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短篇】叛

2017/8/29  
  
本站分類:創作

【極短篇】叛

幾年前李森夫婦帶著兩個十多歲的兒女從曼谷移民到墨爾本;在開放的西方社會裡成長,李琦姐弟對於保守的父母很不能適應。尤其是李琦,每次出門,媽媽總像法官似的審問她,和什麼人去?到哪兒?做什麼?幾點鐘要回來等等?如果遲歸一、兩個小時,又必再重新審問,母女間因此漸漸有了隔閡。

李太對於十八歲的女兒越來越不放心,幾次建議再搬回泰國,可是沒人贊成。她看不慣那些洋人在火車站、停車場當眾擁吻摟抱,想到女兒單身出去,一顆心難免忐忑。週末假期的舞會特別多,總不能禁止女兒參加,這些苦惱使她精神變得衰弱。

李琦也不開心,她的朋友們在舞會上歡天喜地,她卻要常常看手錶,唯恐過了時間,又得向媽媽告解似般細說因由,好累好累的感受時時襲上心頭。問過朋友,她們說習慣成自然,還教她怎樣改變媽媽的方法。

會考順利過關,慶祝畢業的狂歡舞會在海灘近處的夜總會舉行,出門前李太問女兒:「別太晚呵!幾點鐘回家?我和妳爸爸去接妳好嗎?」

「媽!我都要上大學了,妳別那麼緊張好不好,我真的不知幾時才散會。」李琦匆匆走出門,轉頭說:「我們今夜有幾個派對,別等我,拜拜!」明知說了也是白說,每次回家,媽媽必定在門還沒推動時急急拉開才肯去睡,她常常為此而生氣,又無法改變媽媽。

李太以為最遲十二點大門會有鎖匙聲,可是子夜早過,她望著壁鐘,到凌晨一點半,再忍不住進房推醒丈夫。李森在夢中被吵醒,問明原因,除了安慰太太外,不免也擔心起來。李太要報警,又要到夜總會找,李森不為所動,報警至少要到天亮後,去找更無從著手,又不曉得在那過地方?李森泡了兩杯咖啡,陪太太等待。李太太唉聲嘆氣說:

「女大不中留,還是早點找個婆家,免我提心吊膽。」

「什麼時代了?最多還不是像妳一樣,生米煮成飯時再嫁吧了。何必老擔心?」

「我是怕到時別人不認帳,吃虧的是我們阿琦。」

「哈!幸好我認帳,不然妳、、、、、」

「還講,要不是你,就不會生阿琦,我可以免去許多煩惱呢!」李太臉上泛起一抹淡淡的紅潮,婚前浪漫旖情,也不知如何拒抗的就糊塗任由他擺佈了、、、、、、、。

李琦要走,同學們彷彿都先約定了,沒人肯送她。舞會在凌晨三時結束,一大班人餘興未盡的湧到海灘,對著繁星,聆聽海韻,唱歌說笑,編織美麗的夢境。醉倒的幾位男生就睡於沙上,有的涉水弄潮,微曦初露時,大家觀了日出美景始開心賦歸。

回到家已是翌日清早了,一班男女同學擁著李琦入屋,李森夫婦在他們七嘴八舌的解釋裡,措手不及的被這班年輕人把怒氣及一夜的驚心全驅散了。李太拉著女兒進房問:「真的嗎?沒有亂來?」

「真的啊!妳想到那裡去了?」

李太想起自己當年,紅著臉堆起笑容、、、、、。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