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武俠、古道熱腸──《飛拳》試閱

Top

招式一 出竅

首頁圖來源:carolkk

爆竹聲中一歲除,正是春風送暖時候。

少年隨著母親上山禮佛,走過朝山步道,越過山門下的小徑,再拾級而上,母親早已氣喘吁吁,少年足尖輕功點,輕鬆愉快。

「慢點兒呀!」母親方才張口,少年已消失在迴廊轉角處。

「唉,這孩子總是躁性。」母親嘆了一口氣,再蹣跚前進。

年節的寺院滿滿是回山朝拜的信眾,迴廊裡比肩接踵紛至沓來,少年功夫出奇好,不消多少時候便已來到西淨樓下。

少年右腳一揚,鞋便拋起,右手一伸接個正著,順手放進無門鞋櫃,左腳同時一踢,將鞋子一併擺了個整齊。

「呵呵,好身手哇!」少年背後傳來老者讚嘆。

「呃……」少年回頭撫住自己後腦尷尬笑笑,這不過是在家裡天天練就的。

方才踏進西淨內堂,少年面向東禪望去,隔著偌大廣場,他清楚看見一道黑影倏地越過東禪琉璃屋瓦,心下一想:這東西跑得飛快,絕非善類,今兒個此地都是善良信徒,絕不容他在此作亂,驚擾了大眾。

少年轉身推門飛奔而出,鞋櫃前,雙腳並進將鞋子勾了出來,套上,再一蹲,然後彈起一跳,他人已在數階之下的長廊,眾人驚異萬分。

「哇,這少年身手非凡哪!」

「是啊,輕功了得。」

少年與母親錯身而過,他無暇細聽來自眾人的讚嘆,母親則是錯愕中略帶竊喜:「我這孩兒其實也有他的長處。」 

飛步至廣場,少年目光鎖住東禪琉璃屋脊,來回犀利逡巡,卻是不見方才那黑影,心下倏地暗暗一驚﹕「壞了,怎才一瞬那廝就沒了蹤影?到底是何方神聖?」

正是元日,寺院花市燈如晝,因前來點光明燈的信眾多,少年擔心有不肖之徒前來作亂。

該如何才好?少年摩拳擦掌,正想著擒拿招數。若非必要他也不想隨意出手,萬一將佛門搞成一團亂,如何對得起師父?如何向父母交代?

少年記起父親一再耳提面命:「做事要沉穩,小不忍則亂大謀。」

沉穩?是的,該要穩住,莫要讓那壞傢伙得逞了。

「考驗時時都在,遇事千萬勿掉以輕心。」師父曾經再三叮嚀的話,這時也在腦海迴盪。血氣正要上冒時,少年趕緊曲膝蹲起馬步,穩住下盤,全神貫注使力,教鞋裡的兩個腳掌牢牢扣抓著泥地上的土。

