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 崑曲名家俞振飛與梅蘭芳的藝術對話

Top

戲曲大家之間的知識切磋

俞振飛(1902-1993),本名俞遠威,號箴非,為一代崑曲名角。他沈錫卿、沈月泉,年紀稍長後,又從蔣硯香、程繼仙,學習京劇中「小生」一角的表演之道。

俞振飛長期與當時顯赫的京劇名角如梅蘭芳、程硯秋等人交好,又常常攜手同台演出,彼此之間私下技藝切磋自是不在話下。《俞振飛書信集》一書彙集諸多曲家前輩珍藏的俞振飛書信,以及中央大學戲曲研究室收藏的俞振飛給宋鐵錚的十三封信,是研究俞振飛及現代崑曲史與崑曲藝術的珍貴史料;其中更包含俞振飛與京劇大師梅蘭芳的珍貴書信,從中可以看出這位崑曲泰斗在成名了之後,是如何孜孜不倦的磨練自己、期許自己更上一層樓。

159.jpg
●《奇雙會‧寫狀》(上世紀四十年代),俞振飛飾趙寵,黃桂秋飾李桂枝。

Top

與梅蘭芳的書信之一

日期:約上紀五十年代 

畹華【編按:畹華為梅蘭芳的字】同志:

接到您的來信,說在「遊園」的曲詞裡有一句「迤逗的彩雲偏」的「迤」字,您先唱「拖」音,後來改唱「移」音。現在有一位宋雲彬先生,根據「集成曲譜」注明「元曲選」注音,說應該仍唱「拖」音。這個「迤」字的唱法,在我幼年十歲以前,聽到蘇州的一般老曲家,連我先父在內,是都唱「拖」字音的。到了我十幾歲上,就由先父與吳瞿庵先生商同了把它改唱作「移」字音。從此南方的曲家,都照這樣唱。現在可以說沒有人再唱「拖」字音的了。他們兩位根據什麼理由把它改唱「移」字音,這一點我可慚愧的很,因為那時我的年紀太輕,只知道按照先父的來唱,卻沒有加以研究。

他們兩位都已經過世,我們當然無法請教了。但是我想他們修改的根據,也出不了前人的韻書。我手邊這類韻書不多,就同兩位愛好崑曲歡喜研究音韻的朋友,到我的一位藏有很多韻書的老朋友家裡,請他找出了十幾種來。

(一) 「顧曲塵談」是吳瞿庵先生的著作。「迤」字見於齊微韻內,讀作「移」,歌羅韻內讀作「駝」。

(二) 「韻學驪珠」是清乾隆時沈乘麟著的。他把「迤」字只收在齊微韻內讀作「移」。

(三) 「音韻須知」是清乾隆時王鵕著的。他說「委蛇」的「蛇」字或作「迤」,有兩種讀音:(一)作自得貌解,讀作「移」。(二)作行貌解,讀作「駝」。

(四) 「洪武正韻」裡面,對這「迤」字有三種讀法:(一)委蛇的「蛇」,亦作「迤」,自得貌,讀「移」;(二)逶迤的「迤」,行貌,讀「駝」;(三)「迤邐」的「迤」,讀紙韻的上聲,與「以」同聲。

(五)「中原音韻」裡面,對這「迤」字只收入齊微韻,讀作上聲。

(六) 「度曲須知」是明沈寵綏著的。他在「北曲正訛考」說「迤」字葉「陀」,不作「拖」。其餘的許多種韻書內,根本不收「迤」字,也不必例舉書名了。

這部「元曲選」有四百套曲子,我還沒有時間細查。照您來信說宋先生是根據「集成曲譜」注明「元曲選」音注讀作「拖」,想必是可靠的。 

我們查下來的結果,「迤」字有三種讀法:讀「移」,讀「駝」,讀「以」。加上「元曲選」音注讀「拖」,共有四種了。這「迤逗」連用,只見於元曲,他書都不提起。從以上各書中,可以知道從前的老曲家都把「迤逗」唱做「拖逗」,這無疑地是根據了「元曲選」的音注來唱的。先父與吳瞿庵先生的不唱「拖」字,大概是看見了沈寵綏在「度曲須知」裡「不作拖」的注解,才動議要改的。

他們三位為什麼都認為不作「拖」呢?這很簡單。一定是他們看到所有的韻書內都沒有提到這「迤」字可以讀作拖的根據的原故。

我們再來研究一下,這「迤」字同委或逶連用了的寫法,如「委迤」,「委移」,「委蛇」,「逶迤」,「逶移」,「逶蛇」,「倭侇」,多得不可計算。「正字通」裡對這兩個字是這樣說的:「載在史傳者,各家文畫雖異,其音義則同。」總而言之,都出不了一個來源,就是「詩經」裡的「委蛇委蛇」,與「委委佗佗」如果「迤」字與別的字連用,我們還是採用它的「移」音呢,還是採用它的「駝」音呢?這就不好辦了。有人說何不根據「迤」字的解釋,來定它的讀音?那麼「迤邐」的意思,在「爾雅」「釋訓」裡就解作「旁行也」。不是所謂行貌嗎?可是韻書裡又指定了要讀「以」音,我們當然不能把它讀作「迤邐」的。

所以韻書上告訴我們,是說看見「委迤」或「逶迤」連用的時候,應該先確定它的解釋,才好分別它的讀「移」讀「駝」。不是說看見「迤」字,就要把它讀作「駝」音的。又告訴我們,「迤邐」連用,是要讀作「以」音。也不是說看見「迤」字都讀作「以」音的。

因此先父與吳瞿庵先生對於以上幾種讀音,實在都無法採用。只有讀它的本音,唱作「移」音了。

這是我們根據了韻書,事後推測他們改唱「移」音的道理。不敢說是準對的。也不過供您參考而已,還要請宋先生共同來研究一下。匆匆作答,言不盡意,請您原諒。

俞振飛

Top

與梅蘭芳的書信之二

日期:一九六一年

畹華同志:

好久不通音信,渴想渴想。上次嫂夫人莅申,因工作緊張,未能好好招待為歉。

遊園驚夢影片已於元旦日上映,一般反映,都說您的扮相、嗓音已恢復三十年前的樣子,尤其一般愛好崑曲的朋友,對這張片子著迷的頗不乏人。最近一期《上海電影》要我為遊園驚夢影片寫篇稿子,因為工作忙亂,他們又索稿甚急,雖然寫了一篇,但內容很貧乏,隨函附奉呈改。這期《上海電影》刊印幾張粵劇關漢卿劇照很精彩,該片最近才拍完,馬、紅已於前日搭飛機返穗。聽說源來兄已回滬,但尚未晤面。

俞振飛敬禮 一月廿一日
嫂夫人坤安 姬老致念

*此信件由北京梅蘭芳紀念館提供。

本文節選自《俞振飛書信集》,唐吉慧編選 / 洪惟助編
編輯/整理:鄭伊庭

秀威與戲劇相關的專區
伶人往事:凝聚在時光中的那些美好年代

秀威與梅蘭芳相關的專區
梅蘭芳.jpg

分享: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399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