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漂亮那戴花冠的少女正在唱歌-第四章-02 比賽織布

2017/8/30  
  
本站分類:創作

很漂亮那戴花冠的少女正在唱歌-第四章-02 比賽織布

02  比賽織布

 

  廣場已經聚集了很多孩子和沒事來湊熱鬧的婦女們,我剛到就看見妲利趾高氣昂地站在人群之中,身後的小女孩看著有些眼熟。

  「她不是……!」

  「噓……」莫特里抓住我指出去的手,搖頭。

  見他這樣的反應,我才明白過來──莫特里找到了兇手,但苦無開口的機會。

  我朝他一笑讓他放心,抱著織物來到人群中間與妲利相對。

  「好久不見!聽說妳這幾天遇到了一些困難,差點要放棄比賽,今天是來棄權的嗎?」妲利的話一出,那身後的幾個女孩子都笑得東倒西歪。

  這個笑容我再熟悉不過了,她們是欺負我的「不一樣」,身世、來歷、語調、行為,穿越而來的我對她們來說肯定有很多地方不能夠理解,大概也不被准許理解,像都依總是約束我在外面別說什麼話、別做什麼舉動一樣。

  孩子們還沒學會像大人那樣的雅量,我想連我都這樣了,查浪受傷就能夠說得通了。

  「在我的字典裡面還沒有『放棄』這兩個字。」我漾出笑容,看他們一頭霧水的表情。要不一樣就不一樣吧,死過一次之後我還有什麼是看不開的……

  「瑟拉,字典是什麼?」連莫特里也被我話弄得霧煞煞。

  「反正我的意思是說,我絕對不會棄權的!」我將織物放在桌上,還沒打開包裝。

  「那我得看看妳能拿出什麼東西!」妲利得意洋洋的將她的成品拿出來,舉高了讓大家觀賞,見到的人無不讚美。

  那是一塊織法整齊、配色與花紋通通恰到好處的漂亮作品,質料連我這個外行人都看得出來是相當好的,布面還帶點光澤,不像尋常人家自製紗線織出來的東西。

  妲利從很小的時候開始學織布,很多人都說她的技術媲美都依,我自知不敵,卻不覺得我的東西見不得人。

  「妲利的絲線可是從市集上換來的,跟妳們家那些粗糙的紗線不一樣!」女孩子們看我準備打開包裝,紛紛起鬨著。

  我瞧了妲利一眼,緩緩拿出織物,剛剛還鬧哄哄的現場一瞬間靜默下來。

  這不能算是一塊布,卻算得上是一件生活用品──形狀偏長,頭尾端綁著流蘇,中間的織紋有規律的變換,讓單調的紅黑白素色看來華麗許多。

  「這是什麼?」妲利指著我手上的東西,率先出聲。

  「這叫作『圍巾』,天冷的時候圍在脖子上,可以保暖。」我轉過身,將圍巾繞在莫特里的脖子上,他呆愣愣的任我擺弄。「妳的布雖然漂亮,可是在作成衣服之前還不能算是完成品,可我已經完成了,看莫特里戴著多好,是吧?」

  莫特里反應過來,撫了撫圍巾上的流蘇。「嗯……很溫暖!」

  看他有些傻氣的笑容,我也跟著笑了笑。「送你了,跟你說好的不是嗎?」

  四周的人們議論紛紛,但多半是感到新奇的表情,我抬起下巴面向妲利。

  「不對!我們比的是織布!妳的織布機壞了,怎麼織出來的?」妲利眉頭一皺,不甘自己佔了下風。

  「對啊!妳不會是拿都依姐姐織過的東西耍我們吧?」幾個女孩子也跟著附和。

  「織布一定要用織布機嗎?」我從袋子裡掏出筷子和剩下的一顆線球,照著中學時家政課學的方法,用筷子代替棒針熟練地勾了幾下,不一會兒基本的織紋就出現了,身邊盡是嘖嘖稱奇的驚嘆。

  「織布機是壞了,但我這樣也能織出東西,而且只需要一條線,不夠了再接上就好。」我多擺弄了幾下,還示範了如何換色,這幾天我可是逼著自己用手吃飯,還拆了原本織好的布,接起那些斷掉的紗線才重新織出這條圍巾。

