纏足是小腳婦女的另一個性器官?!從纏足對中國社會的影響說起

Top

為什麼要纏足?

纏足風俗是歷經幾百年的社會風習演變所造成的,纏成一雙小腳需要忍受痛苦、費時多年,纏成後造成婦女生活上很大的影響及改變,然而為什麼有人願意忍受這些痛苦毅然的裹上腳呢?


1.男女有別


纏足是一種兩性分離式的裝飾,幾乎多數的裝飾都在強調男女分野,讓男女性天生生理的不同,產生更大的岐異,突顯男強女弱,強調男性在外活動、女性在家活動的特性,呈現男主外、女主內,男性粗獷強悍、女性細膩柔弱的形象。


最原始的纏足雛形,不管是來自荒淫的宮廷世家裡面,或是教坊樂妓,原始的目的,不外是藉著纏足雙腳,穿上尖窄弓屈的鞋子跳舞,可以表現出特殊的肢體技巧,這有點類似芭蕾舞的效果,凌空迴旋,如仙如幻,也表現出一種纖細、拘謹的步態。流風所及愈傳愈廣,配合上當時社會文化對婦女的要求,遂成為沛然巨流。這一股社會潮流,主要是現實中對於女性的規範,要求婦女得謹守貞節,男女內外各處,男女異群,婦女須深處閨中,謹守規範,以柔順為正則,在這樣的社會潮流之下,纏足很快的被發現到是推行女教很好的手段,儒學大師朱熹,曾很熱心的推行纏足制度於福建漳州,作為傳播漢族文化的工具,而教以男女有別之道。裹腳以後行動不便,處處受到限制,因此成為謹守閨範的保證,在男權高漲的時代環境下,成為一夫多妻制最有力的保障措施。



2.社會規範


千年來中國是一個以道德為指標的社會,守節、守紀、成為較宗教更高的標準,所以不須完善的律法也可成就一個穩固的社會。


當纏足的風氣漸漸傳開以後,剛開始只有富貴家庭不須從事勞動的婦女率先接受這種風俗,很快的纏足反而變成了財富、權勢、榮耀的表徵,為了表示是出自上階層的富貴人家、為使女兒能嫁入豪門,家家戶戶爭相為女兒纏腳,清代台灣有「大腳是婢、小腳是娘」的說法,李笠翁《閒情偶寄》說:「宜興周相國以千金購一麗人,名為『抱小姐』,因其腳小之至寸步難行,每行必須人抱,是以得名。」腳小至此,真是可悲可憐,但卻是富貴人家爭得的對象,纏足也是官宦世家、淑女必備的美容術,為中下階層少女走入高階層家庭的晉身階,在那個時代娶妻託媒人探聽女方的重點,除了在對方的家庭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在一雙腳的大小,只要擁有一雙傲人的小腳,必然成為爭相說媒的對象,在新婚過門的時候,眾親友聚集爭賭的焦點,也是在新娘的一雙小腳,下轎的剎那,要是伸出一對尖生細小的金蓮,立刻換來眾人的讚嘆,要是一雙大黃魚腳,恐怕難免遭人訕笑。



3.家庭制度


中國人將身體的改變、心性的改變、人際關係的改變都認為是重要的學習方式、教育方式與修行方式,最終的目的是希望在身體適當的改變下,能徹底的改變一個人未來的命運,中國傳統的婚姻制度基本上是容許一夫多妻制,也有人更清楚的定義為一夫一妻多妾制,傳統的婚姻制度一直是默許成功的男人可以擁有數位妻妾,眾多妻妾之間難免會爭寵,為了專房、得寵,只有痛下功夫修飾,纏足提供了一個好的修飾方向,同時纏足後行動不便,也頗有利於控制眾妻妾,減少與他人偷情或逃逸的可能。



