐洲聯盟,數年前,一個知名的學術研究所即提出,歐盟整體在2050年之前還需要吸收4700萬移民...。既然如此,為何歐盟為了去年突然增加的難民人口卻鬧得不可開交呢?真正原因其實涉及其移民政策。具體而言,就是儘管歐洲需要大量補充人口,卻希望把挑肥揀瘦的主動權掌握在自己手中。另外,當然也不希望被動的失控局勢,吸引著更多的難民。

此次難民問題,還涉及到兩個歐盟當局不敢討論的方面:
一是,去年初的難民群體中,來自科索沃、阿爾巴尼亞與馬其頓的阿爾巴尼亞人,一度遠遠多於敘利亞人。原因是多年來該地區民不聊生,眾多老百姓早有移民傾向,而去年此刻就利用大批中東難民突然出現的時機,把自己打扮為「政治難民」而魚目混珠,腳底揩油。歐盟國家對這批十足的經濟難民當然是戒備森嚴,立馬採取強硬措施將其篩選出來,遣返原居地。至於為何特別是科索沃會出現如此多的經濟難民?歐盟自然是羞於啟口,因為正是在他們的鼓勵下,科索沃於2008年正式與塞爾維亞分離,成為一個毫無獨立條件,卻又堅持獨立的新國家。

二是,為何2003年伊拉克經摧毀後,也一度出現大約500萬的難民,而他們卻不做逃亡歐洲的打算?但是,2011年敘利亞動亂開始,逐步製造了400多萬難民之後,卻突然於2015年不約而同地試圖投靠歐洲?尤其令人費解的是,為何去年一年內,單單在土耳其就有超過72萬的敘利亞難民投奔歐洲?這個尷尬的問題既然歐洲聯盟不便討論,多事的俄羅斯便有意地透露了其中的「奧妙」,即經過俄羅斯當局對網際網路大數據的追蹤,竟然發現在2015年初突然出現大量來自美國加州的兩個網站的相關信息。這些資訊彼時同步地傳送到難民的手機上,指示他們應該前往最受歡迎的歐洲聯盟(尤其是德國)避難。非僅如此,美國的金融大鱷索羅斯也面帶得意地宣稱,其麾下機構曾對中東難民提供協助,讓他們“能夠前往自己嚮往的地區”。除此,根據若干難民的透露,他們之決定投奔歐洲,還有一個關鍵原因就是土耳其「方面」,把偷渡費由2000美元降200。於是乎,我們不得不繼續追問,難道土耳其政府對上百萬難民的轉移毫不知情?難道這麼大規模的活動可由一些人蛇組織運作?不言而喻,這次的難民問題就像敘利亞的亂局一樣,都是主要經由美國與土耳其兩政府的聯手籌畫和推動。至於歐盟國家為何有苦說不出呢?原因與科索沃事件大同小異,即歐洲聯盟以至於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在敘利亞、利比亞的土崩瓦解上也扮演了極不光彩的幫兇角色。

本文原載於臺灣《祖國文摘》,已獲得作者同意轉載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439  回應:0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