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這裡沒有光》後追奇推出第二本詩集,總和20傷口有沒有好,原來要不斷掀開,才會知道——追奇《結痂》

2017/7/31  
  
本站分類:創作

繼《這裡沒有光》後追奇推出第二本詩集,總和20傷口有沒有好,原來要不斷掀開,才會知道——追奇《結痂》

繼《這裡沒有光》後追奇推出第二本詩集,總和2015年冬天至2017年夏天的日子80首,記載擦撞、流血、結痂,所有你可能也經歷過的努力復原的過程。人生是一條長長的路,我們跌倒、爬起,再跌倒、再爬起,以為就快要接近痊癒的終點。然而真的存在著終點嗎?許多事件的發生,記得或不記得,都使我們成為結痂的人。這層痂,也許厚也許薄,也許是靠自己想像─皆說服了自己擁有防護,可以敵得過未來任何形式的突襲─直到某個夜半再禁不住內心叫喊,回到那片曾經溺斃的海洋,才澈底曉得,傷口還在疼。 

概念/

《結痂》書籍製作在與追奇事前的討論中,追奇說,這本詩集分為「擦撞」、「流血」、「結痂」,暗喻一個不斷輪迴的過程。終點停在哪裡,由你決定,這本詩集想傳達的是關於傷害,關於癒合,關於留下印記的過程。這是延續性且有明顯進程的概念,因此想以不同的加工表現出這種延續、推進的層次,而不以圖像作為主題。 

追奇《結痂》  (5).jpg

紙張/

這次選擇的紙張是富麗卡,富麗卡有明顯的不規則凹凸紋路,且極具手感,由於設計上以加工為主,更需要有特色的紙張來襯托。 

加工/

傷口結痂可以用「有起有落」來簡單總結,如果把皮膚想像成紙張的平面,擦撞之後會被刮去皮肉,滲出點點血絲,在某一段時間裡,傷口是向內凹陷的,但開始結了硬皮之後,凹痕被填平了,結成的硬痂甚至比皮膚更堅硬。最後保護傷口的痂皮脫落,留下疤痕的皮膚會因受傷的程度與個人體質不同,而有不同程度的凸起。

書衣便是將這個過程攤開來,由於在與追奇討論時,她表示希望這是一本帶給人力量的詩集,所以,安排打凸的部分作為視覺主題,燙紅做為點題。

追奇《結痂》  (4).jpg 

追奇《結痂》  (6).jpg

最麻煩的部分是網目紗布,,一開始一直在想要怎麼表現紗布的網狀,想過燙珍珠箔、打凹、打凸,但總是覺得這樣好像還是都不夠跳脫,剛好發現手邊愛用的筆記本上有網目紗布,是啦,用真的紗布不就最好了嗎。這是在凹、凸與平面的空間之中再添一層,既真實也更立體。

網目紗布在染色後原本上的漿會被洗掉,變成不規則的網目,在書封上有種別樣的頹廢,只是辛苦了加工廠……這種軟軟的布是要人工剪的,真的非常感謝他們。

追奇《結痂》  (1).jpg

追奇《結痂》  (3).jpg

 

《結痂》立體書封.jpg
本文節錄自結痂一書,時報出版提供。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7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