4.審美觀


女人的美麗就是財富,是許多女人可以犧牲健康、犧牲行動的不便來換取被人稱讚的美,纏足風俗逐漸形成之後,弱不禁風、楚楚可憐的少女成為男人愛戀的偶像,顫顫危危、扶牆摸壁的姿態,在情人眼裡是一種飄然若仙的感覺,一種隱密的魅力,引人遐思。在這種環境下,審美的標準要求的是纖細柔弱、如弱柳扶風般的體態,唐代以前中國人對女性審美的角度是健碩豐盈的美,是健康活潑的美,在那個時代,許多動人的舞劇,由女性舞者表演,但是時事遷移,到了清代,除了賣解女郎以外,幾乎見不到女性舞者,賣解女郎也多以走索、踢罈等表現一雙纖瘦小腳卻擁有超凡能力的技巧來引人驚嘆,女性無法在運動、舞蹈上表現美感,只有終日從事女紅,巧心設計、美化一雙纖足,我們可以看到為小腳婦女設計的各種足飾,真是極其奢豪、琳瑯滿目,當年提倡解放小腳時,竟然發現腳放了以後,沒有適當的足飾可供大腳的上層女性穿著,在這樣的大環境之下,有誰能突破層層規範而解放纏足?



5.社會地位表徵


綜觀千年的纏足歷史,纏足的風尚主要是在豪門巨富、大家閨秀、及風塵妓戶中最廣為流傳,一般山村農婦、勞動婢女,裹足的比例較少,如有裹足,也常為粗纏略縛,一般家庭要有相當的條件,才能讓少女把腳裹的很小,首先得有人能事事代勞,甚至在纏裹的幾年中,還常須有人扶持,這在一般小康家庭,是不容易做到的,能纏得一雙令人稱羨的小足,代表她的家庭生活優裕,在一個悠閒富裕的家庭裡,同輩聚處,互競足小,成了小腳女人最重要的一種競爭,親朋好友對少女一雙腳的褒貶,在在使得纏足習俗更根深蒂固的落實在一般家庭裡,如果更近一層瞭解當時小腳在床戲中所扮演的角色,以及裹腳以後對女性身材的變化,恐怕就更能體會到在長達千年的時間,在一個最強盛的文明古國,會有超過二十億的婦女,把他們的一生與這種綺麗的風俗緊緊的纏繞。


1.jpg

●明代弓鞋

Top

金蓮秘性解說

高羅佩在《中國豔情》一書中說:「小腳是女性性感的中心,在中國人的性生活中起著極為重要的作用。」清代李汝珍在《鏡花緣》中說:「纏足與造淫具何異?」千年來纏足風俗與人類性生活的關係,一直披著神秘的面紗若隱若現。


小腳在一些人心目中是極為幽邃神秘的器官,林語堂說:「纏足自始至終都代表性意識的自然存在。」於是只要能看見、聽見、接觸到一對小腳,都會在男人心湖中震起漣漪,有人指出:纏足是為了增進性生活的情趣,是人類性生活史上創造出來的一片新天地。


一雙可愛的小腳,最讓男人想入非非的莫過於想像一握在手的銷魂,除了握在手裡仔細鑑賞外,前人發現了種種玩蓮的技巧,有愛蓮者大獻殷勤,幫女人洗腳、剪趾甲、磨厚肉、擦乾、敷粉、塗蔻丹,藉機搔弄趾間,撫握小腳,趣味盡在其中。婦女雙腳自幼束縛,未經霜露,裹布層層保護,每日細心浸潤、薰洗,皮膚細薄如嬰兒,一旦解開重重裹束,組織鬆散,輕軟如棉絮,這是男人最朝思夢想一握銷魂的,《飛燕外傳》中有一段「漢成帝得疾,陰綏弱不能壯發,每持昭儀足,不勝至慾,輒暴起。」這是後人所作,把漢朝趙飛燕描寫成小足,寫了一段小足具有振陽起衰的功能,想必是從生活中體驗出來的。


