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時評)選票,就是最鋒利的武器

2017/4/20  
  
本站分類:其他

(加拿大時評)選票,就是最鋒利的武器

*圖為新民主黨黨領賀謹(John Horgan,藍衣),到台灣移民康安禮的競選辦公室為她打氣。(新民主黨提供)


曾看過一篇南美洲的短篇小說,作者忘了,篇名好像叫〈獨裁者〉,故事講某個政府的獨裁者,到一家理髮店去理髮,專門挑一個理髮師,獨裁者說,因為他聽說這個理髮師技術很好。

但這個理髮師是一個反政府的人士,平常與朋友聊天時,就常在言語間對這名獨裁者嗤之以鼻,甚至揚言要親手殺了獨裁者。

這回,獨裁者就坐在他的理髮椅上,任由他擺佈,他手持剃刀,慢慢地為獨裁者理髮,心中卻是百味雜陳,他對獨裁者的貪瀆深惡痛絕,對獨裁者整肅異己的作風也恨得像殺父仇人一樣,他跟朋友說:「只要給我找到機會,我一定毫不手軟。」

但這次,他一心要誅殺的獨裁者就躺在他面前,瞇著眼睛,彷彿引頸就戮一般,又有點像無辜的羔羊,理髮師握著剃刀的手微微顫抖,他反覆想:「這樣殺了獨裁者,會不會被人笑不夠英雄,我的家人與親友會不會受牽連……」

「拿刮鬍刀幫我刮鬍子吧,我要最利的那種,刮起來較舒服。」

理髮師手上換了把鋒利的刮鬍刀,獨裁者伸長了脖子,讓他方便處理太多的鬍渣子,但理髮師仍然無法下定決心將利刃劃過獨裁者的頸子。

在天人交戰中,理髮完畢,獨裁者看了看鏡子,整理了一下儀容,對理髮師的手藝讚不絕口,多給了一元小費,走到門口時,獨裁者回過頭來看看理髮師,笑著說:「我的特務告訴我,說你恨得想殺我,我告訴他們,諒你也不敢,所以,我就親自來你這兒理髮,看你敢不敢殺我,沒想到,給我說中了,你真是我的好子民。」


省選競選活動周二(4月11日)正式展開,自由黨黨領簡蕙芝(Christy Clark)提請省督解散省議會,四星期競選活動正式開跑。每個政黨都有主要訴求,自由黨承諾凍結入息稅、創設職位;新民主黨喊凍結電費、取消橋樑收費和設立每日10元託兒服務、綠黨,呵呵,環保最重要。

但兩個主要政黨中,也有被人詬病的問題,例如自由黨枉顧菲沙河兩邊的民意,執意要打掉馬西隧道(Massey Tunnel)改建為收費大橋,還沾沾自喜說每年最少只要500元就行,但列治文醫院(Richmond Hospital)的重建工作,從春秋戰國時代說到現在,仍不見動作。

新民主黨對工會的態度,總讓人不放心。特別是對華裔家長而言,你想想,卑詩教師聯會(BCTF)只要一對薪水感到不滿意,就找個什麼教室學生太多、老師太少的理由來罷工,很難讓人高興,而其號稱重視社會福利,加大撥款,但從未告訴我們:錢從哪裡來?如何幫本省創匯?

依以往經驗,兩黨各有三成是“死忠”支持者,就是“你再爛,我還是會含淚投票給你”,因此,每次大選,決定性的票源是來自中間那三四成的“中間選民”。

但今年,我不知道執政16年後的自由黨支持者,會不會因看不慣該黨過去的作為而改變主意,而新民主黨的支持者(哪怕是工會成員),會不會深信“先要有錢才能談福利”而轉支持自由黨,也值得注意。

對這兩群“死忠者”,我沒什麼好說,只能拿前頭那則小說來互相打氣,如果你真的覺得原來支持的對象有問題,就放膽轉彎,才能讓民主政治──讓人民作主,讓政府真正成為人民的政府的理想成為現實。

如果被看成某黨的票倉,如列治文之於自由黨,溫東之於新民主黨……,那麼這兩區的選民就像小說中的理髮師,優柔寡斷的結果,只能落得一輩子註定被摸頭,只敢躲在暗處偷罵,不敢拿行動表達意見的可悲下場,也只能眼睜睜看著獨裁者慢悠悠的走出你的門口,還不忘丟個一元銅板來羞辱你。

記住!你手中的選票,就是那把鋒利的剃刀,5月9日,你不是被摸頭的子民,而是大權在握的選民,只有你可以決定,誰上誰下,千萬珍惜。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9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