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不分性別。守節只為「伊」的真實愛情故事

Top

自願守寡……原來是「多元成家」的先驅

首頁圖來源:THOR

 

  大部分人對於明清寡婦的認知,大抵圍繞在「以夫為天」,遵守「三從四德」、必須服膺於禮教束縛,甚至有時候為了守住貞節連命都沒了的血淚史。然而,人類的情欲、感情,怎可能簡化成如此單一的面孔?明清寡婦的多元樣貌,還有哪些是我們所不知道的面向呢?下面這幾個故事,或許會讓讀者有所改觀。

  死去的人,有殉情而亡,死的無怨無悔。活著的守節者,也同樣有快活幸福的人。比如有一些「守節」的女人,她們的生活就並不痛苦。

  清代有一個風俗,就是沒訂婚的女孩與已經死去的男人訂婚,然後一生守節,這種行為被稱為「慕清」。下邊就是一個「慕清」的故事,恐怕也會讓人對「守節」有另類的認識。

  廣東有個姓許的女孩,過了標梅之年,眼看著女兒要當「剩女」,當父母的非常著急,於是就急著給女兒找婆家。許小姐知道後,不緊不慢找到媽媽談心。結果不開口則已,一開口女兒竟然要求慕清。找個已經死去的人當老公。媽媽一定以為女兒昏頭了,於是就和許小姐的父親商量,許小姐的父親斷然拒絕。女兒知道後,開始做老爸的「工作」:「嫁人如同押寶,嫁對人才會幸福,要是找個壞老公,還不如不嫁人,姐姐就是遇人不淑,結果結婚後還讓你們操心,要是我也和姐姐一樣歹運,你們不是更操心?而且我從小就是小公主,不會幹家務,要是受不了婆家的苦,我就得出家。如果讓我給一個死去的老公守節,無廢大倫,你們是希望我出家呢?還是希望我『慕清』呢?」一番威脅父母只能順從。正好有個姓陳的人家,男孩剛到結婚年紀卻不幸死了,沒過門的媳婦不願意守著婆婆,陳氏寡母只此一子,那份孤獨無法言表,所以就想找個願意「慕清」的女孩,給兒子娶個媳婦,實際上也是想讓自己有所依靠。媒人打聽到許小姐的事蹟,遂成二姓之好。許小姐就高高興興地嫁了過去。結婚後,許小姐把家裡打掃得乾乾淨淨,焚香靜坐修身養性。陳家有個小姑,已許配給姓葉的人家,與嫂子很投緣。經常和嫂子聊天,結果許小姐大講自己的婚姻觀,把小姑說的心洞大開。「嫂子幾生修此清福,幸而未許嫁,嫁人哪有您現在這樣過得舒服。」轉過頭來,小姑就開始天天磨自己的媽媽,也要求慕清,母溺愛,曲從之。於是姑嫂同居,像夫妻一樣白頭偕老。

  許小姐和陳小姐可以說是主動守節的代表,她們一輩子守節守得幸福快樂。其實說白了,她們也不過就是思想超前了一點,如果放到現在,這兩位絕對是高度自我的女性,追求自由與有品質的生活,不願意當個家庭主婦。當然,兩位小姐守節一點不寂寞,因為姑嫂同居,形同夫妻,細細琢磨一下,這兩位的性取向恐怕也有點曖昧。

