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錄未記.第一章 六三

2017/8/20  
  
本站分類:創作

修仙錄未記.第一章 六三

練氣凝丹化元嬰,納虛合體度天劫。
真仙難容無命客,太乙光耀雲瑯琊。


 
 
    第一章  六三


 
為濟睜開眼睛,一時間想不清自己身在何方。

露水滴在他的鼻尖上,清晨的冷風吹來,凍得他打了個哆索。

他呼吸又淺又快,體內氣勁相互鬱結糾纏,壓得他有口難言,胸口隱隱作痛。發生什麼事了?他怎麼會躺在這樹下?

他不顧全身痠痛,硬是皺起眉頭努力回想。

是了,昨天夜裡他為了獨自修練蘊養元嬰的法門,偷偷溜出山門躲到後山來。但蘊養元嬰哪有這麼簡單,一夜還不到三更,不斷重複聚氣凝丹就已經耗光他的精力,如何談得上什麼修練?

為濟爬出樹叢,無袖短衫和粗布褲子沾滿露水,滿是小小的樹枝落葉。原先米色的衣褲在這幾天輪番折磨下,被泥沙弄成灰不灰、白不白的醜東西,再加上昨晚泡了一整夜的露水,想弄乾淨只怕又要耗上好一番工夫了。為濟抬頭望向一望無際的雲頂,金色的晨曦漸漸散去,轉成火辣的日光。

這下就算趕回去,也一定要錯過早飯和灑掃!


為濟舉起拳頭用力敲自己腦門,他怎麼這麼笨?笨到連偷溜出門練功都會搞砸?這下子回去不被人吊在山門上打到屁股開花,他胡為濟三個字往後都得倒著寫,好感謝眾位大羅金仙功德庇佑了。

為濟心裡著急,腳下卻也沒有停留,一口底氣從胸口向上提起,運出輕功飛步奔馳。憑他的修為,要百里空渡、落花飛葉不沾身是太難了,但要在半刻內重回山門,打理道袍裝作剛從茅廁脫困的模樣倒是容易。要演好戲的關鍵就是連他自己都得相信這是真的,他真的肚子疼得難受,都怪他到廚房偷了一把用來淨氣的蓮香子,以為多吃就能加快修練的時程……

為濟一邊跑,一邊編出這套謊,心中暗自祈禱騙得過去。奔跑速度加快,他胸中的痛也漸漸舒緩,鬱結的氣開始流動,重新在體內流轉。寬闊的草原一下子到了盡頭,翻過崖邊的花叢,眼前是條深不見底的山溝。

說時遲那時快,他一步向上跳起,想跳過眼前的山溝。不料就在起跳剎那,另一條身影也從花叢中竄出,暴起的身影應生生擋住去路!


為濟原先凝在胸口的一股真氣,被這麼一嚇霎時散去,腳步方寸大亂。他腳步一滑,驚呼一聲四腳朝天直向深谷墜去。在那慌亂的瞬間,只見黝黑精悍的身影手腕一甩,一道銀光忽地閃現,劍尖直指為濟心口!

「大師兄?」
「狐毛小子?」

只見宋仰澤劍尖一偏,勾住為濟心口上的布邊,輕輕一挑度過一點氣勁,讓為濟向下直墜的身形止住瞬間。只這一瞬間,宋仰澤足蹬山壁追過落勢,左手將為濟攔腰撈起,身形急轉化力向上直衝!為濟只覺胸腹一陣縮緊,雲霧山巖迅速從眼前退去,再定睛人已回到山崖旁的花叢前。宋仰澤臉不紅氣不喘,收起輕功將他放下,長劍反手負在身後。

雖然宋仰澤身上除了一條白長褲之外別無他物,頭髮披散在肩膀上,還沾著些許花瓣草葉。看在驚魂未定的為濟眼中,仰澤大師兄這短短一套收放自如,宛如天外飛仙一般,有說不出的瀟灑驚豔。

