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公哪有那麼黑:你所不知道的包青天》臺劇之光!朴槿惠支持者,盼「包青天」主持正義

2017/6/19  
  
本站分類:其他

包公哪有那麼黑:你所不知道的包青天》臺劇之光!朴槿惠支持者,盼「包青天」主持正義

▲韓國總統朴槿惠支持者手舉《包青天》 劇照走上街頭。(東方IC提供) 

包公是清官,天下皆知。二○一七年二月八日,韓國總統朴槿惠被宣布停職,當日她的支持者在首爾憲法裁判所前集會示威,抗議對總統的彈劾案。韓國是民主國家,集會示威並不稀奇,稀奇的是示威者手裡高高舉著「包青天」,也就是一九九三年版經典臺劇《包青天》金超群扮演的包公劇照。劇照下面還有兩行字,翻譯成漢語是:拒絕彈劾,一致通過! 

包公做過御史中丞,相當於現在的監察院院長,他的工作就是彈劾。朴槿惠支持者既然祭出了包青天這項法寶,憑什麼又「拒絕彈劾」呢?因為在他們心目中,包青天清正廉明,判案公正,他們希望法官能像包公一樣公正審判,駁回國會對總統的彈劾。 

你看,包公真的很有名,連韓國人都知道他是清官。《宋史‧包拯傳》記載,包公在端州(今廣東肇慶)做過官,端州最聞名的特產是硯臺。此前歷任官員到端州,都會搜刮大批硯臺,一部分收入囊中,一部分送給親朋好友,一部分獻給朝廷大老。而包公呢? 

「歲滿不持一硯歸。」上任時兩袖清風,離任時清風兩袖,連一方硯臺都不帶走。徐志摩詩曰:「悄悄地我走了,正如我悄悄地來,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方雲彩。」稍作調整可以用來歌詠包公:「悄悄地他走了,正如他悄悄地來,他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方硯臺。」 

有一個民間故事是這麼講的。 

北宋時,端州每年要向朝廷進貢十方硯臺,而地方官中飽私囊,將進貢數量私自增加幾十倍,多出來的那些硯臺,自然成為地方官的私有財產。包公到任後,又將貢硯數量減少到十方,自己一方都不要,端州百姓很高興。到了包公離任那天,成千上萬的端州人為他送行,官船在一片發自肺腑的頌揚聲中順江而下,很快就來到一個叫羚羊峽的地方。這時候,風和日麗的天空突然變得烏雲蔽日,緊接著狂風大作,濁浪排空,不好,官船要翻了! 包公心裡琢磨:「我是清官,沒貪汙、沒受賄,老天爺幹嘛和我過不去?莫非有下人欺瞞,偷偷受了賄賂?」 

他趕緊召集下人開會,質問是誰受了賄賂。他的書僮噗通一聲跪在甲板上,從懷裡掏出一個金黃色的小包袱,交給包公說:「對不起老爺,是小的不對,前天有人給您送來一方端硯,我想又不是什麼很貴重的東西,就私下替您收了。」包公打開包袱,嗯,雕龍刻鳳,是一方好硯呢! 但是他不動心,硯臺連包袱一起扔到水裡。然後,風停了,浪息了,雲開日出,天下太平。 

據說孫悟空踢翻太上老君的煉丹爐,一塊燒紅的爐磚掉下凡間,變成新疆吐魯番的火焰山。而包公扔到水裡的那方端硯,則變成現在廣東肇慶羚羊峽下西江河中心的硯洲島。不是還有一個包裹硯臺的包袱嗎?它比硯臺要輕,在水裡漂流了一會兒,後來變成沙灘,也就是現在肇慶沙鋪鎮的黃布沙。 

故事當然只是故事,孫悟空蹬到地上的爐磚不會變成火焰山,包公投到水裡的硯臺也不會變成江心島,故事愈神奇,就愈背離真相。另外按照《宋史》與《宋會要》中所記載的輿服制度,除了皇家以外,任何人都不能使用雕龍畫鳳的物品,不能使用純黃色做為裝飾,假如有人送硯臺給包公,那硯臺不可能雕龍畫鳳,也不可能使用黃色包袱。所以,這個故事是虛構的,至少其中的神奇細節是虛構的。包公的清正廉明卻不是虛構出來的。《宋仁宗實錄‧臣僚附傳‧包拯傳》記錄:「包公堅持原則,不肯苟且,一生正直,以誠待人,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決不巧言令色,拍人馬屁。做了半輩子官,公是公,私是私,涇渭分明,故友親朋想找他徇私辦事,門兒都沒有。雖然做大官,但是過日子艱苦樸素,吃穿住用一如既往,和剛做官時一樣。」 

大臣吳奎誇讚包公:「惟令名之皎潔,與淮水而悠長。」包公人品正直,清正廉潔,淮河有多長,他的美名就有多麼響亮。吳奎是包公同事,性格和包公一樣耿直,他不會拍馬屁,也沒必要拍包公的馬屁。他之所以這樣拚命讚美包公,是因為包公確實值得他讚美。 

 

包公哪有那麼黑.jpg
本文節錄自包公哪有那麼黑:你所不知道的包青天一書,時報出版提供。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