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漂亮那戴花冠的少女正在唱歌-第三章-02 惡作劇

2017/8/13  
  
本站分類:創作

很漂亮那戴花冠的少女正在唱歌-第三章-02 惡作劇

  賭注就這樣定了下來,我求都依教我織布的速成法,她雖然氣我又做這種無聊的比賽,但還是拗不過我。

  「織布是沒有捷徑的。」她把梭子交在我手上。「坐直了,看好!」

  投機取巧的小火苗被她一句話澆熄,乖乖照她教的步驟反覆動作。說老實話,織布真的是很辛苦的體力活,不僅坐姿要正才能將線拉直,還得仔細確認是不是每一條線都有穿插整齊,發現任何一點缺漏都得全部拆掉重來,一天下來腰酸背痛又頭昏眼花,雖然如此,看著自己一點一點織出來的成果,成就感不是一般的大。

  「不錯嘛,才幾天而已,就已經這麼大一片了。」

  莫特里還是隔三差五就往我家跑,坐在我身邊看我織布,偶爾給給意見,儘管他的意見我都沒有採用,因為我只會一種織法,他那些亂七八糟、天馬行空的圖案我做不到,能排出顏色和一點簡單的幾何花樣對我來說已經很了不起了。

  「嘿嘿,我也沒想到我這麼聰明,一教就上手。」我小心的放下織布機,扭扭腰給自己鬆鬆筋骨。

  「少得意,妳要是輸了就不能再找我玩了。」他替我順平了摺皺的布面,笑著說。

  「是你說你有方法,我才放心比的耶!」說到底,不管是不是因為用人當籌碼讓我不舒服,我還是不希望這位對我來說很重要的朋友因為這個無聊的賭注從此分開。

  「那……」他緩緩湊近我。「妳這次織好的布送我吧,當作讓妳放心比賽的獎賞。」

  「你要?如果我織得很醜你還是要嗎?」我看著那塊一看就知道手法粗糙的布面。

  「嗯,沒關係。」

  「既然你要,那就給你吧。」

  對於莫特里的要求,我大多時候是不會拒絕的,可能因為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我第一個朋友,除此之外,他的要求從來都不會超過我的能力範圍,所以我根本沒有理由拒絕,心底還老是會想著要給就給他最好的,但他總是不要。從我這裡拿走的,可能只是用芒草紮成的人偶、塗鴉過的小石板,這種不起眼的東西。

  有幾次我問過他,為什麼都要這些玩過的玩具?他笑而不答,一個人玩得很開心。

  不過我很喜歡這樣因為一點小禮物就知足的他。

  「大棒!大棒!」慌張的叫喊跟著混亂的腳步闖進院子裡,小女孩見到我立刻跑了過來。「大棒呢?」

  「爸爸不在,怎麼了嗎?」我看她的樣子,心裡有些不祥的感覺。

  「你們家查浪受傷了!」

  「他在哪裡?」莫特里和我對視了一眼,他急急問道。

  「在河口的橋那裡!」

  沒得多想,我和莫特里立刻向著河口跑去,可是到了河口大橋上卻沒有看見查浪的身影,只有作為哨兵的男人們在瞭望台上守衛。

  「哥哥!」莫特里向正在值班的撒基大喊。「你有看見查浪嗎?」

  「查浪怎麼會經過這裡?他不是在大、大啊哈……大棒的田裡工作嗎?」撒基喊了回來,還打了個哈欠。

  「算了,我怎麼會問你。」莫特里擺擺手,轉身環顧四周。「我們先分頭找找。」

  「好。」

  這裡是部落對外的道路之一,是往漢人集中的地區和河口對面的法但部落。平常查浪不會經過這裡,只有跟著大棒到市集上跟漢人交換生活用品的時候,可是今天既不是交換物品的日子,也沒有特別的理由要出部落,在沒有動機的情況下,查浪在這裡受傷?我越想越不對。

  「有找到嗎?」幾番尋找之後,我和莫特里碰面。

  「沒有,這一帶都沒有。」他搖頭,表情像在思考什麼。「瑟拉,今天查浪在哪裡工作?」

  我想了想。「我記得他說要採藤心,姐姐後來也去了……」

  「採藤心?那不是跟這裡相反嗎?」他話說出口,我們立刻往相反的方向跑去。

  跑了好長一段路,到了山腳下才看見坐在石頭上的查浪和替他包紮的都依。

  「怎麼回事?」我們上前,才發現查浪的左腳踝被用樹枝和草繩固定著,身上其他地方還有許多擦傷,衣服也被劃出好多破洞。

  「剛剛被附近的小孩惡作劇,稍微跌了一跤……嘶……」查浪一派輕鬆的答道。「沒什麼大事,放心。」

  「都不能走路了還沒什麼大事。」都依的眉目含怒,雙頰繃得緊緊的,這是她生氣時的表情,語氣中帶著責怪。「到底哪一家的小孩那麼惡劣?」

  查浪的狀況一看就知道其實跌得不輕,都依講起這件事都憤憤不平,可他自己卻平平淡淡的。

  「先想辦法回家吧!」我說。

  「瑟拉,幫忙背查浪的籃子。」莫特里扶起重心不穩的查浪,指指一旁的竹籃。

  我們一行人慢慢走回家,才剛說起我和莫特里接到消息跑到河口大橋上,就發現更糟糕的事情──織布機被弄壞,線頭被人割斷,未完成的布被扔在一旁沾滿了沙土,整籃線球都不見了!

  「這裡怎麼了?有小偷?」都依放下一籃子藤心,看著眼前的慘況。

  「不,其他東西都好好的……」我撿起那件半成品,心臟像突然被挖空一樣。所有東西都還在自己的原位上,只有我的東西被破壞,還是這幾天以來最重要的一個。

  只有我的……

  「怎麼辦?瑟拉,後天就是比賽……」都依來到我身邊,輕輕環抱住我。「我的妹妹,這幾天這麼努力,結果……」

  我抬頭看向莫特里,在他的眼裡看見自己悵然若失的表情。

  他蹲下來,凝視著我,專注而迫切,像是要傳達給我什麼。「瑟拉,我們的約定還奏效嗎?」

  我愣了愣,旋即想起來。「可是布已經……」

  重做肯定來不及,我也沒有材料和器具,希望幾乎破滅。

  「妳很聰明,妳肯定可以,我會替妳找到兇手,記得我說過的,方法……」他搭在我肩上的手漸漸加重力道。

  「……不是沒有?」

  他抿起好看的唇線,給予我信心的笑容。

 

========

來跟我玩:竹攸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3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