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紹箕裘傳承梅蘭芳演技,「京劇梅派掌門人」梅葆玖逝世

Top

梅派唯一傳人

首頁圖來源:維基百科 

Mei_Baojiu_as_a_child.jpg
●梅葆玖幼年,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維基百科:梅葆玖(1934年3月29日-2016年4月25日),祖籍江蘇泰州,在上海出生,京劇演員,工旦行,是梅蘭芳的小兒子(第九個子女),也是僅有的一個學戲的兒子。他是中國國家一級演員梅蘭芳京劇團團長、第七至第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

梅葆玖是梅蘭芳家族中唯一繼承梅派藝術的傳人,他為梅派藝術的傳承做出了貢獻

梅蘭芳生前常說:「唱戲要有戲料,學習是一回事,演出又是一回事。」譬如譚鑫培是一個乾癟老頭兒,但他一出臺就能把全場觀眾壓得住。楊小樓鋼鐵嗓門的天賦「炸音」,非但自己受用,且有感召同臺演員的力量。又如坤角花旦李玉茹,蘭芳曾稱讚她「出臺就有戲。」梅氏很早就看出來,他的四個孩子之中,老四葆琛和老五紹武,書生氣息太重,都不宜於演劇。只有七小姐葆玥戲料最好。其次是小九梅葆玖,他們姊弟倆都有音樂愛好性及內在感,並且接受力強而能敏捷的獲得啟發。


梅葆玖的幾位老師


梅七小姐葆玥從小就喜歡唱老生,不肯唱旦角。小九葆玖也是哭哭啼啼地不肯學習旦角。這在當時頗令蘭芳為難。後來小九為形勢所迫,只得學習旦角,由他來繼承父業,唱梅派青衣,他是完全合格的。因為他的身材合適,他的面貌化裝起來,酷肖梅蘭芳,只是比他父親的面龐略為瘦一些。


談到梅葆玖學戲的經過,係完全遵照他的父親所採的路線,那就是:一個藝員必須有多方面的學習,擇精遺粗,取法乎上,神而明之,不拘一隅。而一個好演員尤其要有武功底子和崑曲底子,方能字正腔圓,身段美觀。葆玖的開蒙老師,請的是名旦王幼卿,他是著名鬚生王鳳卿的次子。蘭芳認為王幼卿是老生底子,後改青衣,宗他伯父王瑤卿一派,肚子寬,字音正,不尚花腔,教法認真,是一位「六場通透」好老師。當然有些梅派戲葆玖也得到名琴師王少卿的教導和父親的傳授。


蘭芳當年又請名旦朱琴心以花旦戲教葆玖(一九六一年朱琴心已在臺灣逝世)。又請朱傳茗教崑曲,茹富蘭練武功。朱傳銘是蘇州「崑曲傳習所」傑出的崑旦;茹富蘭是北京「富連成科班」超類拔萃的武士,惜因過度近視,只得退出劇壇,茹富蘭又能以小生戲教授葆玖。由上觀之,葆玖是各門都有老師,他的老師都是梨園行中第一流人才,所以他的根基打得很好,嗓音唱工頗肖父親,只是他的做工似還不及言慧珠。


最有意義的,乃是梅葆玖把他父親生前在臺上所唱的戲,全部灌入錄音機裡,共有十九齣整戲,可算是梅派戲的「東序秘寶」了。以前葆玖迷戀交際花施丹蘋之時,曾將一部分錄音唱片送給她,再由施丹蘋轉送給坤旦李慧芳,李慧芳就此成為梅劇團的紅角兒。還有一部分錄音唱片,則仍保存在葆玖處,中共機構也常來借用。所以近代發明的錄音機,真是伶票學戲者的恩物,尤其名伶的劇詞更是無價之寶,何況這是整齣的。

