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子墨.暴露格
我,關注全球未偵破的懸案、冷案與冤案,這是一個「隨性」探討西方犯罪與推理的格子,並不是個需要你糾錯或抓語弊的論文網 :P

藝文

宛若「瑪特廖什卡」精雕彩繪的圈套

宛若「瑪特廖什卡」精雕彩繪的圈套

 藝文 2017/1/17

當你隨著小說情節將線索如一只一只的瑪特廖什卡娃娃,「由裡到外」一層一層還原為那個巨大的真相時,你也同時跟著劇情「由外向內」剝開了每一位角色一層一層的偽裝,甚至是不為人知的過往。


隔壁家的小孩,真的比我家的笨兒子優秀嗎?

隔壁家的小孩,真的比我家的笨兒子優秀嗎?

 藝文 2017/1/8

當你牽了一下鼻翼,冷冷地說台灣人寫的推理小說,哪能和「王小日」或「陳美歐」的作文相提並論啦?那麼,你應該和我一樣花個二十多年,搬到「王小日」、「陳美歐」或「賈娜答」的家裡住住看。


以時間女兒的眼睛凝視圖靈之死

以時間女兒的眼睛凝視圖靈之死

 藝文 2017/1/2

艾倫圖靈的一生跨越於納粹年代與麥卡錫主義的活躍期,在數學、邏輯與電腦天才的表象下,苟延殘喘地隱埋著自己的性取向,最終卻紙包不住火因同性伴侶與其友人入屋行竊,而被英國警方順藤摸瓜調查出他不為人知的隱私。


當曾經效忠的體系背離了他們《Never Go Back》!

當曾經效忠的體系背離了他們《Never Go Back》!

 藝文 2016/12/6

李查德在寫第一本小說《地獄藍調》時並沒有電腦,因此是趴在餐桌上以紙筆一字一句磨出來的,當時他的內心依然充滿狂怒,並且常不自覺抒發於李奇的對話之間,但是逐漸的也因為寫了出來而有了些釋懷...


從《Life on Mars?》端倪獨裁與極權下的人性

從《Life on Mars?》端倪獨裁與極權下的人性

 藝文 2016/12/4

大衛鮑伊演唱的Life on Mars?歌詞中以一位憤世少女的眼睛,心有戚戚焉看著經濟景氣低迷、農場工人集體罷工、美國車低價求售與滯銷、軍人逞兇鬥狠、警察執法不公的社會亂象與全球危機...


在悲劇中凝聚成形的惡魔殺手──「Proxy Murder」

在悲劇中凝聚成形的惡魔殺手──「Proxy Murder」

 藝文 2016/11/21

代理謀殺的連環殺手,常被塑造成家庭或校園悲劇中的間接受害者,有著極高的IQ與蠱惑人心的專長,尤其充滿迷人的個人魅力,能在洞悉人心的同時,讓迷惑者在不自覺或在所不惜的情境下,引導犯下他所規劃的謀殺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