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旅行?活著就別向束縛中死去。--《為何旅行--林鷺詩集》

2017/3/14  
  
本站分類:創作

為何旅行?活著就別向束縛中死去。--《為何旅行--林鷺詩集》

在蒙古國爬上草原高處的高處,極目草原之外還有草原的遼闊
在巴拿馬離島目睹中國移民後代身分認同上的困頓與無奈
在印度首都德里經歷絕對是這輩子在一天之內碰到最多的騙子
在達賴喇嘛流亡政府所在地的德蘭薩拉切身感受流亡藏族的身心焦慮

  走出世界不一定是愉悅的,悲喜交錯才足夠讓人思索短暫的一生。詩集收錄〈印北紀行〉、〈詩遊古巴〉、〈吟唱智利〉等篇章。空寂的沙漠與乾地、遼闊的草原和戈壁,以及那無邊的平原與海域。

  為何旅行?活著就別向束縛中死去。

立即訂購《為何旅行--林鷺詩集》

 

內容試閱

▍給索南措

絻著一個俐落的髮髻
妳的眼波流動清澈的寂寞
我們伸出手腕
收藏妳為我們祈福的紅絲帶
欠身讓妳為我們披上
如雪的哈達

親愛的索南措啊
妳窗外的山谷
就要開始瀰漫黃昏的薄霧
孩子從幼兒園接回以後
母女又將一起溫習
男主人掛在牆壁上的笑容

我們就要繼續面對
另一段漫長旅途的征戰
離開這沒有魚的世界
懷念從妳的聲音
漂流出的
對於海湖嚮往的信息

妳說你們因為相遇
所以選擇分離
我說我們因為錯過
所以偶然相遇
流浪的雪山獅子旗
用預約希望與幸福的承諾
裝飾妳空白的那面牆壁

親愛的索南措啊
妳說妳對於愛情的承諾
不能回頭
回頭將是一輩子的分離
令人不安的是
必須等待無法計數的雨季
               寫於2011.8
               刊於《笠》第285期,頁15-16

附記: 2011年5月在印北圖博流亡政府所在地德蘭薩拉擁擠的公車上,因為錯過一班回旅館的車班,認識了公車鄰座一個來自中國四川的單親藏族媽媽。她抱著約莫兩歲多,發燒中的虛胖小女兒,剛看過醫生,正要回山谷下的租所。接下來幾天,我聽著她的故事,知道她翻越喜瑪拉雅山逃到此地的先生正在英國打黑工,打算取得居留權以後,把她們母女接去團圓。只不過,這個承諾的等待卻無法預測何年何月何日才能實現。她無奈地說,先生告訴她,無論如何都不能帶著孩子回中國,否則他們一家人將永無團聚的一天。


------


▍青年Thakur

邊境的旅行開啟了奇妙的機緣
你是我前世的兒子嗎
我們可曾相約在Amritsar相見
短短幾天
熟悉勝過數十年

你說你的專長是咖啡和水煙
我端詳你的眼神
竟然有我生命裡的浪漫
爽朗的笑聲絲毫也沒有雜染
擁著我的肩
牽住我的手
左一聲Mama
右一聲Mama
我們一起走在
沙塵暴來襲的Amritsar街道
黃昏的樹看起來格外蒼老
我怎能不憐惜你
年輕又無比成熟的風霜

你是我前世的兒子嗎
陪我在Amritsar臥病的床榻
離開以後
竟然成為一個母親日夜的牽掛
               寫於2011.8
               刊於《笠》第285期,頁16-17

附記: 2011年5月下旬我與兒子自助旅行到北印度錫克教的勝地阿姆利澤(Amritsar)由當地青年Thakur陪伴到邊界。出以後來,口渴難耐,可能因此誤飲小販叫賣的不合格瓶裝水,半夜上吐下瀉,小兒甚至渾身打寒顫。兩人臥病旅館,過了甚為驚恐的幾天,發現從台灣預先準備的藥物,到了印度竟然完全失靈,幸虧有Thakur的殷勤看顧,請來他眼科醫生父親的內科醫生朋友前來旅館看診,才得痊癒,繼續未竟的旅程。


------


▍邊界的語言

誰說這是一個男尊女卑的世界
她受傷的左臂正好測試一個男人的溫柔
熱浪的指數衝湧面向黃昏的旁遮普省
激情的人群走升了印巴衝突不斷的耳聞
面對東印度來的機師
他正溫柔地用手帕拭去妻腋下的汗珠

邊界的鐵絲網纏繞著荒地上的水泥柱
一如支撐起她手臂纏繞著的白紗布

這確實是一個男女十分不平等的世界
突然被分排分坐地隔離開來
讓陌生的手掌交換起不被沖散的默契
她是東印度來的小學老師
我小心地拾起從頸項垂下的長紗巾
為她拭除抵擋慌亂濕透手掌心的汗珠
               寫於2011.8
               刊於《笠》第286期,頁21

附記: 難忘一起共乘小巴士前往邊界的印度國內線機師夫婦。溫柔的先生帶著太太來印北看手傷,卻敢於擠身在可怕的人群當中,準備參觀印巴兩國有名又有趣的降旗儀式。進場前男女分走的人流,讓我們被迫在慌亂的人群中找不到自己的旅伴,兩人靠著緊握彼此的友誼之手,得以安全回程,過程因為某種友誼的默契留下難忘的記憶。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12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