蘭芳死後的梅劇團


自從一九六一年梅蘭芳去世之後,葆玖要挑起梅劇團的擔子,他感覺到自己責任重大,於是發奮起來,一面改善他的私生活,一面提高他的表演藝術,他第一步就是整理他的父親所遺下來的梅門本派的劇本,而其中獨缺一二三四本《太真外傳》,這齣戲又沒有錄音,他很著急,幸而上海戲劇學校的教師楊畹儂將他記下來的寄給了梅葆玖。楊畹儂過去為名票友,有「南京梅蘭芳」之稱,本是梅門弟子。目下梅劇團的總管事徐蘭沅,已將全部《太真外傳》教給梅葆玖,這齣戲是梅派青衣所不可少的。


《我親見的梅蘭芳》作者薛觀瀾按:如今大陸方面的劇團,並沒有獨立性質的,梅劇團亦無例外。各劇團都是操縱在共幹的手裡,目下梅劇團的重要演員,約如下述:(一)梅葆玖(青衣);(二)梅葆玥(老生);(三)李慧芳(花旦);(四)李宗義(老生);(五)王泉奎(銅錘);(六)劉連榮(架子花);(七)王少亭(老生)。以上陣容尚佳,班底都用老人,弊在過份偏重主角。去年春節期間,這個梅劇團曾在京漢線的鄭州、邯鄲、安陽一帶巡迴演出,最叫座的一齣戲是《穆桂英掛帥》,由梅葆玖扮穆桂英,去年秋季則在平津一帶演出。由於觀眾和親友們的期望,葆玥、葆玖姊弟倆更加發奮努力,在表演藝術上都有了提高,葆玖肯向劇團裡的老演員虛心請教,還請一班研究梅派藝術的老朋友提供意見,這樣作風是值得推許的。


以上是梅葆玖繼承父業的狀況,他唱得很好,所以他的前途是光明的。但在一年秋季,他的私生活曾經一度引起家庭的風波。


梅蘭芳02.jpg

Top

桃花劫間接致使梅蘭芳過世


且說梅葆玖學的是梅派青衣,梅葆玥學的是余派鬚生,梅氏為這一雙兒女的藝事,確實花了不少心血,他曾很得意地對朋友說:「小九(指葆玖)很像我,他倒嗆也不到一半就恢復過來了。」他又常指著葆玥對朋友說:「這是一個標準戲迷,她從小就一腦門子的余派戲。」到了一九六一年,梅氏已經六十八歲了,他雖是一個胖子,但胖得並不太厲害,所以他還能登臺表演。過了這年的夏天,他就得病了,這時候為了梅小九(葆玖)的戀愛問題,他的家裡又起風波,使他病上加病。

此時梅葆玖正走桃花運,他與名女人施丹蘋、小王吉之輩過從甚密,共幹們認為他的私生活太不檢點,所以決定要「整肅」梅葆玖。名為「整肅」,實際上可能「下放」到邊疆地區去的。這時梅氏已在病中,他聞悉此事,大為著急,幾經疏通,總算得以大事化小。共幹們看他的老面子,特予通融辦理,准許梅葆玖一面唱戲,一面改造自己。但是,一波未平,一波復起,梅氏家庭裡的糾紛仍未平息,此因梅葆玖既娶一個有夫之婦,他的母親福芝芳大不滿意,葆玖在改造期中,意欲回家來住,俾獲接近他的父親,而福芝芳卻堅持不可,定要葆玖離了婚再說。梅氏對此,不知所措,內心鬱結難解,他又心疼兒子,於是病入膏肓,到了是年八月初八那一天,他在床上攬鏡自照,愈覺傷心;他性好潔,每次便溺必拖了病體下床,坐上馬桶,是日就在馬桶上發病,漸漸斷氣了。(瀾按:現在梅葆玖能繼承父業,發奮有為,一代宗師的梅蘭芳也可以瞑目無憾矣。)


本文整理自《我親見的梅蘭芳》,作者薛觀瀾。


延伸閱讀
梅派傳人梅葆玖逝世!看袁世凱女婿薛觀瀾憶京劇大師梅蘭芳

分享: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710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