爺爺在世也說過,做人要放大別人、縮小自己,還要心圓氣長。

是啊!這會兒不正是考驗自己的氣能否悠長?少年如此定格立在廣場邊上,半合著眼數息,心脈因此漸漸平緩下來。

「欸,你們看這小沙彌還挺像真的!」

「這不是小沙彌吧?衣裳不像,頭髮更不是了!」

「說的也是,既然不是小沙彌,那寺方擺他在這兒做啥?」

少年聽了便覺好笑,他一頭微鬈五分頭竟被當成小沙彌。

「這孩子難不成被止了穴?」

「止穴?」

「是啊!不然他怎麼不動了呢?」

「那……怎麼辦?」

「誰懂解穴的事,就好心幫幫他吧!」

幾個人在少年面前七嘴八舌嚷個沒完,少年乾脆連眼皮下僅存那一條細縫也合上,以觀想法細數自己身處廣場的四周構建。

觀想教少年開了心眼,朦朧間他看見方才自東禪屋脊竄逃而走的東西,原來是一隻黑毛野貓,現在竟也混在人群裡了。

這裡可是佛門清靜之地,怎能容牠在這裡作怪!少年趕緊調息大吸一口氣,同時間跨出一個箭步,右手直伸如握利器,引起四周一陣小騷動,圍觀人群紛紛走避。

「哎呀,寶劍出鞘了。」

「這少年要治什麼壞東西?」

「快閃邊啊!」動作之敏捷,似再慢個片刻,自己小命就要不保。

少年圓睜的眼看向東北隅一個老者腳下,身子向前一傾,輕輕說了聲,「小黑貓你快走,這兒不適合你。」

少年母親適巧由西淨趕來,目睹這一切,啐了少年一句,「神經出竅哇?」

「嘻嘻,我覺得這貓在寺院裡奔竄不好嘛!」語畢,少年雙手捧起那一隻黑貓,返身與母親一同離去。

Top

招式二 自在

「叩叩叩。」

「什麼人呀?」老婆婆扭著傷過的腿,一瘸一瘸的往前院走去。

「原來是林老爺啊!」老婆婆邊招呼門外的來者,也留意到遠處一棵老樟樹後有張窺探的臉。

「來看看你們有否再收到古物。」林老爺說。 

「最近老爺子都沒找著奇特的東西,怕要讓您失望了。」老婆婆趁隙睨一下竹籬外遠處的樟樹,她急於入內要老伴去看看樟樹後藏著什麼人,希望林老爺快走。

送走林老爺,老婆婆偷瞄了老樟樹一眼,那小子居然還在,正轉身想喊在後院劈柴的老頭子來商量對策,前頭院門又叩叩響起。

「又是誰呀?」這回老人快步從後院前去開了門,進來個十來歲個頭小夥子。

「少年郎有什麼事?」老人問。

「聽說您這兒有賣古物,我來看看有沒我要的東西。」少年滿屋子搜尋,最後落在屋角鐵器堆。

「你要什麼樣的東西?」老人覺得怪異,這身材瘦削模樣憨厚的少年怎也找古物?

少年又比又說的形容半天,老人裝作糊塗,老婆婆的防衛越升越高。

「你說的長又彎、能削、能切,到底是啥?你就這堆裡自己翻翻找找吧!」老婆婆說。少年當真不客氣的鐵器堆裡東翻西找。

約莫過了一刻鐘,少年站直身子、兩掌拍拍,失望的表示:「沒找著。」

少年向兩位老者作揖打算離去,當他轉身抬腳跨步,老婆婆出其不意的出掌按住少年肩頭,少年一驚,返身舉起右手,一掌拍下,只見掌心就要拍到老婆婆髮頂,老婆婆看出小夥子功夫還嫩,心上警戒放下一半,不慌不忙說:「小兄弟,你東西掉了。」

「啊?」少年立即收住手,身體卻踉蹌了一下,差點往老婆婆身上靠。他使力讓上身後仰再順勢曲膝,然後伸手向前撿,卻慢了一步,老者已用腳踩住,再用今兒剛收回的秤勾起那手掌大小的紙片。

「這寫些什麼呢?」

老人才要攤開來看個仔細,少年已掙扎出老婆子的擒拿掌,快速搶下紙片。

老人來不及反應,紙片只剩下手指捏住的那小塊。連方才以為他這一彎是要跪倒在地的老婆婆,也被突如其來的變化震住。

少年顯然練過腿力,看他開門便拔足狂奔的身手,稱不上矯健,卻也非等閒了。

「那紙片寫了什麼?」

「『恩怨,即能自在。』這什麼意思?」老人一臉狐疑。

「會不會這少年與人結怨,以為解決了恩怨,就能自在?」老婆婆猜測。

「難怪他要找長又彎、能削、能切的東西!」

少年奔出古物商,緊握殘缺紙片,馬不停蹄狂奔回到山腳下矮木屋。

「阿杉,找著那古物商,東西買到了沒?」奶奶問道。

「找到古物商了,可沒找著那東西。」

「沒那東西我賣菜就不大方便了。竊賊偷菜也就罷了,竟連削菜的器具也給竊走。」

「奶奶,明日我再去別處找找。」

「這鎮上就這家古物店,東西能用就好,不需新品。」

少年無膽再進那古物商。他沒偷沒搶,老人就一手一腳的要壓制他,嚇得他落荒而逃,還把師父給的寶貝撕毀了。

「明兒市集散了,奶奶同你一起去。」少年聽了,心才放寬。

「阿金哪……」次日黃昏,少年陪奶奶來到古物商,奶奶熟門熟路自己推門進去。

「阿卻啊,今兒個怎有空哪……」老婆婆聞聲自裡屋出來相迎,卻見到前一日竄逃的少年,便向前犀利逼問:「你來做什麼?」

「這我孫子。」少年不知所措間,奶奶拍拍少年脊背,「省城學堂裡老被欺負,給追打怕了,乾脆就回來陪我賣菜。昨兒讓他來幫我買把香蕉刀,說是沒找著,今兒我自己來找。」

「我們還以為他要買啥利器呢!」老婆婆說。

「利器?」

「你孫子說要買長又彎、能削能切的東西。」老婆婆細說從頭,紙片的事也沒遺漏。

「呵呵……」奶奶伸手撫著少年臉頰,向兩位老人說:「難怪昨晚他在豆大小燈下,重寫那張開春裡陪我上山禮佛時,師父給他的佛語。」

「是怎樣的佛語?」

「阿杉,把師父給的佛語念給金爺爺、金奶奶聽。」

少年小心翼翼從褲袋裡掏出紙片,緩緩念出「超脫榮辱毀譽,就是解脫;放下是非恩怨,即能自在。」

「哈哈,好一個自在呀!」老者捋著鬍鬚,「老伴,咱們得學學呀!」

Top

招式三 示單

少年打幾天前看著娘開始忙起春耕的事,已先一步盤算如何開溜。

少年倒不是嫌惡農事,他只是喜愛一切照自己的方式做。比如娘要他幫著插秧,他跪在田裡悶著頭往前推去,直把腰間那一簍秧苗插完才直起上身,這一看,天哪,娘的罵聲從右邊一畦田丟過來,「你練蛇形刁手哇?」