在仙門雲瑯琊修行的道生,都經歷過辟穀練氣的階段,鋼條似的精壯身軀本不足為奇。但是眼前的大師兄不但用機智救他一命,那一手瞬間納虛取劍、凌空飛渡的高超修為,在同輩門人之中已是出類拔萃,獨占鰲頭。看著形似天仙下凡的宋仰澤,為濟緊閉著嘴巴,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狐毛小子?」宋仰澤說:「你為什麼跑來這裡了?說話呀!」

被人一催,為濟這才想到開口吸氣,熱汗一下子從毛孔裡迸出來,一下子喘得滿臉通紅。

「為、為濟……為濟謝過大師兄救命之恩!」
「救命之恩?」宋仰澤眨眨眼睛,劍眉扭成一團疑問的結。
「如果不是大師兄救我,我這條小命就要賠進斷崖下了。」為濟說。
「這時候你不在膳堂用飯,跑到這裡來做什麼?」宋仰澤問。
「稟告大師兄,我、我……」為濟抓抓頭,窘得不知道該怎麼說話。「就我、我就偷了一把蓮香子,然後偷吃……」
「你偷吃蓮香子?」
「昨晚我吃了之後摸黑跑出來練功,誰知道肚子疼得緊……」
「你肚子疼了一夜?」宋仰澤疑問的眼睛愈睜愈大,為濟低下頭,揪著衣角不知道該怎麼繼續說下去。他是個大傻瓜,憑大師兄的修為,他有沒有偷吃蓮香子,是不是真的練氣練一整個晚上,只要一眼就能看透了。剛才他鐵定是跑路跑道急昏頭了,才以為這套癟腳的謊能夠騙過眾人。
「你私自偷跑出山門,躲到後山練功了對不對?」宋仰澤問,為濟只能用力點兩下頭當作回答。

完了,他要被逐出仙門了。

「傻小子。」宋仰澤翻轉手腕,將長劍收回。這一招化器入虛空,物隨心神至的神妙招數,是其他門徒苦練得多時才能跨越的障礙,但在宋仰澤手裡卻如此寫意自然。
「再不回去,你連早課都要錯過了。」宋仰澤伸出手,將四肢癱軟的為濟扶起來。「上肩,我送你回去。」
「大師兄?」
「我說我送你回去。」宋仰澤屈膝蹲下,示意為濟爬上去。
「大師兄這樣……」
「都是師兄弟,再客氣就是不拿我當大師兄了。」
「為濟不敢!」

為濟爬上宋仰澤的背。和他寬闊的肩背比起來,為濟還未長全的細瘦四肢,簡直和猴子沒有兩樣。宋仰澤要他抓牢之後,腳步一蹬,輕鬆地越過山崖,飛快地往山門的方向直奔。

有雲瑯琊雷風雙尊調配四時,後山現在正是春暖花開的季節,四處都是野花趁著朝露,在滿山綠意烘托下恣意綻放。清晨的山嵐逐漸散去,只剩絲絲淺白繚繞在峰林之間。美景在為濟眼前匆匆溜過,如果不是滿心都是被逐出山門的悲慘想像,說不准他會停留腳步看一下風景,裝作文人騷客感懷詠嘆兩下。

只可惜,他現在腳步不由自己,未來和雲霧一般渺茫。


「回去之後要是有人問起,就說你和我整晚都在一起。」宋仰澤突然說:「我想想,就說你修練一直沒有進境,我帶你到後山徹夜苦修好了。我沒記錯的話,你剛凝成元丹,準備要修化元嬰沒錯吧?」
「我已經凝成元丹三年了。」為濟紅著臉承認。
「你凝成元丹三年了?」

為濟看不到宋仰澤的臉,但想必吃驚得緊。照常理而言,初學者練氣一年,凝丹兩年,元嬰三年如此累進。普通的門徒從小開始修行,在元嬰這一階多半能超前一年,提早進入納虛階。如此算來,為濟到了第三年還停留在元嬰階,實際上反倒比其他同修慢了一年。

