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漂亮那戴花冠的少女正在唱歌-楔子

2017/7/29  
  
本站分類:創作

很漂亮那戴花冠的少女正在唱歌-楔子

楔子

 

  胡佳佳沒有二十歲那年大部分的記憶,就算強逼自己不在乎卻依舊感到空虛。夜闌人靜時總是閃過一些不可思議的片段,但她直覺那不是自己。回想對她來說是折磨的,那些鮮明的片段和陌生的人事物卻讓她每每想起就只會淚流滿面。

  二十歲,在她沒有記憶的日子裡似乎發生了很多事,她突然能說流利的族語,連部落老人也不一定會的織布都熟練無比,但她本人對這些技能的來龍去脈一點都沒有印象。

  「佳佳,妳什麼時候要回去上課啊?」好友兼同學的小芸,看著眼前坐在地上織布的胡佳佳感到不可思議,從認識她到現在都沒覺得她這麼陌生過。

  「聽說我不是休學了嗎?」胡佳佳抬頭卻露出疑惑的表情。聽說,她的確是聽說的,關於自己的事情。

  小芸無法回答,自己請了幾天假來勸她,但眼前的人卻讓自己不知道該從何勸起,是要單純的勸她回學校,還是勸她不要繼續這些奇怪的行為。「佳佳,妳現在好像一個古代人。」

  「會嗎?這些事情我做習慣了,看起來真的很奇怪嗎?」胡佳佳笑了起來。

  小芸點點頭。「很奇怪,以前只要講到妳是原住民的事情,妳都會生氣,可是妳現在……」

  「以前做不了自己,現在覺得這些事情是我應該做的,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胡佳佳停下手上的動作,撫過那些織好的圖騰。「過一陣子我想去把名字改回來。」

  受限於環境而做不了自己,那是多麼痛苦的一件事。

  「妳說什麼?」小芸有些驚訝,因為她捕捉到的關鍵字是「改回來」,好像現在的才是新的。

  胡佳佳只是低頭繼續織布,臉上淺淺地帶著笑意。

  有了名字,才能代表自己,而代表自己的,必須是自己認同的名字。「認同」是多麼重要的一件事,既然無法改變自己的身分,接受它就成了必須,但這份「必須」的責任感卻來得太痛……

  「妳叫什麼名字?」

  她收起笑容,制止自己想起二十歲那年唯一的記憶──

 

  二零一六年,吹著冷空氣的都市。

  車水馬龍的大橋上,無視華麗熱鬧的燈景,對來往人們的嘈雜充耳不聞,胡佳佳倚在欄杆邊,雙眼緊閉,回憶如滔滔水流,流過一張又一張扭曲的笑臉,有男有女,他們的笑聲在腦子裡交疊成最傷人的噪音。

  她不禁握緊了拳頭,睜開眼睛,無神地望著底下那反映黑夜的河水。

  生作為胡佳佳這個人二十年就夠了,從此,不再是胡佳佳。

  她顫抖地爬過欄杆,周圍驚聲四起,幾個人警覺地衝上前去卻沒能夠攔住她,一躍而下……

 

  一七一六年,某個無法辨位的山林間。

  撥開比自己高了不少的草叢,身著紅黑裙裝的女孩赤腳穿梭在矮樹間,樹枝勾破了她裙襬的圖騰,右腿的捆布早已鬆脫,要掉不掉地垂在腳腕上,她時不時慌張地回頭張望,聽見追趕的喊聲便嚇得花容失色。

  好不容易穿過重重屏障,她腳步驟停,不知所措地望著斷了的木橋和直流而下的瀑布。

  身後的叫喚聲並不是自己聽得懂的語言,但她知道自己不可以跟他們走,她不願意被抓走。

  女孩握緊了拳頭,指甲嵌進掌心,深深呼吸,幾個留著長長辮子、穿著對襟外衫的男人張牙舞爪地朝她圍了過去卻沒夠抓住她,一躍而下……

 

====

竹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