少年撓腮,看著顛覆傳統的傑作,也算自成一格,卻不被爹娘接受。

「你的方法錯啦!」左側田間的爹大聲說。

「哪裡錯了?」少年想,不就是將秧苗插進田裡?

「你看看我和你娘。」爹再說了。

少年還是不解。

「唉,孩子的爹,咱們這小狗子怕不是耕作的料哇!」

「沒那話,這耕田跟寺裡師父修行一樣,得下工夫哇!」爹指向遠處的寺院。

開年春下,少年趁著娘忙著,一溜煙便往三里外的佛寺跑,這樣就不會插出讓爹娘頭疼的稻秧吧?

不一會兒,少年已到寺門下,抬頭一看,高得他摸不著的寺門牌樓,右一句「佛光普照三千界」,少年垂下頭,不太能明白。

家裡觀音菩薩像背後的木匾,就「佛光普照」這四字,天天看,朦朧懂得;倒是「三千界」教他頭疼。平日裡大家說的世界不也才一個,哪還三千個?

再抬眼看到的是左側七字聯語「法水長流五大洲」,這教少年頭更大了。雨水他是聽過的,可這法水,究竟是啥呢?

少年旋即又想,法水必是好東西,出家人慈悲為懷嘛!

這時,少年看見一列出家眾正往某個殿堂走去,一時好奇,便尾隨而去。

行進中的出家眾,專注凝神,既不四處張望,也無閒談雜話。少年想,他們怎不聊聊天,像爹娘和鄰居大叔大嬸那樣?

當法師們依序踏進殿堂時,少年起了一念,順勢撇起唇角得意笑了。

最後一位法師後腳跟將要收進堂去,少年緊跟其後想要魚目混珠,可惜右腳尖剛著地,便被推出的門板給抵回來,就連他的大頭顱也被彈回。少年捂著略有浮腫鼻頭,似是給蓋上大印一般!

呵,堂內師父真神,竟知道最後這人是不該進堂的。少年低頭抿嘴,佩服起掩門的師父來了。

而後,內堂傳來一陣解說,少年沒來得及聽明白,接著就聽見木板拍下,「提起正念」四字隨之穿牆震入耳中。

「提起正念?什麼是正念?」他幫著插秧,娘說抓好青秧,是這意思嗎?

還沒釐清,堂內又傳來疾行快走聲響。

「堂裡到底在做什麼呢?練武嗎?」

少年疑惑更多,環顧四周,無人可問,看來得自己尋求解答了。

可這牆沒窗,怎麼找答案?

這時少年瞥見上端有氣窗,可氣窗約在十數尺高的牆面,他如何搆得著?

少念轉念一想,自己不是常在田裡練蛤蟆彈跳功?

於是曲膝蹲下,雙手使勁向後一甩,運足內力,雙腿下壓,使力將腳蹄子往空中一蹬。這一衝,沒上躍,反而撞了牆,把額上撞出一個包。

少年捂著發疼的額,怪自己忘了留個助跳空間,於是後退幾步,再一次運氣上跳,這回是在雪白牆面上留下五爪印。

少年並不氣餒,奮力再跳,卻跳得滿身大汗。

冷不防堂內傳來洪鐘聲響,一聲「歸位坐」,嚇得少年無意識的席地坐下。半晌不覺莞爾,而且奇怪,堂裡的出家人到底在忙什麼?

好奇繫著少年的念頭,可氣窗高高在上,他也莫可奈何。垂頭喪氣時,少年發現右側底端有個小氣孔,少年忙不迭趴下地,右眼貼著小孔想一窺堂奧,卻只看到堂前壁上有個「示」字,其他啥也沒見著。

少年一心認定示字旁邊還有字,可氣孔太窄看不清。抱著姑且一試的想法跑到左側,果然牆底也有個小氣孔,少年不假思索立即仆倒貼上眼,這次他看見的是個「單」字。

字是看見了,但「示單」到底是什麼?想著想著,少年連打了幾個呵欠,之後便神遊太虛了。

此時,殿堂門輕拉開,禪修圓滿,維那師父不忘叮嚀:「堂外小香客正參著他的人生大禪,大眾留意腳步,莫驚擾了他。」

秀威與武俠小說相關的專區
武俠小說:一步江湖無盡期

分享:
今日人氣:3  累計人次:354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