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漂亮那戴花冠的少女正在唱歌-第五章 01

2017/9/9  
  
本站分類:創作

很漂亮那戴花冠的少女正在唱歌-第五章 01

01 薩亞斯馬精神

 

  從部落到市集需要走上三天的路程,從河口開始翻越幾個山頭,路上可能有盜賊、猛獸,連夜間露宿都要警戒再警戒才行。

  這是第二天傍晚,族人們開始忙著紮營,莫特里在營區中間生火,我抱著木柴站在他身後。

  「我說……你到底為什麼跟來啊?」

  聽到我問話,莫特里轉過身來看了我一眼,也就一眼,繼續忙他的。

  「瞪什麼瞪啊,我不就問問……」我小聲嘀咕,視線飄到大棒爸爸正在指揮著男人們工作,聽他說話的包括塔魯安和撒基,常常偷懶的撒基竟然少見的精神抖擻,我不可思議的笑了幾聲。

  看來年輕人們今夜要負責站崗,與昨夜的壯年階級交換工作。

  塔魯安向我們走了過來,手上背上好幾籃野菜。「叔叔我今天負責伙食,瑟拉妳可以期待好菜了!」

  「我知道塔魯安叔叔做菜好吃,等好久了!」我朝塔魯安的籃子裡看看,都是一些沿路可見的蔬果,真是不枉他整天路程下來還能夠邊走邊採,這一隊伍少說也有幾十人,能負責這麼多人的伙食真的很厲害。

  「他也就會煮野菜而已。」莫特里沒有抬頭,只是蠕動著嘴。

  「小子,火都生不好還嫌棄你爸爸!」塔魯安伸手往莫特里後腦勺上就是一記爆栗。

  莫特里吃痛地一下子站了起來。「山上潮濕啊!這丫頭在旁邊也不幫我!」

  塔魯安抬手作勢又要打,莫特里見狀往後躲了躲。「就這點事情還要人家幫忙,看你以後到瑟拉家裡怎麼辦?」

  突然被點名的我嚇了一跳,莫特里看了看我,像是服輸地蹲了下去。「爸,不要亂講話……」

  「哈哈哈……」塔魯安仰頭大笑,雙手還拍著他圓滾滾的肚子,好像逗弄他家兒子是他生活裡最大的樂趣似的。

  等火勢穩定了一點後,年輕人們提來幾桶水,我幫塔魯安洗菜,莫特里則採來許多姑婆芋的葉子充當盤子,我們一邊看著塔魯安煮菜,一邊聽他說明哪些野菜有哪些作用、怎麼煮比較好吃。

  「嗨喔嘿!英勇的獵人啊!

   到山上去打獵,帶著刀,帶著弓箭!

   嗨喔嘿!英勇的獵人啊!

   到山上去打獵,帶著刀,帶著弓箭!

   今天的收穫有什麼?有山豬!

   今天的收穫有什麼?有飛鼠!

   嗨喔嘿唷!嗨喔嘿唷!」

  從山林之中遠遠傳來族人高唱的獵歌,我們停下來觀望,只見他們舉著火把往營區而來,歌聲漸漸清晰,他們的腳步漸近,營區的人們也跟著歡呼。

  「看來獵人們又有很豐厚的獵物了。」塔魯安也一臉興奮的磨了磨手上的石刀。

  「爸,你不要動,你會看不清楚哪個是山豬的腳,哪個是你的手!」莫特里瞥了他爸爸一眼。

  塔魯安搖搖頭,踩著舞步迎接獵人們遞上來的獵物。

  歌聲還在繼續,其中一個年輕人被大夥團團圍住,用不具意義的吟唱頌揚他的英勇。那是妲利的哥哥「拉斯巴赫‧紗瑪‧凱那」,和撒基一樣大,同屬一個年齡階級,卻是部落裡很受稱讚的獵人,做人很明事理,之前還帶著妲利來家裡道歉,甚至送都依一架新的織布機。

  「我來幫你們。」慶祝結束後,拉斯巴赫來到我們身邊,捲起袖子就要開始處理獵物。

  塔魯安放下那些被他砍得不堪入目的肉團,將石刀交給拉斯巴赫。「我們家撒基要是有你一半好,那我什麼都不求了。」

  「叔叔不要這麼說,撒基也很好。」拉斯巴赫臉上靦腆的笑了笑,手上卻俐落的拉出動物內臟。

  我別過頭不繼續看那血腥的畫面,強忍著從胃裡湧上的嘔吐感。

  「妳送水給獵人們吧,剩下的我弄。」莫特里拿來幾個竹筒又指了指正在休息的獵人們。

  「好。」我接過竹筒,感激的朝他笑笑。

  他的貼心總是來得及時,像下在乾旱之地的雨,總是在我不知所措的時候伸出援手,或者給我最得力的支持,即使只是在一旁陪伴。

  晚餐在夜更黑以前完成,大棒爸爸招呼大夥圍著營火坐下,年輕人幫忙分食,族人們歡樂的吃飯談天,彷彿最幸福不過就是這個時刻,圍著圈,分享一天勞碌的成果。

  「趁著今天,看看這旺盛的火焰,族人啊!無論我們將面對什麼困難,要謹記薩亞斯馬的精神──」大棒爸爸站在營火邊,高舉雙手,宏亮的聲音在每個人的耳邊迴盪:「我們承受著祖先的血液,以薩亞斯馬為驕傲!」

  我聽得感觸良多,以往聽老人家講這種話的時候,我都不予理會,這些看似精神喊話的訓誡到了我的耳邊只是過時的約束。如今圍火而坐,這些話語竟成了定心丸,讓即將接觸外界的族人們變得更加堅強、團結。

  前往市集的路很辛苦,族人的分工合作讓一切變得順利,搭營的搭營、烹飪的烹飪、打獵的打獵,何況只有我一個女孩子跟在隊伍裡,他們還很體貼的為我單獨搭了營帳,一路上也都特別關注我的狀態,不過這副身體的主人看來以前有過很好的鍛鍊,長途跋涉還不是問題。

  「毯子一定要蓋緊,有事情……」

  「有事情的話我會大聲叫你!」看著大棒爸爸為我鋪床的身影,我笑道:「爸爸你昨天說過了。」

  「女兒,我不得不說,妳知道的。」大棒爸爸起身出帳,摸摸我的頭。「明天到了市集,要緊緊的跟著隊伍,聽到沒有?」

  「嗯,我會的。」目送他走回自己的營帳後,我才拉上帳簾。

  即使大棒爸爸的營帳就在我隔壁,即使我可以自己鋪床,他還是特地跑來對我千叮萬囑。他的提心吊膽並不是我的錯覺,一路上從不讓我單獨行動,能親自陪在我旁邊就一定陪著,不然就是讓莫特里帶著我,好像分分秒秒都不能離開他的視線範圍一樣,有點過度保護。

  可是這樣的保護,讓人安心。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