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公主、我與爸爸:最後50個希望

Top

爸爸留下的彩卷

首頁圖來源:PDPics

翻著一疊刮刮樂,重新數過後,果真還有五十張沒刮,等於仍有五十個希望沒破碎,只要還有一個希望存在,我就活得下去。

刮刮樂是老爸送我的禮物,就因為考了全校第一名。

其實,這也不是我第一次考了全校第一名,但卻是老爸第一次中了大獎,我收到一份大禮:一百張刮刮樂,外加一支白色的iphone4s 。

白色的iphone4s ,愈看愈覺得它是個藝術品―簡單、俐落、時尚。

最重要的是它很―乾淨。

而我喜歡乾淨。

老爸想得到送刮刮樂當作禮物,說真的―還滿酷的。

多虧他想得出來。

我坐在書桌前,準備刮第五十張刮刮樂。

「哥,我也要刮。」小公主說。

「妳還沒睡!」

我趕緊將刮刮樂,收進書桌的中間抽屜。

「小朋友不能玩刮刮樂。」這句話乍聽之下有點道理,實際上卻像小朋友不能吃雞腳這類說詞一樣,脆弱、不合乎邏輯。

許多話真的不能被嚴肅檢驗的,只要傻傻的相信就好,人生將會過得比較愉快。

其實,小孩子總是有許多事被禁止,其理由很簡單―因為他們是小孩子,也就是大人想獨享其中滋味。

「哥,那麼我要聽故事。」小公主要求。

「好,書拿來。」

小公主興沖沖的起身,從紅色的塑膠殼書包裡,掏出一本小書,蹦蹦跳跳的到我眼前,把書本交給我。

才發現她的書包右邊鈕扣已經壞掉一邊。

這本書只比我的手掌大了一些,精小可愛,紫色的封面,有個小男孩,脖子上圈著一條顯眼的黃色圍巾。

「你們大人讀大書,我們小孩讀小書。」小公主笑咪咪的說。

「妳啊!」小公主的童顏童語,總能使得周圍的空氣新鮮。「怎麼又是《小王子》啊?」我笑著問,這次只是版本不同而已。

「因為小公主愛小王子啊。」小公主兩頰的酒窩清晰可見。

「那妳就不愛哥哥嗎?」我裝出吃醋的樣子。

「我兩個都愛。」

「如果只能選一個,妳會選誰?」雖然知道這是個白痴的問題,但我還是想問。

有時候問問題,並不是尋求答案,只是為了撒嬌。

「誰說一次只能愛一個,我的心很大,可以裝很多人。」小公主嘟著嘴。

「妳這個鬼靈精。」我用手指戳戳她的小腦袋。

冬天很冷,小公主趕緊鑽進開滿小花的棉被裡,只露出半顆頭來,兩條活潑的小辮子,已經在枕頭上安靜躺著,齊短瀏海覆蓋住她飽滿的前額,一雙水靈大眼睛定定盯著我瞧,期盼故事的開始。

她的眼神,真的很乾淨。

「哥哥,快唸啊!」

我也跟著跳到床上去,把枕頭立在床頭櫃上當作靠背,調整好姿勢後,再穿上溫暖的棉被,棉被真是冬天最棒的家。

「故事要開始了。」我清清喉嚨。

六歲的時候,我看到一本有關於原始森林的書,名字叫《自然界的故事》。上面有一幅驚人的圖畫;那是一條大蟒蛇正在吞食猛獸,那張畫就像這樣:

我把書拿到小公主眼前,書中是一幅大蟒蛇,正在吞食一隻看起來像狐狸,也有點像老鼠的動物。聽到這裡,小公主用手蒙起雙眼,直說:「好可怕。」

演得好像大蟒蛇就在她的面前,表演吞食秀一樣,真是可愛。我回到書本,繼續讀下去:

書上說蟒蛇不經過咀嚼而吞下牠的獵物,所以不便於行動,牠們在消化過程中必須睡眠六個月。

這種原始森林使我想像了許久,終於用顏色鉛筆畫出了第一幅畫。

第一幅圖是這樣的:

