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情散文】給微博網友的一封信

2017/3/23  
  
本站分類:藝文

【丁情散文】給微博網友的一封信

丁情20170323_150548.png

給「微博」網友的一封信

三十多年了!
紅塵中有很多關於古龍的書籍和傳聞,不管是真是假?是褒貶是八卦?
我從沒做過回應。
就算是我的好友在問,我也只是笑笑。
一語一世界,是真又如何?是假又怎樣?
褒貶一線間,喜又有何悅?怒又有何氣?
世間既已來一回,何妨瀟灑揮衣袖?
這是古龍的理念,所以我也不談他的「過往」。
直到前年(2015年)一次普通的回醫院看檢查報告,被告知中獎了…食道癌第三期,聽了之後,我楞了楞,沒有驚恐,只淡淡的應了一聲。
我太太強裝很樂觀的說,現在醫學很進步,癌症都有藥醫,一定治得好, 只是她的眼神,任何人都看得出害怕恐懼,和不知所措!
在接下來的醫療過程中,我就像個身外人般的接受任何治療,並不是我不怕死,我只是不相信自己得了癌症,一切都只是惡夢一場,醒了就没事了。
直到醫院的心理師過來,向我們解說有些狀況就算急救也是無效的,只有增加病人的痛苦,和家屬的煎熬,所以要我們簽署放棄急救的文件!
這時我終於明白,認清事實,我已經踏出步下人生舞台的第一步了,我距離死只有一線之隔而已。
但我卻沒有驚慌失措,哀嚎痛哭,我只是靜靜的看著一旁的太太,她滿臉絕望,神情哀痛的低頭啜泣!
她這個樣子,令我心痛了,我不懼死亡,卻擔心我太太……她要如何承受我死亡的時候?往後她怎麼過日子?
放棄急救的文件我沒有簽,因為我知道就算簽了,我太太也一定會要醫生儘力救我,那怕只多活一個小時,她也會做!
其實我也沒多餘的時間去思考要不要簽,很快的我就陷入昏迷,經過搶救後,送進加護病房,護士送來病危通知,要我太太簽收,並要她連絡其他家屬……
等我醒來,第一眼看見的是我太太和楊小姐,原來在我昏迷期間,我太太連絡了和我交情很深的知已楊鈞鈞。
她雙眼紅潤的望著我:「你醒了……」
我想回應,可是發不出聲音,她又說了些話,但我聽不清楚她在說什麼,因為我又陷入昏迷,逐漸模糊的視線裡,我只看見我老婆和她帶淚的笑容。
我再次醒來後,才知道自己在生死門前被「拉」了回來,在這段時間內,楊鈞鈞不但是我太太的精神支柱,更是不惜代價的只求我能「活」下去。
而在我治療期間,我太太也通知了我臉書的好友許德成先生,她告訴對方,我的病況,許德成二話不說的立即到醫院來探望我,除了祝福,他還說了好多有關網友對古龍的疑惑,須要我來解答。
古龍……
好熟悉,卻又很陌生的名字……
但這名字卻讓我心痛,痛得讓深埋內心的模糊記憶又甦醒了,同時也想起了我另一個許久未用的名字。
丁情……古龍……
回憶就像是一支強心針似的,讓我即將枯竭的生命,再次躍動了起來。
加上楊鈞鈞的支持幫忙,許德成的鼓勵祝福,和醫療團隊的治療,當然還有我太太不眠不休,細心,耐心的照顧下,我終於走出待了快一年的醫院,但沒有痊癒,還須定期回院追蹤治療。
這期間,許德成一直鼓勵我,並說我是最了解古龍的人,有很多疑惑,如果我不說出來,世人將永遠無法了解到「真正」的古龍。
適時我的好友「豐林文化」的主席施仁毅先生來電關心我的病情,同時提起了多年前我已動筆,卻一直未完成的小說「藍色湖泊中的刀」是否寫完了。
我苦笑了,心中想「不會完成的」,除了心境外,我的身體與「時間」可能也不夠了。
接著他忽然問我是否能寫一本「我的師父~古龍大俠」?
我回答可能沒辦法,因為身體不允許,他說我可以口述,他找人來寫。
在遲疑考慮裡,我想起了和古龍相處那段時間的種種事情,想起了古龍的「相知」,不嫌我是一名武夫俗人而接納我這個人,想起了古龍不惜心力的「調教」我,想起……
在我的人生中,古龍是我的「貴人」,我不但沒有回報他,甚至還「連累」了他,(有關「那一劍的風情」等小說的評析)
而我現在能做的,就只有寫出一些有關古龍不為人知的內心情感,一些有關古龍小說世界的江湖恩怨。
但我不想口述,我決定自己寫,因為口述沒有那份寫的「真實」與「感覺」,施仁毅先生立即來到台灣和我見面,他知道我的病況,要我別太累。
就這樣我開始寫「我的師父~古龍大俠」,只是我的身體真的不行,無法坐在電腦前寫,我只能半躺在床上,用手機一字一字的寫,寫個十分鐘,就撐不下去了,必須休息。
