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漂亮那戴花冠的少女正在唱歌-第二章-02

2017/8/3  
  
本站分類:創作

很漂亮那戴花冠的少女正在唱歌-第二章-02

02 查浪

 

  然而在大棒家還有很多讓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包括跟著都依在做早飯時,那個背著木柴走進廚房的年輕男子。他前額以上的頭髮剃了個精光,留下後面的頭髮紮成了長長的辮子,對襟衣衫和長褲,全身上下包括長相完完全全就是一個清朝人,可他卻操著一口流利的薩亞斯馬語。

  我呆愣在原地,直直地盯著他。這違和感怎麼回事?

  「啊!妳就是瑟拉?」他放下了木柴之後轉過頭來,對我展開笑容。

  我點點頭,看見他身後都依司空見慣的側臉,對眼前的人更加好奇。

  「大家都叫我『查浪』!」他微微彎了腰,盡可能的與我平視。「嗯……我應該比妳大一點,所以妳應該叫我哥哥。」

  「什麼大一點,是大很多!」都依盛湯上桌,路過順便吐槽。「瑟拉,叫他叔叔!」

  「為什麼?都依妳喊我哥哥,為什麼妳妹妹要叫我叔叔?」查浪不太滿意這個稱謂,直起身子跟都依抗議。

  「你那麼老了,當然是她叔叔!」都依一臉嫌棄地扯了扯他的辮子。

  「我哪有老啊?都依……」

  兩人一來一往地拌嘴,直到早飯結束,他們都還在糾結我到底要叫查浪「哥哥」還是「叔叔」,最後還是大棒爸爸解的圍,說查浪還沒到當叔叔的年齡,讓我叫他哥哥。查浪聽了,一臉得意地朝都依做了個鬼臉,都依則不客氣地回了一個。

  原來都依不只有成熟,也是會露出這樣淘氣的樣子啊!

  接近正午的時候,我來到田裡,站在田埂上看著正在除草的查浪。「查浪」是「受苦的人」的意思,族人用這個名字叫他,是因為他過得很辛苦嗎?

  「怎麼了?都依那邊不需要幫忙嗎?」查浪發現了我,直起彎得痠疼的腰,順便擦了擦汗。

  我搖搖頭。「姐姐叫我來送水,你要不要休息一下?」

  「也好!」查浪看看已經差不多除完草的田地,走到田埂邊坐下。

  我想倒水給他,他卻接過竹筒,仰頭豪邁地飲盡。

  「妳一直盯著我,是因為我長得不一樣嗎?」他抹了抹嘴邊的水漬,笑著問。

  我還在思考我該怎麼回應,他又接著說了下去。「早上吃飯的時候,我發現妳在用筷子,是莫特里做的?」

  我點點頭,他大笑了起來。

  「笑什麼?」

  他擺擺手。「沒什麼,我第一次看到薩亞斯馬族人用筷子!」

  聽他這樣說,我才想起來,早上吃飯的時候,連他都是用手吃的。

  「妳很特別。」他蓋上竹筒的蓋子。「我有多久沒看到這麼熟悉的吃飯方式……」

  後面那一句,他是用漢語講的,濃濃的大陸腔調和淡淡的嘆息。

  「你為什麼在這裡?」看他帶著憂愁的表情,我出聲問他,用漢語。

  查浪似乎跟不上我切換語言的速度,愣在那裡好一陣子才反應過來。「瑟拉!」

  「溺水之後就變這樣了,我以前一定讀了很多后讓的書。」我倒是沒有說謊,在現代寒窗苦讀十幾年,怎麼說該有的知識也都有了。「我在問你呢,你為什麼在這裡?看你的樣子,你明明是清朝人!」

  「妳還知道清朝?」查浪一臉不可思議。「太不得了了!」

  我有些無語的看著他,想等他自己驚訝完畢。

  「我啊……」他緩和了情緒,看著前方,語氣變得平淡。「是被父母賣過來的……」

  查浪本來叫作「趙仕明」,生活在一個小村莊,家境很不好,十五歲的時候被父母狠心的賣給人口販子,人口販子再帶他偷渡來當開墾工人,他剛下船的時候趁亂逃跑,遇到正好帶著族人跟后讓人交換生活用品的大棒,於是被收留了,在這裡替大棒工作,一邊尋著回家的機會。

  「我還記得大棒對我說,如果我想回家,就不要換下我的衣服,要記得我是什麼人,他也說,如果我從此想做一個薩亞斯馬族人,這裡就會是我的家。」查浪笑得溫柔,彷彿想起了什麼美好的回憶。「他告訴我,『家』很重要。」

  可是他一直找不到機會回去,達布路部落成了他第二個家,在這裡一待就是十年。十年?這麼確切的數字讓我突然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你知道現在是什麼年分嗎?」

  他摸摸自己光亮的前額,偏頭一想。「嗯……在這裡待久了,我也不知道現在記年是多少了。」

  「那十年前你離開家鄉的時候,皇帝是誰?」我想,既然他是清朝人,我只要掌握皇帝是誰,大概就可以猜出自己到底在哪個年代了。

  「十年前……康熙……妳問這個做什麼?」

  照這樣算……我整個人傻了,三百年?距離現代至少三百年啊!別人都穿越去清宮當格格,我為什麼跑來這裡?呃,這好像不是重點。

  「瑟拉?沒事吧?」查浪伸手在我眼前揮動,我回過神看著他。

  「啊!嗯,沒事……」

  「真是奇怪的人,妳到底知道皇帝是誰要做什麼呢?現在的皇帝是誰連我都不知道!」他笑了起來。

  「我好奇,不行嗎?」

  「行!以後妳好奇什麼,我通通告訴妳!」他的笑容帶著一種我不懂的釋然,我不知道他到底放下了什麼,但這個笑容看起來好輕鬆。「難得可以這麼暢快的說話!」

  我心下一陣了然。是語言啊!在異鄉聽見自己熟悉的語言,我又何嘗不是?即使身為薩亞斯馬族人,從小到大都說漢語,大環境裡沒幾個人可以講流利的薩亞斯馬語,我自然而然也就不會說,更何況即使我想學也沒辦法光明正大地學,總覺得學會了又得給別人抓把柄。

  「好了,我該繼續工作了!妳的朋友也來找妳了。」查浪站起身,朝著遠處揮手,我順著他的視線看見正往我們這裡來的莫特里。

  「莫特里──」我大聲呼喚,看著本來還慢慢走的人,突然快跑了起來。

  「去玩吧。」查浪把竹筒還給我,拍拍我的肩。

  我點點頭,轉身往莫特里的方向跑去。

  「你們在聊什麼?」莫特里扶住在田埂上跑得顛簸的我,問。

  「沒什麼,姐姐讓我送水過去。」任他牽著我走在前面,我想起一件事。「喂,我問你喔。」

  「嗯?」

  「筷子……你跟查浪哥哥學的對吧?」

  聞言,他停下腳步迅速轉過身。「妳怎麼知道?他說的?」

  我笑著搖頭。「沒有,我猜的。」

  「唉,本來不想讓妳知道的……」他看起來有些沮喪,一副藏好的寶藏被人發現的樣子。

  「有什麼關係!」我拉著他的手晃了晃想安慰他。「你今天要帶我去哪?」

  他抬頭,轉換了心情。「今天會所的哥哥們要到海邊捕魚,我帶妳去看!」

  海邊啊……「好啊!」

(待續)

====

圖片說明:那是我小時候住的地方,現在荒涼一片。

FB:竹攸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5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