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勝來敲門@陳慧文

2017/5/13  
  
本站分類:生活

戴勝來敲門@陳慧文

http://www.kmdn.gov.tw/1117/1271/1274/33505/

(金門日報副刊2004.3.31)

猶記得上個月回娘家金門,當晚睡在二樓客房,第二天一早,就被斜射進窗扉的晨曦、和一連串霹霹啪啪的拍翅聲、以及「ㄉㄡ ㄉㄡ」敲窗聲喚醒,睜開惺忪的睡眼一看,竟有兩隻漂亮的鳥兒,來來回回地飛舞在冷氣機和窗櫺間,並不時地用牠們那長而下彎的喙敲啄玻璃,看到我從床上坐了起來,不但不驚怕,還繼續地敲,彷彿在同我打招呼,又像想請我讓牠們進來;我仔細觀察,牠們有著黃褐色的樸素身軀,披著黑白相間的羽翼,頭戴印地安酋長的美麗羽冠;我不是賞鳥專家,第一次這麼近距離地看到這麼亮麗的鳥兒,真是既好奇、又興奮。  

    我下樓告訴爸爸媽媽這件事,爸媽說:「金門的鳥本來就很多呀!早上經常都是聽著鳥聲醒來的」,我想到以前農村社會都是「雞鳴而起」,在金門聽「鳥語而起」似乎更愜意些。正聊著,媽媽突然在屋後廚房驚喜地叫了起來:「哇!我也看到了!牠們真的在敲門耶!」我、爸爸和弟弟立刻衝到廚房,看到有隻鳥兒不停地在敲廚房的門窗,不僅如此,還有另一隻鳥兒在敲另一戶人家的門窗。博學多聞的爸爸一看就說:「這種鳥名叫『戴勝』,是金門常見的鳥類之一。」  

    看到三、四隻鳥不停地在這附近的幾戶人家門窗間徘徊、叩訪,我和弟弟不禁驚嘆道:「牠們怎麼一點都不怕人呀!」爸爸說,這是因為金門民風淳樸,很少有人會捕捉、殺害牠們,所以鳥類與人較親。媽媽看牠們不斷叩門的樣子,不禁猜道:「牠們會不會肚子餓了、想吃東西呀?」我們想開窗讓嬌客進來,又顧忌到當時正流行的禽流感;後來想拋些麵包、米飯之類的給牠們吃,正這樣討論、考慮著,牠們卻已經漸行漸遠地飛走了。後來回到台灣,和一些愛鳥的朋友聊起來,才知道戴勝在台灣是非常珍稀的過客,而且是出名的怕人,平時多棲息在開闊的麥田農野及其邊緣的矮樹林,其粉紅帶褐、黑白相間的羽色成了最佳保護色,加上害羞的個性使牠總停在高高的樹梢,即使拿著望遠鏡也很難發現芳蹤,許多鳥友終其一生都和這雅號「會鳴唱的蝴蝶」的戴勝緣慳一面,只能在鳥類圖鑑或記錄片裡過過乾癮。聽說我在金門竟然不費吹灰之力地、戴勝就「不請自來」,羨慕地只差沒說天理何在。  

      古人認為燕來築巢是吉祥的象徵,其實戴勝、或其他任何鳥兒的造訪又何嘗不是一種福氣呢?鳥兒與人愈親近,表示這塊土地愈是沒有戾氣、充滿和氣,正所謂「積善之家,必有餘慶」,金門能以「賞鳥人的天堂」而聞名,還真是值得慶幸、值得好好珍惜的事呢!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