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城之戀(小說)

2017/1/20  
  
本站分類:藝文

長城之戀(小說)

      長城內外,唯餘茫茫,如花的模樣、清水般的目光,是誰,甕城讓他禁不住怦然心動?

      你看她,腰如束素、齒如含貝、眉如翠羽、肌如白雪,淩波微步、百媚頻生。他神魂顛倒,對於他來說,她幾乎成了他的全部。

      她叫涼子,東京大學的天仙子,只那麼擦肩而過,便永成了甜美的記憶。涼子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陷進去,他含詞未吐、氣若幽蘭、怒而若笑、視而有情,從現在開始,就忘不了他,珍藏在心底不斷溫習她那溫潤如玉、天質自然的白馬王子。

      拓也見妹妹像是墜入了愛河,向她使眼色,涼子滿臉通紅,眼簾垂得低低的,竟不好意思了。

      拓也嘿嘿而笑,欣欣然回首,烽火臺西裝革履、眉清目秀的男兒正投來火辣辣的熱情,拓也明白了三分,毛遂自薦地月老牽線。涼子暗自竊喜,羞答答地捂嘴兒跑去獨自賞雪去了。

      拓也和他直言不諱、慢條斯理,涼子聽得明白,心頭放心,還不時地回轉過頭來望一望。

      那遠方,一道兒白,一道兒暗黃,看看這兒,更美的是山的肌膚,冬天的八達嶺長城好美呀!涼子拊掌,笑容從她的臉上展現出來,兩片薄薄的小嘴唇在笑,疏疏的眉毛和細細的眼睛在笑,腮上兩個陷得很深的酒窩也在笑。

      他們協商好了,馬克沁餐廳約會。那天,當月兒高高地掛在樹梢,鶴和鴻雁高高地飛過天空,他戴一副墨鏡,一身名牌,而她一件毛料帶翻邊的夾襖,腳上踩著靴子,脖子上圍著圍巾,臉上化著淡妝,馬克沁餐廳聊得不亦悅乎。

      她問他,是否會為了她遠涉重洋到東京,他一怔,乾澀的笑容裡隱匿著一絲無可奈何。她知道,他是北漂者,北京不過是他暫時的棲息地,而東京,如果他和她琴瑟相合的話,將是他美好的家園。

      他低著頭,難為情;她說,為了愛情,她可以放棄名譽地位,用一生去說 :“我愛你!”既然這樣,他問她,是否為了他棲息在北京,她答應了,他笑了。

      她告訴了哥哥,哥哥大驚失色,她心意已決。哥哥找到他,要求他如果他愛他妹妹的話就跟隨著他們回東京。

      聽到他們大吵,她傷心地哭了,而自己又是那麼地深愛著他,她和他留在了北京。

      哥哥氣不打一處來,和他火拼。然後,他和涼子不見了。哥哥乾著急,報了警,只是始終他倆無音訊。

      她說,要和他步入婚姻的殿堂,他徵求了父母的意見,父母同意了,他和她興高采烈地去登記。然而,民政部門,他倆被拓也一夥人團團圍住。為什麼相愛的人不能在一起?不是讓他們分開,只要他答應去東京一切完美。

      他很倔強,拓也一夥人蜂擁而上,他“殺出一條路”攜帶著她風馳電掣地消失在街頭。

      好久都沒有他倆的消息了,拓也開始後悔不迭。

      有人說,在五棵松見到了他倆,拓也如枯木逢春,只是趕到時,他倆已經提前退房了。

      為什麼總是躲著呢?拓也很鬱悶。

      然而,他倆好夢總是霧裡花水中月,當他們再次來到長城時,恰巧又遇到了拓也。他和拓也一幫仍是廝鬥,最終他倆寧願跳下懸崖,也不希求拓也的憐憫。

      到七月十五鵲橋相會之夜,兩家人長城內外都找遍了,只是仍沒有他們的蹤跡。他們看到有一朵碩大的百合,然後,是一對蝴蝶,落到水裡,是一對鴛鴦,一撲棱就不見了,他們更迷惑了!

      北京發生如此大的怪事,大家都很稀奇,就在大夥一籌莫展的時候,有人冷笑著走來,是他,不知和他的家人稀裡糊塗說了些什麼話就走了。然後,涼子也來了,明年春暖花開之日,如果有緣,當初第一次相遇的那個甕城他們交換愛的戒指。

      大家如夢初醒,轉眼他倆已不見了。

      拓也心亂如麻,茫茫的飛機上,他要回東京了,想起妹妹涼子的點點滴滴,仍是禁不住牽腸掛肚。可能涼子已不在這個人世了,他安慰自己!

      一天,拓也接到了一份來自北京的喜宴請帖,署名是他,只是不知新娘花落誰家。拓也怒火中燒,一定要教訓這個負心漢!

