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散記〉之二:河內印象

2017/3/21  
  
本站分類:旅遊

〈越南散記〉之二:河內印象

●圖片說明:河內文廟偶遇拍合照的高中畢業生們,作者夫婦祖孫三代與她們合照。

雖然我是在越南誕生、一向在南方生活;對於北越河內、由於戰爭時期這個地名幾乎成了南越人民的禁忌?那可是敵人“越共”的首都。因此、從來沒想到去這個地方觀光?

幾十年來去過了美、歐、亞各大洲數不清的國家與地區;在我旅行規劃裡,河內卻不在采風地區的名單內。年初當小兒子明仁提出於二月中、將邀請父母帶同孫兒一起重遊故園時,意外驚喜中得悉行程竟然包括了河內。心想終能前往北越共軍老巢見識,河內究竟是如何的一座銅牆鐵壁的城市?越戰時、美軍B-52轟炸機日夜投彈,也無法將之摧毀?

二月十八日下午到達了久違的西貢新山一機場,始知首站是河內,步行去內航班機大樓轉機,於八時越航機平穩安降河內機場。接機司機經已在閘門外等候,協助將行李搬上小巴,便駛離機場。

夜色中但見公路並不寬敞,每邊只有三線車道、行車方向與澳洲相反,駕駛盤也在左方;約半句鐘後駛入紅河上燈光璀璨的隆邊大橋(Long Bien Bridge),不久到了彷似農村泥路的小巷,司機停車打手機,查問酒店所在?我們心中忐忑不安,星級大酒店怎會建在農村呢?

幸而未幾司機已查明,再前行不遠轉左,赫然現眼的果然是一棟宏偉壯觀的幾十層大酒店Elegant Suites輝煌的接待大堂燈火亮麗辦好入住手續,在十餘層房間內向外望,附近皆是低矮木屋,前方湖面燈火閃爍,原來酒店附近就是西湖呢!

翌晨早餐後,打的去聞名遐邇的還劍湖,適逢週日、湖的四周道路皆封鎖,讓市民拖男帶女在湖畔漫步玩耍。封鎖線外的市集,各式商鋪林立,人聲鼎沸、好不熱鬧。先陪兒子去換錢,只要是金店都能對換外幣,問了幾家、匯率有差距,成交時三千澳元換回五千餘萬越幣,每張面額五十萬、點錢機快速算了一百張,交給婉冰,令她一路上忐忑難安,她沒想到手提包內有五千萬現款?

我褲袋銀包內也有幾百萬呢,只要到了越南,人人都變成百萬或千萬富翁啦?每次付錢,對那麼大面額的紙幣,都要細看清楚,五十萬與兩萬的顏色尺寸相似,十萬與一萬也如此。打的上車咪錶顯示12,原來是少了三個零,一澳元對換了$17,400越幣,的士上車價$12,000,不到一澳元,只是六毛半而已。西貢去堤岸約七公里,一趟十餘萬,不到十澳元,可說便宜呢。

河內多湖泊,酒店所在的西湖最大、多為洋人住客;還劍湖(Ho Hoan Kiem)在市區繁華地,左方卻是較小的竹帛湖(Ho Truc Bach),也有譯為白竹湖?此外尚有天光湖、靈光湖以及大名頂頂的紅河。河上另一道大橋叫Chuong Duong Bridge,即章楊橋,橋上燈光閃爍顏彩鮮麗,為河內夜色增添無限美感。

還劍湖上不少泛舟遊人,明仁兩父子樂呵呵的租電動小艇遊湖兜風,我與老伴在湖畔與店主聊天,這位當年的解放軍退伍後去過歐洲與東歐,見識極廣,談笑風生,分手時竟有依依不捨之感。

in Lake Hoan Kiem at Ha Noi  21 Feb 2017.JPG
●心水與明仁、永良祖孫三 代合影於河內還劍湖畔。

繼續繞湖漫步,偶見湖畔有座玉山寺、適值午休不接待遊客,要下午二時半再開放;寺外對聯與及寺名仍保存中文,是到河內後首次見到方塊字,趕快叫兒子為我拍照存念。

翌日兒子要開會,十二歲的孫兒想參觀博物館,兩老陪他乘車前往,到達時望見胡志明陵寢排著極長的隊伍。購票時查問兒童是否優惠?沒想到她聽我一口流暢越語,就說越南人是不必購票,隨即斯下三張免費門劵給我。

去博物館也要排隊,長長的隊伍到達後,竟然是胡志明陵寢,只好隨緣入內,通道冷氣頗冷,拾級往下走、到達玻璃棺前,四名衛兵動也不動站崗,燈光照射著胡老五官;和相片所見的胡志明一樣,像安睡的老人家。匆匆一瞥即隨人潮往外移,到陵墓外前行就是博物館了。

胡志明博物館展出的都是這位被越南人民視為民族英雄、曾用化名阮愛國領導抗美成功的越南共產黨主席事蹟。其中有三部生前專用的汽車,中間是法國轎車Peugeot 404,是當年印支半島非富則貴者的名車。木屋是戰時叢林內住宿陳設,以及大量黑白相片,英、越文字說明拍照時間與地點,相片人物姓名。胡老巨大銅像屹立在展館二樓入口處,供參觀人士拍照。自然少不了各式抗美武器、包括AK47步槍、B40迫擊炮以及土製手榴彈等等。

廿二日是兒子生辰,他為自己放假一天;帶我們到城中最大地下商場Royal City 參觀,心想再大也大不過墨爾本我住家附件的Chadston Shopping Mall 吧?可是、到達後立被四周空曠宏偉建築所震撼。

in  out side of Royal Place Ha Noi  22 Feb 2017 with AJ.JPG
●河內最大地下商場,入口處宏偉長廊,作者夫婦與孫兒合影。

進入地下商場,才知道真是「天外有天」呢,Chadston 商場與之比對,是小巫見大巫了。兩邊林立各式店鋪中間通道,從這頭望去,無法盡見那方。再下一層也是同等的面積,因非週末與假期,顧客不多。九百餘萬人口城市,若無如此巨型商場,市民採購將成問題呢。

是夕幾位友好與職員在餐館為明仁慶生,享用傳統越式佳餚與喝333啤酒,歡鬧到深夜、人人微醉中始歡散。這是在河內最後一夜、翌日晨將飛去西貢了,心情澎湃,思潮起伏,幸藉酒精作祟始能安眠、、、、、、。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一日於墨爾本。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3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