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家界的自費遊(小說)

2017/4/16  
  
本站分類:旅遊

張家界的自費遊(小說)

      經過幾個月的經營,店面算是贏利了,為了慶祝一番,阿拓、徐改革決定去旅遊,他們便相約了好朋友鄭曉宏 、崔堯 、胡麗慧於5月14日前往湖南了。

      這一次他們都是臥鋪,沒想到阿拓並沒有去欣賞沿途上的風景,上火車後很快就入睡了。

      也是他們選擇了在“五一”勞動節之後,因此出門旅行的人不多,他們不用再去看“人山人海”的風景了。阿拓也喜歡這樣子的一種恬靜式的出遊!

      第二天上午他們便來到了長沙市,不過,他們並沒有決定馬上去張家界,而是在橘子洲頭那邊轉了。阿拓發現,這裡後來經過擴建,真的是顯得很像是一片皇家的園林。

      中午之後,他們便建議去韶山。

      韶山離橘子洲有幾個小時的路程,他們去韶山也是去看毛澤東的故居的。

      雖然是在下午了,但是裡面的小學生還是很多。

      阿拓、徐改革、鄭曉宏 、崔堯 、胡麗慧來瞻仰著這位偉人的風采,發現真是人傑地靈。

      在韶山,會有很多人把毛澤東奉為他們的“神”。還有,裡面的每一個餐館雖然都掛著很多年前上小學時的那些頭像,阿拓也覺得看習慣了。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阿拓發現這邊的菜肴幾乎每一道裡面都放上了辣味,且每一道菜裡的辣味有所不同。

      好在這次阿拓沒有因為吃辣臉上長痘痘,他反而吃得津津有味,不過,這時候胡麗慧卻受不了了,她被辣哭了,阿拓、徐改革、鄭曉宏 、崔堯只好哈哈笑她,胡麗慧又只好臉上露出了笑容。

      等他們吃飽喝足後,也已經是夜幕拉下來了,他們便坐車回到了長沙市。他們住的酒店雖然高級,但是這邊的每天的價格卻不貴,怪不得商場上老道的徐改革建議要回到長沙市而不願意待在韶山的風景區住一晚上。阿拓後來想明白了,一是風景區旅店裡的價格貴一些,二是不方便他們第二天去張家界。

      在長沙,有直達張家界的公車,不過,他們還是跟隨著旅行團。

      在上了那個專門用來旅遊的車之後,講解員開始又在那裡喊著注意的事項了,並且詳細地介紹著張家界。

      阿拓第一次才得知,原來湖南的女子叫湘妹子,還有,之前那裡的土司特別盛行。

      在車駛進張家界地區的時候,阿拓便發現這裡的山與眾不同,因為他們都需要抬頭才能看到山頂。這裡的山顯得一個個都很巍峨,車就在彎彎曲曲的馬路上盤旋著。

      而且阿拓發現張家界的天真的好藍,可能是已經見慣了北京的霧霾天氣,所以,阿拓特別喜歡這樣子的天空,以至於他的心胸開闊極了。

      阿拓清醒地記得他們進入了一個叫武陵源的風景區,當到達旅店的時候,已經是吃午飯的時間了,阿拓、徐改革、鄭曉宏 、崔堯 、胡麗慧只好跟著團吃了便飯。他們本來打算今天去爬山的,但導遊說:“您們下午就在這邊歇息一下,明天才有一天的精力爬山。”

      阿拓、徐改革、鄭曉宏 、崔堯 、胡麗慧五個人只好回答了旅店裡。

      阿拓和徐改革住的是一個雙人間的房子,阿拓打開窗戶,發現前面和其他處的風景還是沒有多大的差別,無非是小賣鋪一個又一個,他們都是賣當地的特產的,有吃的、穿的、用的。

      阿拓才發現這裡的苗族人很多啊,因為店裡賣的大部分都是苗族的傳統物品,不過,老闆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漢人,而且他們打扮得也不像苗人,除非他們穿上苗族的衣服,阿拓才能一眼看出。

      阿拓選來選去到最後也沒有買什麼東西,只是和徐改革、鄭曉宏 、崔堯 、胡麗慧在街上轉著。

      阿拓發現這裡的人遇見男子時都會叫他們“阿哥”,遇到女子時都會叫她們“阿妹”,阿拓感覺這種稱謂真的好親切。他才發現,原來苗族是那麼地熱情,有親切感。

      到傍晚的時候,阿拓、徐改革、鄭曉宏 、崔堯 、胡麗慧進了一家餐館,雖然點的並不是當地的特產,但也有一些湖南的小菜,他們五個人就一邊吃一邊聊著心得。

      然後,他們又在這個陌生的武陵源風景區轉著,不知什麼時候他們過了一座石拱橋,又來到了一片繁華的地方。此時,已經是華燈耀眼,這附近真的很熱鬧啊!