我再把書本拿到小公主的面前,指著書本上的圖,小公主哈哈大笑。書本上的圖,是由一筆簡單的線條組成,看起來像座山。我繼續讀著:

於是我將自己的這幅傑作給成人看,然後問他們害不害怕?他們說:「害怕?為什麼一頂帽子會使人害怕?」其實我畫的並不是帽子,而是一條蟒蛇正在消化一隻大象。

但是既然成年人不懂它,我就把蟒蛇的內部也畫了出來,這樣終於使他們明白了,他們總是要你解釋明白的。

第二幅畫是這樣:

我指著書本上的插圖,小公主再次哈哈大笑。書本上的插圖,畫了一個拱型線條代表著山的樣子,裡面住著一隻大象。

我繼續讀著:

這次他們勸我放棄這兩幅透明與不透明的蟒蛇圖,說我應該對地理、歷史、算術,及文法用功。我在六歲的時候就這樣放棄了遠大的繪畫前程。由於第一幅圖和第二幅圖的失敗,我已對繪畫失去了勇氣,成年人自己不會明白,他們需要說明,這常使孩子們感到厭倦。

因此我選擇了另外一種職業,我學習飛行。……

第一個章節已經結束。我瞄了小公主一眼,她的眼睛還是睜得老大。我只好再朝著第二章節,繼續將故事說了下去。

我孤獨的過著,簡直沒有一個談得來的朋友,直到六年前飛機在撒哈拉沙漠失事。我的發動機壞了,我既沒有帶機械師,也沒有旅客,只好獨力地試一試這個困難的修理工作。對我來說這是生死關頭,我只有夠一個禮拜喝的水。

第一晚我睡在離有居民的地方幾千里外的沙地上,我比一個在海洋中遇難乘木筏的水手更孤單。

天剛亮,我忽然被一種奇怪細小的聲音喚醒,你想那時候我是多麼地驚喜。

「對不起……請替我畫隻綿羊好嗎?」

「嗯!」

「替我畫隻小綿羊!」

我好像被雷擊中一樣地跳起來,擦擦眼睛仔細看看,呀!一個非常奇特的小人嚴峻地注視我。這就是我後來替他畫的最好的肖像。

……

……

就這樣我認識小王子。

小公主亢奮的情緒,隨著時間的流逝,慢慢的安靜沉澱下來,但是我仍舊專心唸著故事。

直到我唸完這一段的最後一個字,才察覺她已經沉沉的睡去。

我的眼神駐足在她睡著的模樣,忘記離開。

***

睡意無聲無息的佔據大腦,我的眼睛已經不自覺的闔上。

在腦中隱隱有一股微弱的聲音忽隱忽現―你還有事情沒有完成,非起身不可。

我很清楚的知道,若是我還在為了要選擇起身,還是不起身而思考的時候,其實就已經掉入睡神的圈套之中,最後我會連怎麼睡著的都不知道。

因此,在我還來不及猶豫的時候,我大手將棉被一掀,使得冰冷鋒刃,讓我瞬間轉醒,這是我慣用的方法。

我套上夾克,坐在書桌前,打了幾個寒顫。

經過搓揉幾次雙手,為手心再找到多一點的溫度後,便伸手打開抽屜,剛才匆忙丟進去的刮刮樂,散落在抽屜裡,前面幾張已經沒有秩序,我重新依照序號排列,收整成漂亮的一疊。

據老爸說,這是當時最熱門的刮刮樂,叫做「百事可樂」,比起其他品項的刮刮樂,這款氣派許多,我嘗試用尺測量它的三圍:二十五公分,寬十公分,大美人一個。

一百張刮刮樂堆疊起來,頗具份量,在我的眼中,它就像一塊閃閃發光的小金磚,艷麗奪目。

今天是老爸消失的第五十一天,也可以這麼說,是他跑路後的第五十一天。

離破紀錄的天數還有一六四天,他上次一吭不響的整整消失二百一十五天,也讓我和小公主意外減肥了十公斤。

今天只是第五十一天而已,小case !