      就在拓也火速地趕到北京時,迎接他的是涼子而不是他最想抽的那個人。涼子掛著兩行淚珠玲瓏,拓也以為涼子受到了多麼大的委屈,更是憤憤不平。涼子說她和他已經不可能了,不是他移情別戀,而是他躺在了雲端,他悄悄地安息了。為了涼子,他忍受了五百年的期盼、五百年的風吹雨打,才能在長城相見。他把他最好的時光都給了涼子,這也是涼子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刻。

      他走後,涼子不願意再讓他等一千年,今生的緣何必來生再續?所以,涼子毅然決定了,挽住已故他的手結為連理。

      拓也一聽,既痛惡、又悔恨。

      當他們見到他的靈柩時,他是那麼地安詳,像是活著一樣。

      就在那一天,涼子穿上了新婚的盛裝,長城內外亮麗一片。當涼子扶住他走過不到半個鐘頭時,他搖搖腦袋、伸伸手指,竟活了。

      就像鬼門關裡走了一遭,也像是睡了一覺。在他瞑目的那些日子裡,他沒有暴打閻王要還陽,沒有衝撞天庭,而是深深地在反思著自己的過失,他才知道,他應該成為一個什麼樣子的人。

      他馬上抱起涼子,長城最高的山頭當眾向她宣讀了愛的誓言!

      眾人無不啜泣。

      後來,他成了亞洲耀眼的明星,就算有很多人再追求他,他只愛涼子一人。雖然簡單但快樂,雖然不是很有錢但知足。他還是像當初青春燦爛的笑,連拓也都遲疑,他怎麼像換了一個人似的?

      原來,他曾經在冥界脫胎換骨,脫去人世間的浮躁和寂寥,還有一切橫眉冷對、黑心眼兒。現在,他對涼子一家人很好,拓也也很感動。

      轉眼,當日子黑了下來的時候,他們都化為了雲煙。

      不知多少年之後,當他們再次環遊人間,所有的一切已死去,只有他們倆還在。這樣的世界多無聊!

      若是上天還憐憫這段感情,億萬年後,他們還相攙相攜。

      “啪!”有人打了他一耳光,他一睜眼,是一位老太太正沖著自己笑呢。老太太說:“小夥子們都去爭著去一睹女神的風采了,你為什麼不去呢?難道要看我這個老太婆不成!”

      他抹了一鼻子灰,撲打身上的泥土和花瓣,尾隨著人群。

      人山人海,各路精英薈萃。他想看到最精彩的出場,但是人潮擁擠,他根本無法看清楚臺上的表演。就在他決定打退堂鼓的時候,他踩在了一個人的腳上。那個人“嗷嗷嗷”地叫著,不是別人,正是拓也。

      拓也好像還認識他,陰沉的臉馬上堆起笑容。

      待到最後一刻,“真命女神”出場的時候,全場鴉雀無聲。他一眼就認出了她,她是涼子。他按耐住心中的悸動,這些年來,涼子一直在等待著一個人。

      最終在拓也的起哄下,眾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這裡。他不好意思地上了台!

      沒想到都這麼多年過去了,當初的溫純還在,看來應該珍惜現在!

      從此,他更加珍惜每一個日子,因為這樣人生不會老。

      “嘩啦啦”,他被驚醒了,老婆在炒著飯菜,讓他幫忙呢!三歲的孩子也圍繞著他團團轉。

      他又高興地去溫馨這一份美好······

 

 

      【本文改寫自本人2008年10~11月創作的一部小說的第68章,在2005~2008年本人創作的散文選集《會有天使替我守護你》中,你並看不到同出自於這部小說的“回憶外婆”等,後來這部小說被打碎了,“回憶外婆”也原文不動地被收錄在2005~2008年創作的散文精選集《又是一年花開時》的第23篇,這部小說中的其他文章留待以後若有機緣或潤色或改寫或原文不動地與您再次碰面!】2.jpg

 

        如果覺得本文對您有用,請轉發。您的支持將鼓勵我繼續創作!

      郵箱:shigewangguo@163.com

      個人微信公眾號名稱:作家周成功子阳佳乐

      (二維碼如下)

5.jpg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46  回應:2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Steve    
Steve
乍看以為是 胡娜的故事。(1982年,胡娜以中國國家代表隊身份,參加在美國加州舉辦的聯合會盃,第一輪中國打敗日本,第二輪對陣德國當天,胡娜失蹤離隊,中國代表隊遍尋不著,當天比賽中國敗給了德國代表隊。)
回應    1    0
小咖(子陽、佳樂)    
小咖(子陽、佳樂)
嗯,谢谢,这个是原创的小说和胡娜没有关系。新年了,愿您一切更好!😝
回應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