蠶絲繭(一)

2017/4/17  
  
本站分類:創作

蠶絲繭(一)

將身上的衣服財物放進接收處人員準備的紙盒裡,接受全身檢查之後,我就穿上略大的橙色,一件式的拘留所囚衣。

這是我第二次穿上這囚衣――也沒有想過自己有機會再穿上這囚衣。

在獄警的指示之下,我到另一個櫃檯領取床墊、被舖、毛巾、替換衫褲、肥皂、牙刷、牙膏等日用品。

「跟我來。」

獄警領我到獨立囚室的一翼。這兒是一日二十四小時燈火通明――最主要的原因是方便獄警管理。但凡囚犯之間發生甚麼事情,或是自殘,獄警都可以迅速進來控制場面。

拘留所關押兩種犯人:一種是已被定罪,刑期少於一年的犯人。另一種是等待上法庭應訊的犯人。

而現在,我屬於第二種犯人。

「由於你屬於高危犯人,所以安排你獨立囚禁。每日有一小時活動時間,每兩日洗澡一次。每星期有人到來收集衣物去清洗。現在你是待審犯人,所以你可以在指定時間之內與你的代表律師見面。清楚沒有?」

「完全清楚,長官!」我站直道。

獄警按著通訊機:「將二三七號關上。」

機動閘門就徐徐關上。

我先將床墊放在床上,舖上床單;然後將其他的東西放在床尾的塑膠箱裡。我漫不經意望上鐵窗:今晚是月圓,所以可以在月光的照明之下見到雲霞的輪廓,令人可以放鬆下來。

此時,我才感到積聚在身上的疲累。

今天和昨晚,我到底睡了多少?

昨晚倩雲在下塌的小酒店之中出事,我費了一點氣力將她從那那酒店房間拉出來。回到房間,我需要好些時間才能安撫她入睡。我一直都是坐在旁邊守護著――我也許睡了一會,不過不到兩三個小時就醒來。之後我沖泡酒店提供的咖啡,將所有的咖啡喝掉。

雖然我已經決定會回去監獄,將倩雲交給獄長先生及自首,卻萬想不到會如此節外生枝!

我很懊惱――絕對不是為了自己身處的境況。

而是懊惱自己令倩雲遇上她不應該遇上的不幸!

昨晚,她表面上睡得十分熟。可是我擔心她內裡惡夢連連,沒有安寧。

即使獄長先生說要一槍將我打死,我不會有怨言。

這是我應得的。

我癱坐在床上,用手揉著臉上每條肌肉,重重地呼出一口氣去放鬆自己。

倩雲已經回到她父親的身旁,我的重擔應該要卸下來。只是這一分懊惱在我的心口上加上重量――令我仍有忐忑。

眼瞼越來越沉重,我也不得不向睡魔投降。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