Top

為「他」守節,卻愛著「她」

  如果說許小姐和陳小姐的性取向還比較隱晦,那《聊齋》裡講的《范十一娘》的故事就更加顯而易見。

  范十一娘,年輕貌美,有文才,父母十分鍾愛她。有上門來求婚的,總是讓她自己選擇,但十一娘卻始終沒有一個中意的。適逢上元節,水月寺中的尼姑們舉行「盂蘭盆會」。這一天,遊客如雲,范十一娘也來了。正在遊玩觀賞的時候,有個女子一直跟在十一娘身邊,不住地打量她,像有話要說。十一娘仔細看了看她,是一位十五六歲的絕代佳人。十一娘很喜歡她,轉回身來盯住她細看,那女子微笑著說:「姐姐莫不是范十一娘嗎?」十一娘回答:「是的。」女子說:「久聞姐姐是個才貌雙全的女子,人們說的果然一點不假。」范十一娘也詢問她的姓名、住處。女子笑著說:「我姓封,排行第三,就住在鄰近的村子。」說著挽起十一娘的手臂。又說又笑,言語情態婉順溫柔。兩人相互愛悅,依戀不捨。十一娘問:「你怎麼沒有人陪伴?」三娘說:「父母早就去世了,家中只有一個老媽子,留在家中看門,所以不能跟來。」十一娘要回去了,封三娘目不轉睛地看著她,眼淚都快要掉下來了。十一娘也惘然若失,就邀請她到自己家裡去玩。封三娘說:「姐姐是個富貴人家,我和你又不沾親帶故。怕惹人譏諷!」十一娘執意請她,三娘才說:「改天再去吧。」十一娘摘下一股金釵贈給她,封三娘也從髮髻上摘下一支綠簪子回贈。十一娘回家以後,十分想念封三娘,拿出三娘贈給的綠簪子看,不是金的也不是玉的,家裡人都不認識,很覺奇異。十一娘天天盼望三娘來,總是失望,就病倒了。父母知道了她生病的原因,派人到鄰近村子打聽,卻沒有一個人知道封三娘。到九月九重陽節,十一娘已病得憔悴不堪,感到無聊,就讓婢女扶著,勉強來到花園,鋪了褥子在東籬下觀賞菊花。忽然一個女子扒著牆頭往這邊看,仔細看時,原來是封三娘!只聽三娘喊道:「快來扶我一把!」婢女急忙過去扶她下來。十一娘又驚又喜,站起身拉三娘一同坐在褥子上,責怪她不守信用;又問她從哪裡來。三娘回答說:「我家離這裡還遠,但常來舅舅家玩耍。以前我說住在鄰近的村子,說的是我舅舅家。分別後我苦苦想念你,但貧賤之人同富貴家交往,腳還沒登門,心中先感到羞慚,恐怕被婢女僕人們瞧不起,所以沒有來。剛才從牆外經過,聽到有女子說話,就爬牆看看,盼望是姐姐,果真就是你!」十一娘述說了因思念而得病的經過,封三娘淚如雨下,感動地說:「我這次來你一定要保密,不然讓造謠生事的人說長道短,我可受不了!」十一娘答應了。二人一同回到閨房,同吃同住,一同說心裡話。十一娘的病很快好了,兩人結拜為姐妹,衣服鞋襪,總是換著穿。好的如同一人。

  范十一娘,年輕貌美閱盡各路才子美男都沒有能入得法眼之輩。結果卻在一次出遊中,與封三娘一見鍾情。但是,身分差別,門第不同讓兩個「女同志」不敢放手去愛。兩個人互換信物後,依依不捨地分開了。離開了心愛的人,十一娘形同失魂,一病不起,而封三娘也日日思念情人,以致於偷爬牆角窺視十一娘,謀圖約會。果然功夫不負有心人,有情人終於又見面了,重逢的愛人形影不離,同吃同住甚至還換穿對方的衣服。如此情深意切恐怕讓現在的拉拉們都自慚形穢。

  十一娘和封三娘為了能白頭偕老,他們選擇了共事一夫。和十一娘一樣,還有一些女人為了和自己的同性伴侶相愛終生,技巧性地選擇了為丈夫守節,最終卻發自內心地為同性愛人殉情。

Top

不離不棄,削髮為尼也要和妳在一起

  好官是文人黃聲集的側室,黃聲集死後,婢女銀娘表示要服侍好官一生,好官與婢女銀娘相伴四十多年,兩個人一起削髮念佛,共渡餘生。好官去世後,銀娘悲痛萬分,感覺已經沒了生趣,不久也自殺身亡了。

  好官與銀娘的感情恐怕已經超出了一般的主僕之情,好官有銀娘陪伴可以在為丈夫守節的旗幟下與銀娘恩愛一生,而銀娘沒有了好官,如失伉儷自殺殉情。好官的丈夫黃聲集,如果在天有靈看到這麼「貞節」的老婆不知會做何感想?好官的「守節」生活想必不會太痛苦,有愛的日子畢竟是快樂的。只是不知道黃聲集活著時作為好官的丈夫,給自己老婆當了一輩子「電燈泡」是不是很快樂那就無從知曉了。

  從我們開始學歷史,就被人灌輸,古代社會男尊女卑,守節的女人多麼痛苦。其實痛苦與快樂有時是一種心靈感受,就如同到口的飯菜,相同的菜肴,品嘗的人不同口感也不一樣。

  從以上的故事來看,貞節列女守節的動機和出發點,就如同愛情的樣子,複雜且多元,卻又如愛情的本質一般,動人且純粹。古人尚且在重重規制與禮教限制下,努力尋求一絲縫隙,讓愛得以圓滿、幸福得以保全。生活在現代民主開放社會的我們,是否對於愛情、婚姻和家庭的想像,能夠有更多元的思考和更寬容的理解呢?

本文整理自劉佳、周晶晶著,《貞節只是個傳說──你不知道的明清寡婦故事》

分享: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359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