刮刮樂整齊的被堆疊在書桌上,書桌相當乾淨,除了筆筒以及書本之外,空無一物。

筆筒裡面,我只允許紅色的、黑色的和藍色的筆各一枝,還有一把十五公分的直尺;書籍也需要按大小排列整齊,每本書都要立正站好,不能歪倒。

在紊亂的社會中,有秩序的生活,才能讓我稍微安心。

小金磚在書桌上,有著金字塔般氣勢。

看著它,不知不覺就會被它特別的氣質所吸引魅惑,它試圖著在挑逗我深藏在內心裡面,最深沉的一種慾望,機警點,甚至發現在慾望當中,隱隱飄著一股危險的味道。

就是這股既危險又使人興奮的味道,讓人上癮,甚至可讓我甘願忍受寒冷利刃,離開溫暖的被窩。

我掏出書包裡的短皮夾,拉開零錢袋,拿出十塊錢硬幣,再把皮夾放在筆筒前方,那是我一貫放皮夾的位置。

接著拿起小金磚上的第一張刮刮樂,我注意到右上角的序號―016291051 ,那是這張刮刮樂的名字。

這已經連續五十一天,在每晚睡覺前,我一定會做的一件事 ― 玩刮刮樂。

不知不覺,玩刮刮樂變成了一種儀式。

我相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儀式,來填滿生命的空白,讓生命看起來豐富,不至於蒼白。

我深呼吸一口氣,右手食指和拇指挾著十元小銅板,左手扶著刮刮樂獎券,朝著銀箔的地方,從左上方往右下角,慢慢脫去銀箔。

它有兩個區域,首先我先刮出的是「幸運號碼區」,有11、23以及34,三個號碼。

另外是「您的號碼區」,總共可以刮出 15 個號碼,意味著有十五次的中獎機會,若是任何一個號碼與幸運號碼區的數字相同,就可以得到數字下面所對應的中獎金額,最高獎金是三百萬。

我不期望能刮中第一特獎三百萬元,只祈禱能中個幾萬塊,夠我和小公主能繼續維持生活就好。

第一個出現的數字是 13 ,緊接著是 22 、 27 、 28 ……,一個個數字被我的硬幣脫去外衣,現身見人,卻不是我所等待的數字。

終於剩下最後機會。

32 。

仍然槓龜,心中揚起一股憤怒。

我馬上命令自己不可以憤怒。

我要求自己不可以暴露太多的情緒。在這個社會中,若是你表現出太多情緒,大家都會認為你還像個長不大的孩子;倘若你偽裝得宜,不管是悲傷或者是狂喜,都是一副死人樣,大家會說你已經是個大人。

像個大人,是我目前最重要的事。

我努力克制著想再刮一張刮刮樂的衝動,不過我是個有紀律的人,絕對不可以違背定下來的原則―一天只能用掉一個希望。

已經連續一個禮拜沒中半毛錢,本想今晚一定會中,卻又落了空,真是難受。

憤怒很快的又再度燃起。

我命令自己深呼吸。

呼―吸―呼―吸―

幾次過後,心情總算再次平靜下來。

我將016291-051,重新插入小金磚,並說聲﹁感謝﹂,可是它的位置,從令人期待的第一張,變成最後一張。

我翻開皮夾,眼看只剩下五百塊,怎麼辦呢?