在文學上,自宋代以來文人雅士,稱讚頌詠小腳的詩詞歌賦更是不可勝數,怎樣的一雙小腳才是人人稱羨的?各有不同的看法,流傳最廣的金蓮七字訣「瘦、小、尖、彎、香、軟、正」,是一般人品評小腳的標準,就是說腳掌得拳彎至盡可能短小外,還須注意腳掌的纖瘦尖生,勤於洗濯保養,足味芬芳,足肉柔軟通體端正。合乎這些標準後,更重要的是行路的姿態,方絢在《香蓮品澡》中提到:在迎風吹拂,上下樓梯,艱難崎嶇的行走,更能看出小腳的楚楚可憐、嬌豔動人,這樣顫顫危危扶牆摸壁的姿態,在情人眼裡是一種飄然若仙的感覺,一種隱密的力量引人遐思,可見在那個時代,一對纖小金蓮姍姍行來,只要讓男人看上一眼,就像奪魂攝魄一樣,勾出蕩漾的春情。前人在玩蓮之餘,歸納出種種的握蓮姿勢,有正握、反握、順握、逆握、倒握、側握、斜握、豎握、橫握、前握、後握等十一種握法,這麼多握法,無非是把一雙小腳握在掌中,仔細體會出小巧動人、纖瘦可愛的地方,更重要的是,要藉著捏弄、按摩,體會小腳的柔軟。


裹腳婦女鞋襪都做得極緊,穿脫頗為費勁,有人藉著幫女人脫鞋、脫襪,感受小腳所受的壓迫,有的婦女很喜歡讓男人為她脫鞋,感受到一種溫馨的補償,有時男人進一步為她解纏,就往往縮腳羞拒,女子左支右擋,男子趁機摸捏,強抓著腳很快剝掉,扭做一團樂在其中。


唐代以前貴族宮廷中的貴婦和樂戶歌妓,就有纏足穿尖頭上翹鞋子的風俗,這種足飾是為了增加宮廷舞蹈中步姿舞姿的魅力,宋代更為風行,於是有人為了配合鞋飾的發展流行,穿上新潮舞鞋,施予外力裹足,出現更高翹弓屈瘦窄短小的小腳,這種奇異的流行服飾漸成為婦女服飾的規範,在宋代纏足風俗遂成為婦女禮儀教化的手段。元代相較於蒙古族婦女的開放生活,漢族婦女顯得拘泥保守,纏足風俗增加了兩性的差異,讓男女之間更加隔離,為避免外出受到異族統治者的掠奪玷污,纏足成為保護婦女閨中深藏的手段。因為纏足風俗的普遍性,更造成兩性社會角色、工作、居處、行動、服飾規範的差異。娛樂歡宴場合,小腳人工改造的特殊肢體造型,一直是異性關注焦點,元代就有人取下歡場中妓女小腳下的弓鞋盛上酒杯稱作鞋杯,高舉弓鞋輪流傳飲引以為樂。明代中期以後,生活逐漸侈糜,性娛樂、陰陽採補、房中術大行其道。清代甚至將原有的「鞋杯」遊戲,演變成更複雜的酒宴集體遊戲,並為訂立遊戲規則著書。弓鞋盛酒杯,易被酒灑潑濺污,聰明的商人立刻想到用木雕瓷器、銅器、陶器,仿弓鞋造形做鞋杯供飲酒嬉樂,這樣造形的酒杯廣受男人喜愛,於是弓鞋造形的煙絲盒、煙膏盒、也大行其道。


纏足風俗配合一夫多妻或一夫一妻多妾的家庭生活,衍生出閨房中複雜的性交關係,春宮畫脫離了早期道家修鍊強身的範疇,走進多彩多姿的情慾世界,「避火圖」是少婦的嫁妝畫,由女性掌握了性娛樂的知識與行動。纏足婦女遠距離行動受限,反而徹底運用女性妝扮的權利,創造更富吸引力的服飾、妝扮,身體改變成為靜態的出擊。