他是同輩中唯一被烙下的,不少比他晚入門的師弟,都已經跨上納虛階了。

像大師兄這樣的天才,不到十年就一路突破到第六階,諒必無法想像為濟有多無助。如果道聽塗說是真的,是度劫太過凶險,穆法尊不願冒險放行,否則天尊早就讓大師兄破格登仙了。

「你有幾年根基了?」宋仰澤問。
「稟告大師兄的話,為濟有三百年根基了。」
「三百年根基,照理來說是足了。」宋仰澤說:「有三百年根基,三年卻無法修成元嬰,這也真是奇了。」
「大師兄你別損我了。」為濟縮起脖子,燥熱燒得他滿身是汗。
「哈哈,是我失言,這就不損你。」宋仰澤笑說:「不過回過頭想,這樣我帶你出山門徹夜加緊研習,又更有說服力。二月二登階時快到了,你再不加緊修練,只怕今年又要錯過。」
倏忽幾句話的時間,不一會兒山門下的雲階已經近在眼前。宋仰澤讓為濟爬下背,抓著肩膀不讓他逃跑。

「大師兄,你快放手呀!」為濟焦急地低聲說:「這樣傻乎乎走進去,一下子就什麼都被發現了!」
「笨瓜,就是做了虧心事,才更要裝得什麼事都沒有。」宋仰澤敲了他的頭一下。「你這鬼鬼祟祟的樣子,才會叫人起疑。跟好,什麼都別說知道嗎?」
「可是如果師尊怪罪,到時候連大師兄都會受連累的。」
「你只管跟著我走上去,我包管你沒事妥帖。」宋仰澤說:「你記清楚了,我們兩個在外頭練了一整夜的功,沒分別過半刻知道嗎?」
「我們練了一整天功,沒分別過半刻。」為濟復誦道。
「我教了你什麼?」
「哦……大師兄指點我五氣聚元心法?」
「說你笨倒也沒真笨到哪去。」宋仰澤說:「等我一下。」

宋仰澤走到雲階旁的樹叢中,翻出另外一套衣服,將長褲脫下換上。他替換衣物的時候,為濟聞到陣陣異香,不禁更加感嘆。大師兄已經練到身帶異香,與四季天地同化,他們兩人之間的修為差距,實在是差得太遠太遠了。

宋仰澤繫好衣帶,將披散的頭髮收攏成髻紮起。衣物端正之後,原先銳利逼人的英氣又多重了幾分。

「好了。我們一同上去吧。」


為濟點點頭,亦步亦趨跟在大師兄身邊,慢慢拾級而上。雲瑯琊四周設有陣法,要是不小心跨出陣法之外,進入山門唯一的途徑便是這道百級雲階。走上雲階時需虔誠緩步,以示對仙門雲瑯琊的敬意。雖然不能用輕功跳上去,不過雲瑯琊眾道生都經過練氣調養,就算是為濟也能輕鬆走完陡峭的階梯。師尊說過,慢慢走上雲階,難是難在克制心中那份躁動。修道之人若是任由心火躁動,很容易就會走火入魔,發狂而死。

修為愈高,愈是容易心火躁旺,為濟每次踏上雲階,總是戰戰兢兢,生怕自己在無意間生養了輕慢之心,辜負當初建造雲階的瑯琊道祖一片苦心。

宋仰澤走得臉不紅氣不喘,還有餘裕回憶一些事情。

「有人告訴過你,當初就是我抱你入這山門的嗎?」他說。
為濟知道,這也是他這麼多年來,一直偷偷注意大師兄動向的原因。
「那時我還只是個剛修成元嬰的道生,抱著你一個狐狸般大小的奶娃,還被其他同修誤會我是嘴饞,到山裡打獵來著。」

宋仰澤說起往事,嘴邊忍不住浮現笑意,手搭上為濟的頭弄亂他略帶銅色的頭髮。其他同年齡的師兄弟也愛這樣捉弄為濟,取笑他與眾不同的樣貌,但同樣的動作由大師兄來,卻別有一番溫暖的感受。難為情的為濟撥開大師兄的手,快步趕在前頭向上走。宋仰澤哈哈大笑,邁步趕上他。