沒關係,明天還有希望,我不相信運氣會如此背。

Top

打工人生

放學的音樂響起,現在是下午五點十分,我必須在五點半前抵達麵攤,否則蔡叔又要開罵,恐嚇扣減我微薄的打工薪水。

老天保佑,幸虧還是讓我準時到達麵攤。

麵攤位於廟口廣場前,由藍白帆布搭建而成,主要是為了遮風擋雨,簡單的一台鐵製的餐車,烹煮食物的過程都是在這小小的餐車前完成。餐車上還放著一個舊式的木櫥櫃,裡面有各式各樣的滷味,滷得軟爛的深咖啡色大腸、小腸、豬耳朵、豬尾巴,還有方正的五香豆干、擺得整齊的海帶,和發亮的黑滷蛋。

在一片的油亮的暗色滷味中,翠綠沁亮的涼拌小黃瓜,顯得搶眼脫俗。

餐桌是柚木製成的四方矮桌,每張矮桌搭配四張竹編的小矮凳。

麵攤共有五組桌椅,二十個座位,不算多也不算少,但到了晚上用餐時間,總是座無虛席。

麵攤開張前,蔡叔都要我親自點亮,掛在攤位前的那盞黃燈泡。

黃濛圓燈就像是地上的小月亮。

亮了!不只暗示著開始營業,也代表著夜來了!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麵攤上的月亮了,總使我紅了眼眶。

「還不快點來幫忙。」蔡叔喊著。

「來了。」我趕緊用袖子抹去淚水。

又來了,我又被情緒給牽動折磨,我不可以這樣。

我喜歡麵攤,在這裡總是能找到一點點我失去的東西,雖然也說不出來是什麼。

麵攤只有我和蔡叔兩個人,蔡叔和我爸是熟識多年的老朋友,從小就一起長大。

「你爸什麼都好,只有『賭』這一點不好,『賭』真的將他害得淒慘,妻子跑了,孩子還要在這裡打工,你千萬不要學你爸。」蔡叔邊說,邊煮著羹湯。

我靜靜的聽著,也不知道該回答什麼。

關於這些話,我已經聽過無數次,有時候仔細想想,這些話到底代表著什麼,是出自一種關心,還是一種憐憫,或是一種生活無聊的喃喃自語,只為了讓彼此之間找不到尷尬。

我努力的洗碗,收拾碗筷,擦拭桌子,讓腦子忘掉一切。

「囝仔,可以回家了,剩的交給我就好了。晚餐已經幫你打包好,你先回去吧,小公主還在家裡等著你吃飯。」蔡叔說。

手錶顯示現在是八點三十分。

跟蔡叔叔道謝後,我洗完水槽中的最後一雙筷子,提著由紅白塑膠袋打包的晚餐回家,清冷的夜晚。

濃羹熱湯在薄薄的塑膠袋中,喘不過氣來,不過也為冷寂的夜,帶上一點溫度。

若想到小公主自己一個人,面對著空蕩蕩的家,我就充滿不捨,不自覺的加快腳步。

瞧見家裡的燈是亮著的,小公主在家,我鬆了一口氣。

「起來吃飯了。」我輕輕搖著小公主。

小公主揉揉眼睛:「哥,你回來了。」

「嗯,趕快起來吃飯。」

蔡叔打包兩碗肉羹麵,一份綜合滷味,怕我們蔬菜攝取不足,還特地準備兩份燙青菜。

小公主有個怪癖,她一定要用大的瓷碗裝麵,還堅持使用瓷湯匙,以她的說法,這樣麵會比較好吃。

對於蔡叔的肉羹她向來情有獨鍾,她左手拿著湯匙,右手持著筷子,習慣的把筷子拿得很低,不疾不徐的挾起黃色麵條,放在瓷湯匙上,然後嘟著小嘴呼呼的吹涼湯匙上的麵條,才送入口中,津津有味的咀著嚼著。

小公主吃得相當專心,每次吃肉羹麵,總是先吃完所有的麵條,使得碗中只剩下羹湯,以及一塊都沒動的肉羹。

在濃湯中,可以看得到紅蘿蔔絲、白竹筍絲、黑木耳絲,還有大白菜絲,不只營養滿分,顏色繽紛,味道更不在話下。

對了,蔡叔叔的肉羹,屬於赤肉羹,可是挑選黑毛豬的腰內肉,手工切條後,再裹上特選的旗魚漿製作,肉的鮮甜,和魚漿的腴美,成功擄獲小公主的芳心,連我也獨愛這一味。

小公主的碗裡面,終於只剩下一塊塊美麗的肉羹和羹湯,份量比賣的還要多,那是蔡叔叔的貼心與照顧。

望著滿滿的肉羹,小公主的眼睛發亮,一湯匙一個肉羹,再搭配著少許羹湯,送入她口中仔細咀嚼。

看著她吃飯,真的是一種享受。

對於每個事件,小公主都有她自己的詮釋方式,活潑饒富創意;反觀自己,不知何時,已被經驗與社會所桎梏,就像個機器人,被植入太多的程式與指令,我剩下的只是反應,還有要做什麼反應。