明代中期以後纏足廣泛流行,纏足手法翻新,不再只是早期腳掌縮弓足趾上翹瘦縮的纏足方式,新的纏足手法讓腳趾除了大趾以外,餘四趾蜷縮向下內抄,腳掌橫弓外轉成垂直壓縮,內側外側縱弓蜷縮,腳掌心深陷形成深溝,因為長期緊裹保護,雙足皮膚白細紅潤滑膩,腳掌顯得纖瘦短小柔軟,腳掌在嚴裹下很少運動,掌管腳部運動的小腿肌肉明顯萎縮,小腿細瘦;運步時靠腰肢臀部大腿運動款擺,大腿肌肉發達、臀部發達結實;小腳步行腳掌頓地時,腳弓緩衝能力消失,靠腰肢前凸臀部後翹,形成身體脊椎緩衝,纏足婦女因為習慣平移扭轉施力,肩部肌肉瘦弱肩部削垂;四肢肌肉不發達,四肢長骨上的各處凸起不明顯,解剖上看到四肢股的橫斷面較一般婦女明顯圓滑。纏足婦女行走時以腰臀骨盆帶動雙腿擺動,取代正常步行腳掌筏動前進的步態,小腳在步行時只是腿部著地一個支點,小腳著地緩衝功能由腳踝或腰臀款擺取代,形成非常特殊的顫動扭擺身姿步態。婦女雙足長期受裹,解開裹布時小腳上壓力突然消失,雙足立即充血繃漲,皮膚皺褶撐開,末梢血管充血紅潤,末梢神經更為靈敏感覺強烈,就向勃起的性器官一樣容易受激。小腳長期裹覆在重重裹布裡,皮膚白皙角質纖薄,尤其在腳心凹陷處皮膚互相緊貼窩藏的部位,神經尤其敏感,輕輕撫弄即被受激,腳心因為擁有黏膜一樣柔嫩的肌膚,婦女常用雙足心捧握男人陽具,像捧香參拜一樣,新的性接觸方式,男女各增加了難得的體驗。對纏足婦女來說,小腳像創造出來的性器官,可以伸出去挑情,也可以滿足感覺情慾,所以李汝珍在《鏡花緣》中說「纏足與造淫具何異?」這樣特殊的足淫方式稱作「參白足禪」。


3.jpg

●各式不同時期的金蓮鞋

擁有另一套性器官的小腳婦女,手淫時不是用雙手捧觸器進行手淫,而是把觸器掛在小腳後跟,用小腳推送觸器入戶時,同時雙手揉弄小腳激發小腳感覺。纏足婦女走路時扭擺腰臀,長時間下來不只臀部肌肉發達,陰部橫隔層層肌肉也很發達,陰阜明顯突出,陰道層層括約肌歷歷分明,性行為時陽具入戶像進入層層關卡「重門疊戶」之中。小腳女性腰部前凸、臀部後翹,X光中可以明顯看到前弓的腰椎和後凸的薦尾椎,陰道相對於身體縱軸明顯轉向後,所以纏足婦女陰道更利於後接體位性交姿勢。收縮舒放層層節控自如的陰道,配合靈活款擺的腰臀,這是一個機靈刁鑽,搖曳孟浪的陰洞,翻轉主宰性行為中女性承受的角色,可以像蓮花盛開一樣的包容承入處處花心之中,也可以像狼一樣凶狠的咬入,從明代到清代,幾乎我們看到所有春宮畫裡,小腳婦女從沒有被動「陰承」,顯現的是桃花源裡「暗藏玄機」。


清代在滿洲人統治下,對滿洲人而言,纏足只是漢族婦女不良風俗,也無法體會道家性生活帶來健康的道理,漢人特異的性文化對統治者而言,是放浪淫穢的行為。統治初期對男人的教化由剃髮做起,女性的教化就是得解放纏足,解纏的政令不但不能遂行,在清代婦女纏足反而因社會富庶繁華,將纏足風潮推向高峰。纏足與性享樂在避開統治者干擾下,形成一股強有力的社會暗流,各地分頭發展各具特色,幾乎每個方言文化區,形成一個封閉式的文化圈,不同的地區婦女腿飾,弓鞋造型截然不同各異其趣。纏足婦女在床上會穿上鮮紅的軟底弓鞋,強烈刺激視覺,也方便讓人把握。高跟鞋的出現挑起流行風潮,各種流線型的小腳高底弓鞋,造型精巧美觀,配上鮮艷奪目的手工刺繡,讓小腳婦女搖曳行走時更增媚力。小腳原是為了婦女走路娜娜婷婷婀娜多姿,纏足發展到了巔峰時,產生了奇異的性渴求;當小腳小到極致時,會產生什麼樣的性神祕?更強烈激情的性衝動與性滿足會出現嗎?為了追求浪漫淫慾的性刺激,有人把腳裹到小至寸步難行,每行必須人抱,只能在地上爬,喪失行動自由,成為不折不扣的「性奴」或「愛奴」,換取進入豪門侈華淫慾生活享受的機會。