雖然很累,但心卻是熱的,因為古龍又在我心中「活過來」了,只是有多年未動筆,而又三十幾年前的事了,有些事都已交匯在一起,也有些模糊,所以寫起來文詞必定有些遲鈍,時空上也許有些錯亂。
不過卻一定是最「真實」的古龍!
(也是我用手機寫完成的第一本書)
*** ***
多年前我就想上「微博」和各位「交友」,但我是個三C白痴,連台灣的網站都不太會上,「臉書」也是前兩年才學會上的。
不過有個朋友勸我不要上「微博」,他委婉的說:大陸地廣人多,尤其近二十年來,進步神速,人才輩出,不同的聲音此發彼應的輝映著,你還是不要上。
我笑笑,我知道他說的是網友的「言論」,我連死都不怕,況且網友的批評是發自真情的,說的也是事實,「抄襲」擺在眼前,雖然「事出有因」,但不容狡辯。
所以我三番兩次的想上「微博」,始終沒有成功,直到昨晚我太太從朋友處學會上「微博」,回來教我上,終於成功的登錄「微博」。
懷著喜悅的心,在「微博」上遊覽,看著網友一篇篇的「評語」,我終於明白朋友不要我上「微博」的原因,我終於知道「怕」了!
經過人生三次的生死掙扎,都沒有讓我懂得「怕」,但「微博」上的評論,卻如西門吹雪的劍,一劍直刺我的內心!
死,不可怕,但心痛才可怕!
痛的不是網友的「言詞犀利」,而是句句真實!
縱然劍有雙鋒,事實未必是真相,但真相裡卻又有一半是事實,這才是我痛的原因。
「那一劍的風情」,「怒劍狂花」,「邊城刀聲」三部小說抄襲的原因,雖然在「我的師父~古龍大俠」中有稍微解釋了一下。
但古龍死後,我再寫的「西門無恨」,「流星前夕」,「殤之飛刀」等,還是有抄襲的,甚至「劍光中的魅影」,「小刀悲情」根本是直接翻抄過來,只是換個人名而已,這又何解呢?
無解!
只能說「近路走慣了」,就不太想走「正常」的路,當你忙著「別的事」(拍戲,花天酒地),沒空寫,而又必須寫時,你就會想起了「近路」。
一回生,二回熟的就走上了「近路」。
這是我「怕」,我「痛」的原因之一。
另外則是在「評論」我的同時,都會連帶提到古龍……「古龍的這個徒弟丁情…」,「古龍的眼光…」……
古龍這一生最大的「敗筆」,就是承認我這個「徒弟」!
他「無微不至」的照顧我,提攜我,讓我有幸的在古龍世界裡被注意到,但我回報的卻是「有辱師門」,敗壞他的俠名。
這才是我真正「怕」,真正「痛」的最大原因!
今天寫這篇文章,只是希望你們永遠將我與古龍劃分開來,我該接受的「評語」,我受之有理,這是我自己「走的路」,我該自己承受,與古龍無關。
古龍活著時,就已是個傳奇,希望他死後仍是個不敗的傳奇!
*** ***
不過「我的師父~古龍大俠」是我真心的寫出來的,雖然不及古龍一生的俠情,但多少已道出了他的無奈與「人在江湖,身不由已」的內心。
至於「藍色湖泊中的刀」一書,如果我還有那個「時間」,我將盡力完成,因為這是古龍最後的心願與構想。
此書中絕沒有抄襲的部份,完全是一個新的架構,是解開古龍生前留下的「圓月彎刀裡的魔教」,和「楚留香裡的麻衣教」起源,以及彼此之間關係的一本小說。
*** ***
這是我第一次赤裸裸的對「微博」上的網友做出的回應,從此我將走進我的「象牙塔」裡,不再「面對江湖」。

丁情 於2017年3月23日
有感而寫,非關病痛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21  回應:4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朱痕染跡璧有瑕    
朱痕染跡璧有瑕
老師加油,期待趕快看到新作品!
回應    0    0

陳明宇    
陳明宇
(轉交丁情大俠)丁大俠,您說的微博是新浪微博嗎?丁大哥不必介意風言風語,我身爲大陸人深有體會,沈默是金。
回應    0    0

陳明宇    
陳明宇
我2008年曾在網上讀過《藍色湖泊中的刀》前幾章,頗爲喜愛,可是後來文章杳然無蹤,現在丁大俠准備完成它,這實在是太好了。
回應    0    0

丁情    
丁情
謝謝各位的鼓勵和支持 「藍色湖泊中的刀」已和「豐林文化」談定了 大概五,六月在香港連載,然後再出版實體書
回應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