「記好了,不想惹上麻煩,就什麼也別說。」
「我知道。」為濟向他保證自己什麼都不會說。「只是有件事……」
「什麼事?」宋仰澤停下腳步,回頭視線對上他欲語還休的嘴。
「如果、如果……」為濟努力鼓起勇氣,告訴自己要是錯失這次機會,未來說不定就再也沒機會和大師兄提起了。「我想請大師兄指點我內功心法。」
「指點你內功心法?」宋仰澤眨眨眼睛。「你有眾位師尊教導,怎麼需要我一個未度劫的道士囉嗦?眾位師尊的教誨你有那裡不清楚嗎?」
「我沒有怨懟師尊的意思!」為濟急忙說:「眾位師尊和藹可親,只是我、我真的笨得緊,修化元嬰這一關怎麼都過不去。要是今年再失敗的話,說不定、說不定師尊就要把我送出山門……」


說到這裡,原先憋在肚子裡焦急的眼淚,幾乎又要憋出眼眶。為濟全身發抖,腦海中反覆煎熬的未來,好像突然間就在眼前。失敗了三年,同輩同修都已經越過第三級登仙階,向上求取更高深的修為和學問,只有他始終抓不到要領,被拒於納虛師尊門外。他好不甘心,所以他想加倍努力,不願和那些失敗者一樣,被送出雲瑯琊,到凡間過凡人的生活。

宋仰澤看著他,好一會兒都沒有說話。為濟說得太過了;抱怨功課太難是一回事,但怪罪眾位師尊教學有闕漏已是違背倫理。身為小小的入門門徒,就應該低頭虛心求教才對。

「大師兄要過天劫大關,分身乏術。是為濟不講道理,為難大師兄。萬分抱歉,往後我不會再提了,該是各人要做的,本該就由自個兒承擔才是。」為濟低下頭說。
宋仰澤好半晌沒有說話。兩人就這麼將在台階上,無言空對滿山雲霧。
「好小子,真有你的,知道怎麼說服我。」宋仰澤嘆了口氣。「算我怕了你。橫豎我這幾天也準備從練氣法門重新修習,重溫過去的功課。你要是能騰出課堂外的時間,就到我的功房來,隨我一同溫習。」

為濟一時間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但是沒有,大師兄真的說了這樣的話,甚至還細心告知他怎麼繞過青楓林的陣法,找到正確的功房。

「謝大師兄!」為濟激動得雙膝放軟,立刻就要跪下去!好在宋仰澤及時抓住他,將他整個人提起來止住落勢,否則只怕就要一路滾下雲階,摔出雲瑯琊了。
「別冒冒失失的。」宋仰澤半開玩笑地說:「大家都是師兄弟,你又是我一手帶大,幫幫你是應該的。」
為濟用力點頭贊同,心中滿是說不出的激動。
「你只會點頭是吧?」
為濟點頭,紅著臉不敢看他。

宋仰澤揚聲大笑,帶著他一路往上走,跨進雲瑯琊雄偉的山門。








<待續>


歡迎訪客澆水交流
言  雨 部落格 http://showwe.tw/blog/main.aspx?m=3064
不定時電影、讀書心得更新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42  回應:5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朱痕染跡璧有瑕    
朱痕染跡璧有瑕
所以我說那個逐日騎士......?
回應    0    0
言雨    
言雨
出版社說生意太好了,還有很多前輩排在前面.XD
回應    0    0
朱痕染跡璧有瑕    
朱痕染跡璧有瑕
第二部不要拖稿(雖然女主角真的很討人厭)
回應    0    0
言雨    
言雨
可到近況更新裡面找完整第二部連結喔~
回應    1    0
朱痕染跡璧有瑕    
朱痕染跡璧有瑕
好唷,也祝你順利得獎XDDD
回應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