腳上的神經特別豐富,是對痛覺、搔癢、按摩、溫冷極敏感的性感帶,纏腳以後女性一雙腳上骨骼畸形退化,肌肉萎縮,循環衰竭,但是痛覺觸及神經,卻在反覆受傷刺激疼痛下變得更為敏感,雙腳平日以裹布厚厚保護著,一旦解開來,柔嫩纖細的肌膚接受揉弄撫摸的時候,刺激較常人倍增,春情蕩漾,這種感覺除了小腳的婦人,一般人很難想像。自幼裹足的婦女,小腿肌肉萎縮,走路時使力在臀部和大腿上,臀部大腿肌肉發達,小腳女人除了高聳搖曳的臀部具有性的魅力,一般認為裹小腳也能增強婦女陰部肌肉的收縮力,讓男人在性行為中有如與處女行房的感覺,也讓婦女增高性行為的刺激性,這自然使兩性樂於接受。纏足除了提供男性強烈的性快感,同時也為女性尋找到新的樂趣,《掩耳奇談》中說: 


臨睡前數小時以常約七八尺之足帛,緊繞女子雙足,每間四、五時分鐘,更解而加緊纏繞,如此三、四度至緊無可再,乃強納尖窄之履,再經半小時許,痛不可耐。斯時百脈沸漲,自足緣股,筋皆吊痛,而生殖之道則血管飽漲,約束筋收斂至小,一經接觸格格難容,蹙額支撐力達雙足,足痛更甚而約束筋牽斂益緊。以此反應能力,數倍常時,情興暴熾,不久之間能連續四、五次,為女性平時所未有。


這是一種性虐的形式,藉由纏足的過程,進行身體虐待,產生性興奮,達到更強烈的高潮,纏足以禮教及社會習俗的外衣,為性虐遊戲提供了合理掩護,纏足本將婦女置於全身肌肉緊縮、精神恐懼、楚楚可憐的狀態,等於預置了高潮準備期,再經催化更增快感。纏足不同於中國其他的性風俗,並沒有一套繁複的學理,反而處處以道學的姿態出現,呈現出非性非淫的面貌,暗地裡卻是性虐待、戀物淫最強烈而具體的形式。這是中國千年性封閉制度下的逆反,也是對性行為、性知識強力禁絕,反而造成另闢蹊徑的結果,在人類性生活史上創造出一片新天地。


衍伸閱讀

獨家解析:中國古代情色文學和春宮祕戲圖

Top

纏足對社會文化的影響

1. 第二性徵


纏足是當年婦女性別角色認同的教育,纏足後身體妝飾成為女性的特權,尤其是腳部鞋子的妝飾,成為女性特別誇張的表徵,連帶的使走路身軀扭動、突顯臀圍,也成為女性的特色。男女從幼小便施以性別差異的教育,藉由後天性特徵,強化男女性別的不同,例如增加第二性徵,在穿著、打扮、行為、舉止、聲譽、愛慾上界定區別,並藉由不穩定、拘泥的鞋子,穿行出與男人完全不同的走路風格。這種差異,變成非常重要的性別差異特徵,也就是利用行走纏足弓鞋,以界分出男女的不同,纏足加強了、亦加深了男女兩性的區別,形成男女標誌。



2. 婦女間互動關係


身為女人,一旦纏足,便完全改變了生活方式。因為纏足,女性從此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群聚學習女紅、洗衣、刺繡,勤於妝飾,僅守本份、待字閨中、不外出爭強、顧家持家、不易紅杏出牆,悠雅閒適,離開外在世界進入身體感覺世界與近距離世界,纏足文化拉近了女性之間的距離,重新界定了女性的關係。婦女在狹窄的空間世界中,追尋個人的內心平靜世界,母親負擔教育幼女的責任,纏足使母女之間有最長時間的共同生活經驗,婆婆負責教育媳婦,母為女纏足、主為婢纏足,都是在女性教導女性、女性管理女性、女性督促女性的角度下進行。女性群聚生活的社會,男女授受不親,男女兩性很顯然的產生不同的生活場域。