但是小公主不同,她總是可以隨心所欲,享受生活。

而不是像我們一樣,只是在乎怎麼樣的做法,才合乎利益,例如:怎麼做才能賺得更多錢、怎樣做才能讓別人喜歡我等等。

小公主還沒被這社會給污染。

「吃飽了。」小公主雙手舉高,露出滿足的神情,「謝謝哥哥,謝謝蔡叔,謝謝肉羹。」

我督促小公主完成作業,自己也趕緊複習今天的課業與明天的考試。

「哥哥,爸爸還會回來嗎?」小公主問。

突如其來的問題,使得我措手不及。

「妳想爸爸嗎?」我問。

「想。」小公主的回答讓我吃了一驚,我以為……

「因為他是我爸爸。」小公主說。

我更說不出話來了。

「哥哥,你為什麼不喜歡媽媽?」小公主說。

「我?」我不知道怎麼回答這個問題,才不至於讓小公主有負面的情緒。

「是媽媽壞壞嗎?」小公主問。

「嗯 ?!」我敷衍回答。

「還是,媽媽會打哥哥?」小公主問。

「也不是啦。」對於小公主的提問,我有點招架不住。

「你會離開我嗎?」小公主問。

「哥哥最愛小公主了,怎麼捨得離開妳?」我摸摸她的頭。

「打勾勾。」小公主說。

我跟小公主打了勾。

「該睡覺了。」我說。

小公主收拾好書包,梳洗完畢,乖乖的躺在床上,等待我的故事。

Top

沉默的爸爸

我痛恨老爸軟弱的個性,他總是眼睜睜看著事情,血淋淋的發生,而不置可否,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也不積極戰鬥爭取,好像一切都是必然,直到事情到了不能挽回的地步。

他總是沉默,無止境的沉默,令人害怕的沉默,導致沒有人能瞭解他。

我從來沒聽過他抱怨,他總是沒有太大的情緒,除了中獎時的狂喜,不過也只是在他的嘴角泛起幾道漣漪而已。

我難以想像他心中多麼的苦悶與壓抑。

他唯一的樂趣就是簽賭。

倘若你認為,他像是你平常看到的那種不入流的流氓賭徒,你可就大錯特錯。

他既不抽菸、不喝酒,也不嚼檳榔,除了小朋友之外,從不隨便與人攀談,在我的眼裡,他是個超級神祕的高級賭徒。

其實,在他還沒有成為專業賭徒的時候,可是個人人稱羨的科技業工程師,收入豐腴,賭只是他的怡情活動。

直到許多年前,台灣嚴重經濟不景氣,尤其是高科技產業更是慘不忍睹,紛紛放起無薪假,最後老爸遭到裁員。

從此,他的話更少了。

他試圖尋找一些工作,例如到私人的電腦公司上班,也曾經當過一陣子的保險業務員,甚至還到麥當勞工作過。其實,我不得不佩服他可以將自己的身段放得如此低,從事薪資較低的工作,事實上這可是要放下多少的自尊,換成是我,我可能做不到。

之前,他面對的是機器,除非你願意,否則可以不用跟機器講話;現在不一樣了,他必須與人溝通,對他而言,是個非常大的挑戰。

所以,工作都維持不到兩個月,原因很簡單:他不大愛講話,也不大笑;偏偏不笑的時候,就是一副臭臉樣,別人還以為欠他多少錢。其實,他只是不想笑,並沒有惡意,我明白,但是別人可不明白;再加上他怪裡怪氣,你想想他的打扮――夏天穿外套,冬天襪子還拉到褲管,不怪嗎?

