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掃地的詩人──陸游@陳慧文

2017/4/22  
  
本站分類:藝文

愛掃地的詩人──陸游@陳慧文

http://www.merit-times.com.tw/NewsPage.aspx?Unid=460742

(人間福報副刊,2017.2.7編輯改題為〈陸游愛掃地〉

 

我幾乎每天掃地,在家掃地、上班掃地。每說到這,聽者十之八九會向我推薦起家庭幫傭、掃地機器人云云,而我必會再補充一句:「我喜歡掃地。」掃地不僅讓環境煥然一新,更是有益身心的適度運動,有時間、有精神、有心情、有體力掃地,是值得感恩的,「此事固當有福」,何須假手他人他物呢?

近日讀古典詩詞,意外發現被稱為「南宋詩人之冠」的陸游,直可有一美稱——「中國文學史上熱愛掃地第一人」。他的其詩作經常提及掃地,最經典的一篇是〈冬日齋中即事〉:

一帚常在傍,有暇即掃地;既省課童奴,亦以平血氣。

按摩與導引,雖善亦多事;不如掃地法,延年直差易。

掃地能平心靜氣、舒筋活骨,而且方便易行,是延年益壽的良方,所以陸游及至老年,仍親力親為:「我雖迫耄期,勤慎亦在習。掃地拂几硯,何遽力弗給」(〈幽居即事〉);掃地是輕度運動,年長或病弱之人也大多能勝任,陸游在病中仍掃地,輔以清淡的蔬食,不久便不藥而癒:「燒香掃地病良已,飲水飯蔬身頓輕」(〈山中作〉);掃地不僅強身健體,還能怡情養性:「海山縹緲斸雲痀,掃地焚香悅性靈」(〈山居戲題〉);甚至還有助詩興:「莫道齋中閒無事,焚香掃地又詩成」(〈齋中閒詠〉)。

陸游一年四季掃地不輟,而且各有情調:春光明媚時,將庭園打掃清潔後,更能享受宜人的春色:「掃地垂簾坐草亭,東風吹頰醉初醒」(〈草亭獨坐〉);炎炎夏日,除了以冷泉漱口消暑外,掃地除去多餘的雜物,更令人神清氣爽:「掃地長物空,漱泉齒頰冷」(〈清暑〉);霜氣凜冽的秋天,最愉快的就是將書齋打掃乾淨,點一支馨香,品味獨處的寧靜:「九月都門凜欲霜,羸軀恩免立鵷行……陋巷閉門常謝客,高齋掃地獨焚香」(〈九月初作〉);初冬的寒氣令人精神抖擻,掃起地來更是興致不減、樂此不疲:「掃地燒香興未闌,一年佳處是初寒」(〈初寒再告有感〉)。

佛家把掃地視為修行,有首偈語云:「掃地掃地掃心地,心地不掃空掃地。人人若把心地掃,烏雲煩惱皆遠離。」掃地不能著急躁進、不宜過度使力,否則必定飛塵撲面、灰頭土臉。放慢腳步、調整呼吸,有規律、有節制,一帚一帚地掃著,不知不覺間活動了全身的肌肉,清除了周遭的穢亂,胸中塊壘彷彿也跟著一掃而空,最後,地面纖塵不染、明亮如鏡;心境也了無罣礙,舒朗開闊。

掃地是文人雅士的閒情逸趣,是現代人身心靈的瑜珈,好處多得說也說不盡,大家不妨效法陸游:「一帚常在傍,有暇即掃地」吧!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