纏足文化代表固定的農業生活:男耕女織,男女分工。女性手工業鼎盛,是基於男女分隔、女性互相關懷、婦兒生活在一起的環境。在這樣的背景下,纏足又減少了婦女遠距離的交流活動,遂使婦女更集中於深宮內苑、富室巨宅,各生態區域(流行區域)的分割也因而愈來愈小。



3. 家庭


千年來中國政治政權不斷更迭,但家族制並沒有改變,中國人的婚姻比較像是兩個家庭的聯繫結合,而不是兩個當事人的愛情結合;中國人似乎將婚姻跳脫了兩人的愛情問題,而進入一個更穩固的家庭形式中,也就是婚姻以家庭、家族的結合為主。


唐代婦女可以改嫁,這種形式的婚姻與現代可能是比較相近的,宋以後對婦女的限制完全不同,女性終身僅守的是:餓死事小,失節事大,男性雖然必要時可以休妻,但不能離婚;休妻也是社會大事,此外對寡婦的貞節限制,翁婆有絕對權威,媳婦與娘家不能有太密切的關係,這些對婦女的種種限制,明顯發源於對宗族、對家族的要求。也就是說,唐代、宋代以後的婚姻方式有顯著的不同,纏足當然有助於這種家族式的婚姻,漢民族向來追尋的,就不是西方人以生命為最高價值的生活,而是訴求更高的追尋目標,如家族家庭倫理、道統、和諧、三綱、五常等。


守節和守寡,這些概念強調的,都是團體和家族的榮譽比個人的生命更重要。纏足的社會背景是個人身體並不太受到重視的環境,這種犧牲個人換取家庭與家族和諧的社會,較諸今天視個人生命價值為至高的社會,可以說,現在是個人主義的時代,纏足的年代則是家族主義的時代。


2.jpg

4. 產業手工


商業的發展是演變成男主外、女主內的原因,由於過去男性在社會上的活動能力比女性更廣,男性主導了許多商業貿易的交際面,落實了男女分治的情況(尤其在邊境的商業城鎮),同時也促成纏足的盛行與商業繁榮。街頭是男人消費的環境,女性的消費在家中,如〈清明上河圖〉所顯現的──大街上是男人的世界,深宅大院高牆內成為女人的世界。婦女的手工製造,形成農產品家庭加工業,成為城市興起的基礎,也定下了男主外女主內的社會基本分工模式,擺脫了純粹農業社會,進入農產品加工貿易的時代,像是製作醬菜、香腸等等的食品再加工,農產加工、家庭手工業加工,女性不須靠勞力粗重工作,進入一個一級生產有餘、因二級生產而使生活更優裕繁榮的時代;另一方面,為了滿足纏足婦女的生活需求,社會上也出現各行各業透過不同的製作與供銷方式,製作各種精巧的小巧玩藝,登門入戶的推銷、沿街叫賣;送貨的貨郎甚至可以進到府內銷售,這種沿門推銷的賣貨郎與纏足文化有一定的關聯。


纏足是一種民族融合性很強的風俗,不同的民族,有不同的社交溝通方式,例如原住民的唱歌應和、婦女群聚河邊洗衣的聊談、婦女共聚紡紗織布的工作交流等,纏足婦女在纏足生活中一定有更多的身體體會與經驗交換,成為更深層的身體感覺交換,她們注意些什麼?創造出什麼樣的文化?細膩的衣著飲食文化,互相饋贈、欣賞、愛慕的生活文化,互相噓寒問暖、互相照顧的文化,導致像《金瓶梅》、《紅樓夢》那樣細膩的婦女生活故事。這些細膩的飲食文明、花藝、織繡、麻將,都是在這樣的環境中產生出來的。