我看,這世界可能只有我瞭解他,就連老媽可能都不瞭解他。

他也試過國考,以他的能力應該有機會。總之,他就是沒那個運,不是差一分,就是差零點五分,與鐵飯碗無緣,總共考了五年,失望了五年。信心一點一滴的被摧毀,戶頭的存款愈來愈少,他放棄了。

他找到了他的第二春,當個職業賭徒。

我不得不承認,這個職業非常適合他,一來不用跟別人接觸,二來可以賺錢,但是我必須要說,更常賠錢。但是,我對數字的敏感,是遺傳到他的。他對數字的敏感度,比我更好、更可怕。或許,他真的可以靠著對數字的敏銳,養活我和小公主。

但是,他失敗了。

我氣憤的不是他的失敗,而是他的逃走。

他以為逃跑,事情就可以解決,但是事情只會發酵得更嚴重而已。作為他兒子,必須幫他擦屁股,收拾善後。

他也不會說聲「感謝」,或者戒賭,他總是在他的世界裡活著。

我到現在才如此瞭解,其實我也那麼的不懂老爸。

這一剎那,我突然好想瞭解他,走進他的世界,坐在他旁邊,就算不說話也沒關係。

我要怎麼做呢?

對了,我要先讓自己變成賭徒。

不對,我命令自己成為賭徒,而且要是個成功的賭徒。

Top

錯失的三百萬

當我在大笑的時候,老爸竟然也冷不防的大笑,著實嚇了我一大跳。

我收起笑容,驚訝的看著老爸。

我多久沒看過老爸笑得如此開心了。

老爸舉起他的寶貝祕笈,手舞足蹈,相當振奮,「小安,終於讓我等到,我發財了。」

我看傻眼了,在我眼前的是我認識的老爸嗎?

他可是一向沉默、壓抑,現在卻有這種反差的舉動,真的嚇壞我了。

「你看,我中了 5 、 13 、 17 和 36 ,四星。」老爸拿著他的祕笈展示給我看,「我們要過好日子了,我大概中了三百萬。」

我的腦筋現在有點轉不過來。

老爸熱切的跟我解釋:「你看,我不是要你幫我簽注 1 號、 5 號、 13 號、17 號、 22 號、 36 號嗎?然後剛才廣播報的號碼是 2 號、 5 號, 13 號, 17 號, 36號,以及 40 號,特別號是 3 號,所以我中了 5 號、 13 號、 17 號以及 36 號四個號碼。」

女主持人什麼時候報了號碼,我怎麼會不知道?他只說了王先生家有 13 隻雞, 13 隻雞?天啊!我懂了,根本不是王先生家養了 13 隻雞,還鬼扯王先生胸部有 3 顆痣,這下我可搞懂了,所有關於王先生的數字都是暗號,所以老爸認真的聽廣播,是為了記錄暗號數字,根本不管王先生家有幾隻雞,太酷了。這招真的太屌了。

但是,我現在有點笑不出來,老爸繼續說:「我簽了四星,必須中四個號碼,我剛好中了四個,所以我大概中了三百多萬,你跟小公主終於可以過好日子了。」老爸興奮的心情,毫不遮掩,完全寫在臉上。

我再次仔細看著老爸的祕笈本,其中 5 號、 13 號、 17 號以及 36 號,被老爸用筆圈選起來,就是中獎號碼。

我完了 !! 老爸紙條上的簽注號碼是 17 號,而不是 11 號。

偏不湊巧,竟然開出 17 號。

我命令自己鎮靜,不過我怎麼可能冷靜下來。

我問著老爸:「所以四星的意思指的是,要中四個號碼才能算中獎,如果只中了三個號碼,一毛錢都沒有嗎?」

「沒錯。」

老爸的回答就像顆大石頭,重重砸到我的腳,雖然鮮血直流,但是我現在卻連一聲都不能吭。

「老爸,你說,你能中多少錢?」

「大概三百萬吧,有沒有嚇到你。」

「有。」

我的頭皮發麻,雙腳發軟,連站都站不穩,我好害怕,怕極了,因為我的判斷錯誤,竟然讓老爸損失了三百萬,我該怎麼辦?

