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葉,何處是你心?——評《面具》

Top

談陳秀珍詩集《面具》

     楊淇竹

  詩,值得重讀,重回那詩人與讀者,原始創作靈光乍現,初讀意識對話交流,美麗界域,於神祕「面具」底,相遇。

  陳秀珍《面具》,列「含笑詩叢」第一輯,詩集融合眾多風格,跳耀在現實與意象,兩者構劃出精鍊詩藝技巧,內容跨越作者生命重要歷程,雋永文字,展現至章章詩篇。

  詩,重讀後,如何掌握?

  〈落葉33首〉組詩,可視為進入詩心靈的路徑之一,聯想在閱讀地域,追尋文本空間,逐步往前。

  從落葉,延伸至童話《愛麗絲夢遊仙境》,落入地表的葉,乘載夢幻旅程,藉一只鞋,隱喻未來無法預期。第2首開始,便清楚標明話語對象,「我」是落葉,「妳」是任何一女性過客,我與妳鞋擦身,猶如童話,美麗際遇中,充滿著期待。

 

   姑娘

   妳是我的愛麗絲

         我的奇遇

   

         請把我揀回去

         藏在青春的日記裡

         不是流光的裝飾

         

         我渴望成為妳的現代史

 

         要不

         請用妳的鞋為我

         送行(129)

 

  短短四段,將落葉飄泊無定所予以烘托,看似無特殊性的落葉,在人稱對位之間,有了擬人化效果,注入人的飄泊性格,同時附有男追女的愛情嬉戲,巧遇、記憶、青春以及現在進行的時間,一一把愛情要素,擠進時空幻夢的「奇遇」,故事就此展開。但愛情走了,勢必面臨心傷。

  心傷,落在「蝴蝶夢」,惆悵。

  「蝴蝶夢」引發莊周夢蝶戲夢,但詩的戲夢,留在蝴蝶與落葉追逐,整個秋季令人目眩,不禁提問——「是葉抑或蝶?」然而,戲夢,短暫葉之生命;葉之生命更短於「少女的迷你裙」,時間成為第3首主題。

 

   蝴蝶夢

   短過

   葉子的黃金時代(130)

 

  上文自詩末段,詩以夢作為聯繫時間經過的主軸,夢如何短暫,即在葉與蝶遊戲中,流逝;雖然「黃金時代」象徵美好、希望與生氣勃勃,也非恆長,新生綠葉歷經夏秋面臨氣候考驗,終至歸屬地表,正要掉落同時,蝶與葉愛情便翩然飛舞,這一時間點被關注,換喻稍縱即逝的瞬間,瞬間停留在無法捕捉憾恨;夢,頓然醒來,愛情走了,註定傷悲。

  秋意,載附思念,那分離的時刻……

  第8首,仍圍繞愛情,落葉轉為情書,發送思念訊息,於秋思季節,讓相隔兩地戀人,享受愛情滋味。

 

    秋天

    用完今年的信紙

 

    光頭樹

    預備來年春天量產

 

    大地

    忙著翻閱

    送錯地址的情書(134)

 

  「送錯地址的情書」是全詩關鍵,也是畫龍點睛之處,原本象徵情書的落葉,竟然錯送地址,像給戀人考驗,於濃烈思念時刻,等待遲遲未來,情書。《仲夏夜之夢》荒謬喜劇,不斷上演,卻意外和詩作聯想,戲弄人間愛情。

  除了愛情,葉尚未落地,還能代表什麼?

  寂靜,是讀者所領略,努力把持枝幹的葉,恍若進入修鍊靜止狀態,探索心靈深處。

 

    躁動的

    都已遠走

 

    你還在

    樹的指尖

 

    禪

    定(136)

 

  寂靜,牽引冥想,就在遠離「躁動」氛圍,面對心靈,淨化。第11首,依然呈現詩人潔淨語言,運用聯想空間,在精鍊文字,維繫讀者想像;此時,葉之心靈已達「禪定」,召喚還置身秋季騷動的心,俗事紛擾的人心。

 

   而我僅僅擁有一張

   無法回春的臉

   袒然面對天地

   五官是自然美展演的舞台

   我這張忠實於上帝的臉

   考驗

   你對我的

   愛

                         ——〈面具〉

陳秀珍詩,語言技法出色,若只依循語言,卻無法深入詩之心靈,易落「面具」的外在表象,猶如前文列舉落葉詩,單純簡潔,探勘不出背後,那潛藏幽幽愛情,他們僅存於歌詠自然的特色。曾為此詩集寫導讀,因此重讀是一種考驗,考驗未有喜怒五官的「面具」,欲開口訴說,話語。《面具》集結詩人面對書寫,各種嘗試,內容均源於生活,尋常生活中,包裹眾多驚奇,這些奇想,透過詩,賦予生命,讀者能在詩篇,感受心靈顫動,也許來自經驗,來自愛情,來自你我生活。

 

  

引用書目:陳秀珍。《面具》。台北:秀威,2016。

原文同步刊載於《文訊》,373期

 

 

分享: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69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