5. 建築


源於春秋時代的儒學,到了宋代進一步衍生出宗族規約。宋代以後,家族力量的興起,是極為重要的社會基本組成結構,纏足也是在這樣的社會背景下產生的。


宋代起,房間有了實質的間隔,取代了以前的屏風。女性纏足之後絕少出門,且多居於室內,而宋代以後的房子開始出現室內佈置、房間分隔、內外分開、婦女有閨閣、男女分居、分格式的設計,房子有了具體的房間區隔,增加了女性的隱密性,這有助於女性需要避開眾人/男人進行纏足的私密行為。同時,石階馬路直通屋內,地面砌上石板,人們進屋時不再脫鞋,解除了纏足女性的困擾,人們也不再席地而坐,而開始使用椅子和高的桌子;為了纏足婦女行路方便,在建築中可見摸乳巷、欄杆、窄廊、窄小的樓梯此類設計,包圍式的花園、假山假水、林園式山水,讓婦女在家中也能欣賞山水。凡此室內隔間、進門穿鞋等空間設計,都是重重「包圍」的意象,甚至可以說,整個國家、城市、莊園,都圍繞在長城、城牆中,保護婦女,成為中國人最基本的建築設計概念。 



6. 社會改變


中國近千年來是「家族體制」而非「個人體制」,在這個體制下,發展出許多有利於家族繁衍的法則,纏足為其中之一,雖不利於個人,但有利於族群生存。


纏足代表了什麼樣的社會?一個男女分工、家族分工、自給自足,富庶安定的定居式農業社會。在男耕女織的結構下,女性處於二級生產、家庭式手工生產的位置,纏足風俗廣泛出現在旱田的耕作區,而非水田的耕作區;出現在城市大量興起的集市;出現在家有存糧、生活優裕、以手工生產主導經貿的商業發達地區。


纏足之後,改變了婦女的儀態、姿態、個人命運,甚至家族中的群體關係,以及整個族群、整個社會的生活方式都因此改變了。現代人的最高追求目標可能是生命、財富、身體、經濟、政治目標;在金蓮文化中,追求的是美麗、道德崇高、良好的家世。小腳成為一種身份的象徵與社教禮儀,纏足所附生的多妾制度,及其將美女或小足美女逐漸推入豪門的手段,長久下來,也造成官宦世家的兒孫逐漸繁衍,貧苦簡單家庭愈趨末落凋零的現象。


在中國傳統社會中,我們看到的是一個男系社會,藉由纏足把婦女穩定的留在家中,子女也因而留在家中,在保護中成長。這自然導致家族繁衍,女性的角色也獲得家族、家庭、社會的充分保障,讓在外奔波的男性有一個穩定的家,可以落葉歸根、尋根、返鄉、安身立命。女性長者成為家族中不動的因子,成為籍貫的來源與意義,千年來,纏足在這之中扮演著鞏固家族地位於不散,使家族永存的角色。


纏足風俗喚起中國式的文藝復興,激發對於婦女姿態、精巧手工等美學追求,促成中國人對近距離感覺的欣賞與重視,婦女對身體的了解,母親對女兒的教育。纏足的過程是一種肢體感覺的訓練與教育,這是一個複雜多層次的行為,需要充分學習,纏足是一種學習,學習用生命、身體來換取美麗與崇高的道德;這種追求的順序與邏輯,也許不是我們現代人所能了解的,只有少數纏足者認為,這雙腳纏小後是為了供給某個男人欣賞、愛憐的,絕大多數的少女纏足時是為了提升自己、增加自己的涵養,這與西方式的為愛奉獻、為愛犧牲的哲學是不同的,纏足犧牲奉獻的對象不是愛人,反而是一種倫理體制,一種社會規範與類似教育的自我提升。


如果說纏足是在男尊女卑,以婦女為奴役的社會形態下發生的,不如說是在一個有廣泛奴僕系統供驅使的社會環境下所產生的。婦女希望身體適當改變後,能徹底改變個人未來的命運,纏足在這樣的前提下,被賦予極重要的任務。在悠久的歷史裡,纏足是對人類生活影響最大、也最普遍的身體改造,纏足之後,所有的一切都改變了!


分享:
今日人氣:5  累計人次:4445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