「你還好吧?」老爸問。

「還好。」

「對不起,兒子,老爸這幾年讓你受苦了,接下來你就可以好好安心讀書,其他事就不用煩惱了。」老爸哽咽。

「我現在就去找老闆領錢,我再也不用被看不起,過著躲躲藏藏的生活。」

「爸,天晚了,外面還下著雨,人家可能也關門了,明天再去吧。」不知道為什麼,我嘴裡自動冒出這些話。

「好。從明天開始,我們就是有錢人了。」

「爸,我累了,想回房休息,晚安。」

「早點睡,小公主妳也要去睡了。」

我癱軟在床上,害怕、自責、難過的情緒互相交雜,簡直快使我呼吸不過來,我沒有如此害怕過,不自覺流下眼淚,我將頭側向一邊,沒被小公主看到。

「哥,今天你還沒跟我說《小王子》的故事。」小公主說。

我試圖穩定情緒,接著說:「小公主,哥哥今天很累了,明天再給妳說《小王子》的故事。」

「好。」

非常感謝小公主的貼心。

沒想到,我當賭徒的第一場賭局,就輸得那麼慘。

賭輸的代價,竟然如此得大,要承受的不只是實質的財務損失,更可怕的是,賭輸所帶來的心理壓力,簡直將人逼入無止境的深淵,叫人喘不過氣來。

當初,我應該積極與老爸聯繫的,哪怕是打工遲到,都應該跑回家一趟,為什麼我沒去做呢?我好後悔,一時的偷懶讓自己陷入泥淖,不管自己怎樣懊惱,事實已經無法改變。

我無數次的命令自己冷靜。

命令很奇妙,若是對自己下命令,得靠著無比的意志力實行,我已經有著過人的意志力,所以絕對能服從自己的命令;但有時候,你的意志力會被你虛弱的身體所摧毀,或者被重大的事件徹底干擾你的平靜心靈,捲起你也控制不了的情緒風暴,這兩種情形都會造成你的力不從心,那就是我現在的狀況。

我的思緒宛若龍捲風,不斷的在襲捲吸收負面的情緒,並且緩緩的變強變大,簡直要衝破我的腦袋。

我再也受不了。

我坐起身來,沒想到自己的呼吸聲,竟然如此短促。

我看著旁邊已經熟睡的小公主,她的臉泛著潮紅,想必一定累壞了,像顆蘋果似的,要人羨慕。

我拉高枕頭,倚靠在牆頭櫃。

無論如何,我必須讓我自己冷靜沉澱,先杜絕自己的情緒風暴,找出解決的方式。

沒錯,就像解數學題目,遇到愈困難的題目,我更不可以自亂手腳,應該仔細看清題目,瞭解題目的全貌後,再逐一抽絲剝繭,看似複雜難解的外殼就會逐漸遭到瓦解,答案就呼之欲出。

所以,要解決難題的最大關鍵,必須分析局勢與耐心。

透過分析事件,我的腦子總算再度運作,情緒鬼影也消退許多。

現在,因為我賭輸了,導致老爸損失了三百萬,然後呢?因為這不是個數學題目,是個申論題,所以較為棘手難解。

我的腦筋徹底甦醒,遇到難解的題目,總是使人慌張,導致情緒風暴這隻大怪獸乘機而入,帶給我們無窮絕望,不過那都是錯覺使然,因為我們都沒有看清楚題目。我真正的題目應該是:

現在我欠了老爸三百萬元,我怎麼在老爸還沒發現之前,生出三百萬元還給他?

看清楚真正的題目真的很重要,而且只要是題目,就百分之百能解,否則它就不是題目。

縱使看清楚我的題目,但題目的確難解?不過,難解總比無解好。

我怎麼短期間生出三百萬呢?

分享: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617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