      在露天廣場上,有的人吹拉彈唱,有的人在三區成群,有的人在附近的店鋪裡選購著所需的紀念品。

       他們又走了一段時間,遇到了一個唱歌的地方,由於是天黑,加上阿拓又沒有留意,所以他不知道是否是“卡拉ok”。但阿拓記得裡面的情形。裡面的人看樣子都是苗族人,因為他們的服裝都是少數民族的那種,而且連服務員也是清一色民族的服飾。

       他們五個人坐在一起,要了幾瓶清冽的酒,然後,一邊玩遊戲,一邊看著在一個小舞臺上有一些歌手在唱歌,當然,唱得也是少數民族的歌曲。阿拓聽說,當地的男子如果不會唱歌的話,是難以找到媳婦的。還有,如果一個女子對一個男子感興趣,她會走過去踩他的腳。

       阿拓很喜歡聽這種歌曲,還有他們的一個又一個節目。幾個小時後之後,崔堯 、胡麗慧有點醉了,她們倆便回去了。阿拓、徐改革、鄭曉宏依舊在那裡歡呼、呐喊。遇到自己特別感興趣的,徐改革還會吹口哨。當然,附近也是喝彩聲一片。看來,這裡的氣氛熱烈極了。雖然阿拓很少進過這種場合,可以說這是第二次,因為阿拓記得在北京的時候,有一個同事過生日,也進了這樣子的一種喧嘩的場所,當時阿拓震耳欲聾,就找一個清靜的角落等著了。但此時阿拓卻能忍了下來,他顯得很興奮,在那裡大叫著。

      苗族,無論是男子還是女子,他們的聲音都特別好聽,難怪阿拓聽說這裡的人都要會唱歌。

      在氣氛達到高潮的時候,阿拓、徐改革、鄭曉宏卻跑到上面也跳舞了。雖然不會,阿拓就那麼隨便地跳著,台下的人在不停地呐喊著、歡呼著。

      他們玩累的時候,就到旅店裡休息了。

      5月17日,這是他們跟隨旅遊團去爬山的那天。還在出發前,阿拓問導遊:“這裡是不是有一個叫‘桃花源記’的地方?”導遊說:“這裡不是陶淵明所說的那個武陵源!”阿拓才恍然大悟。

      當然,他們還是坐車來到山腳的。一下車,阿拓就看到,這裡的山真的是奇形怪狀又高得驚奇。

      果然,在景區裡,走在下面,山真是高大壯觀極了,有一點它們要從上面掉下來的感覺。

      他們來到了山上,山上所賣的一些飲用水、零食並不貴。

      他們被旅行團帶到了一個又一個山,阿拓站在山上往下俯覽,可以說真的看不到山底,連站在欄杆上拍照,阿拓都心驚膽戰,生怕會掉下去。

      還在他們在山的一處休息的時候,有一群韓國人,因為他們一說話就知道他們是哪國人了。阿拓雖然看的韓劇不多,也不知他們在嘰裡咕嚕說著什麼,但阿拓從他們的外在可以看出他們真的很幸福。

      下午,他們也走了一個花費了幾個小時的山道。導遊說,這些小道只能用腿走,因為這些小道特別窄,而且有的也會路過一些橋,橋下面便是流水,橋是木頭做的,所以不宜通車。

      在這一條長長的道上,阿拓還發現在身邊的樹上有時候會蹦跳出幾隻猴子,那些猴子不但沒有害怕來往的陌生人,反而問他們討要食物。阿拓就把一塊麵包遞給了一隻猴子,那只猴子可可愛了,它看了阿拓約莫十幾秒鐘,然後用手接過麵包,就攀緣到了樹藤上。阿拓還發現,這裡有的老猴子還背著小猴子。阿拓問導遊:“這裡的猴子是山裡的人養著的嗎?”導遊說:“它們是野生的,不過,這裡是禁止遊客喂它們食物的,不然它們就喪失了野生的活著的本領。”阿拓果然發現,那些在吃著樹上果實的猴子們,一旦發現有遊客在下面不停地撒食物,它們大部分的就會下來。接著,不知從哪裡又蹦跳出猴子,它們眼巴巴的,好像是乞討的樣子。怪不得不能讓它們依賴人類的東西,不然它們真的會喪失秉性。

      在這個彎彎曲曲的長道上,他們還看到了據說是1986播放的《西遊記》的場景。阿拓細細觀察了一番,果然像小時候看過的電視劇的那些畫面。當然,不知什麼人在附近還立了一個碑,生怕別人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阿拓才發現,這果然是當時拍西遊記的一個取景區。

      在快下山的時候,導遊說這裡還會有難得一見的雲海,但要是在下雨之後,阿拓便沒有機會見到這種場景。

      沒想到他們爬了一天的山,看過這個峰、那個峰,走過這條道、那條道。他們於5月18日,還是在張家界裡面。這一天上午,導遊帶他們到一個想要遊客買東西的地方。阿拓知道導遊是這片地方的合夥人,不過裡面的東西實在是太貴了,也沒有阿拓想要的。

      在下午,他們去看了黃龍洞,在這個潮濕的山洞裡,阿拓卻沒有感覺身上沾到一些水汽,雖然裡面有一些奇形怪狀的景點,如迷宮、天仙水、響水河、天柱街、龍宮,阿拓還是發現它們和書上描繪得有所不同。

      終於走出了黃龍洞,阿拓好像一下子又看到了光明。

      他們又轉悠了約莫一個小時,便乘車回到了長沙市。又吃了一頓晚飯,便去機場趕飛機。

      他們原來乘坐的是晚上22:30飛往北京的航班,誰知由於天氣不好,飛機晚班了,他們一直等到淩晨3:43才坐上飛機。

      在飛機上阿拓由於困倦就睡了。

      他還沒有睡足,飛機便飛到了北京首都國際機場。

       然後,他們打車回了家。

       回到租處後,阿拓還是感覺很困,就美美地補一覺。

       雖然有點累,但嘴上卻泛著笑容。

       這是阿拓唯一的一次去過張家界的經歷,讓他又多了一筆人生的體驗。

 

      本文選自本人2014年創作的小說《寫給中小學的成長教育》,是其73篇文章中的第68篇。

     《寫給中小學的成長教育》原名《給男孩的第一本成長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5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