  妲利說沒得反駁,站在原地氣得臉紅脖子粗。

  「不過這次比的是織布,我的確是輸了。」我上前向妲利伸出手。「妲利,妳織得真好。」

  「妳……」

  她正猶豫著要不要伸出手,我便一把抓住她的,湊近她耳邊:「不過下次不要再弄壞人家織布機了……」

  她低著頭啞口無言,只得甩開我的手,帶著她的一眾姐妹離開廣場。

  我轉頭朝著身後的莫特里比了個勝利的手勢,他不能理解卻學我握拳再伸出食指和中指,搭著好看的笑容。

  人群漸漸散去,剩下我跟莫特里,他愛不釋手的撫摸的圍巾。

  「戴上吧,我就是看你冷才想到織圍巾的。」我想幫他圍上,他卻躲開了我的手,逕自端詳著圍巾。

  「妳說妳是為了我織的?」

  「嗯。」我看他每天早上放牛的時候都穿得很少,不希望他感冒。「怎麼了?」

  「沒有,謝謝妳的禮物。」他自己圍上,笑容有種幸福的味道。「我會好好用的。」

  其實送人禮物本就不在乎價值,也不再乎回報,而是看著收禮的人高興的樣子,自己也會跟著心滿意足,畢竟是心意,傳達出去就是一件美事。

  「對了,早上我看妳跟都依姐姐在爭吵,發生什麼事了?」

  想起這件事,我心裡就覺得莫名其妙。「過幾天爸爸他們不是要上市集嗎?查浪哥哥受傷去不了,我說我去幫忙翻譯,就這點小事,姐姐就跟我生氣。」

  莫特里有些驚訝。「妳說妳要去,大棒答應了嗎?」

  「爸爸什麼也沒說。」我搖頭。「莫特里,你也認為我不能去嗎?」

  他想了想。「瑟拉,雖然沒有規定女孩子不能去,但我也不希望妳去。」

  「為什麼?這是特殊狀況,我會說漢語,也只有我能代替查浪哥哥啊!」我看見莫特里臉上跟都依一模一樣的擔憂。「我不想看到族人在交易的時候吃虧!」

  「瑟拉……出了部落有多危險,妳知道嗎?」他說話的時候放輕了力道,溫柔的看著我。「我去過幾次,見到他們有賣小孩的、賣女人的,多少人被抓走妳知道嗎?」

  我愣住,心下有了個底。這個年代還不准攜家帶眷的移民過來,需要排解的單身漢到處跑,需要人力的地主更多,這樣的交易雖情有可原,但作法過於殘忍,為滿足自己的私慾而將人作為籌碼的悲劇在這不受王法規範的地方總是上演。

  皇帝管不著,各個部落又防不勝防,犧牲的就是無辜的族人。

 

  「瑟拉,妳真的願意去嗎?」晚飯後,大棒爸爸單獨把我叫了出來。

  他看起來考慮了很久,大局上應該讓我去,心裡又不怎麼願意。

  「爸爸,我知道很危險,但還是讓我去吧。」雙手交握在腿前,我想我的堅持僅僅是建立在保護族人的權益上。

  大棒爸爸長嘆一氣。「好,我答應妳,但是妳必須緊緊的跟在隊伍裡,知道嗎?」

  「知道了,謝謝爸爸!」點點頭,我笑著上前抱了抱他。

  他輕輕的撫摸我的頭髮,我看不見他的表情,卻從他的掌心傳來的溫度領會了他的擔心和無奈。

 

  出發前一晚,查浪遞給我一把小刀。

  「為什麼給我這個?」我問。

  他一拐一拐的走上前。「防身用。」

  「我想盡量用對話的方式解決事情。」推回那把小刀,我說。

  「瑟拉,不要固執。」他將小刀塞進我的袋子裡。「沒有人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我拗不過他,只得讓步。「好吧,聽你的。」

  「千萬要小心,我不希望一樣的事情又在我面前發生,大棒和都依也是。」

  ……一樣的事情?

 

========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