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日騎士》24.歸鄉

2016/12/31  
  
本站分類:創作

《逐日騎士》24.歸鄉

24. 歸鄉

「這就是那個孩子嗎?」

蘇羅蜷縮在一張椅子上,抱著膝蓋一動也不動。這是他的房間,至少墨席尼大師是這麼告訴他。在他們決定好他的未來之前,他都可以一直待在這個房間。平心而論,這是一個很漂亮的房間,白色的石材堆成窗拱和牆壁,大而紅的漂亮木頭架成遮陽的屋頂。向外望去,青翠的草地和金色的沙子鋪在庭院裡,再一路往遠方的山脈延伸。這是一個漂亮的地方,就算蘇羅不喜歡也必須承認這裡的美。

「拉普,我們得先把事情說清楚。我不能就讓你這麼進去,質問他蔚城發生過的事。那對他的打擊太大了。」

房外的談話聲傳進蘇羅耳裡,似乎是和他有關的內容。

「請你諒解,我的朋友。我承受極大的壓力,蔚城事件鬧大之後,所有人都急著跟我討一個交代,如果我不能盡快整理出一套說詞,騎士團還要承受多少難堪的攻擊?」

他想必就是要前來處罰蘇羅的大伽業了。蘇羅縮起身體,皺著臉忍住眼淚。他們來了。

「你要的說詞和這個無辜的孩子無關,我的說詞和他的一樣可信。」

「你要講講道理,壓下睺鏑力的身分已經非常不容易了,如果讓四大國知道我的徒弟也涉入其中的話,騎士團就真的完了。」

「我們是正直的人,不該躲避責任。」墨席尼的聲音和他的劍一樣剛強。「如果這是必經之路,那我義無反顧。」

大伽業重重嘆了口氣。「有時候我真不知道拿你的死腦筋怎麼辦。說到底錯還是在我身上,是我把你教成這個樣子。說吧,你想告訴我什麼?」

「會騙人的不只是瑟隆王,還有他的女兒。如果我的推斷無誤,瑟隆佳佳從一開始就掌握了關鍵的論文。」墨席尼說。

「這麼說來,她也不是全盤相信瑟隆王。」

「倒不如說她把母親留下的論文當成母親的一部份,是專屬於她與母親的連結。依莉絲想必用了某種方法,把東西藏在牙門山別墅,讓這世上除了她女兒之外,誰也沒有辦法找出她埋藏的寶藏。」墨席尼說:「這也是為什麼,瑟隆佳佳會這麼執著要找出依莉絲,非獲得她的肯首不可。這不只是她與鏑力,還有女兒與母親,甚至是老師與徒弟。依莉絲對她而言太重要,她必須親眼見到她本人,否則無法坦然走下去。」

大伽業的嘆氣聲重得像一陣挾帶雨霧的風,帶著悲憐的水氣。

「你對她的研究也太深刻了。」

「大伽業原諒我。」

「沒什麼原諒不原諒的,要不是看你走這一遭,我還以為——唉,算了,都過去了,多說無益。不過你的研究多少也幫上了忙,你們帶回來的東西,加上夏美娜的研究,也許我能想辦法用來應付聖白殿和日濟會,叫他們收斂爪牙。」

「騎士團一定能度過難關。」

「既然說到騎士團,你又打算怎麼處置那個夜境男孩?」

蘇羅把自己抱得更緊一點。

「如果大伽業允許,我願意收他為徒。」

「什麼?」

不只是大伽業,連蘇羅也嚇了一大跳。他有聽錯嗎?

「我辜負了瑟隆佳佳與睺鏑力,替他們照顧這個孩子是我唯一能做的。我看得出他有一顆堅強的心,假以時日,一定會是令騎士團驕傲的成員。」

大伽業沉默了良久才開口說:「我們先進去看看那個孩子吧!」

兩名騎士一前一後穿過敞開的們,走在前方佇著拐杖的灰髮老人,就是當今羯摩騎士的領導人。和嚴肅挺拔的墨席尼相比,這個依然保有結實身材的老人,更多了幾分柔韌的氣質。蘇羅可以理解為什麼這個老人能成為墨席尼的老師。他們身上乾淨柔軟的衣褲相當樸素,和騎士的形象格格不入。

「你就是蘇羅嗎?」大伽業走到蘇羅面前,墨席尼搬來一張高腳凳讓他坐下。

「安奈小姐呢?」蘇羅忍不住脫口而出。「安奈小姐去哪裡了?」

拉普大伽業眨眨眼睛,露出微笑。「果然,和墨席尼說的一模一樣。放心,安奈現在安全了。騎士團替她安排了新身分,她能在福波愛蘭鄉下,重新開始新的生活。」

「那就好。」蘇羅點點頭,又趕緊補上一句。「謝謝您,顯陞。」

「不習慣福波話嗎?」

蘇羅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好繼續點頭。

「墨席尼說過你的事了,我聽說你非常渴望成為一個騎士。」

蘇羅不知道該不該假裝沒聽見剛才的對話。他還是希望成為騎士,如果當不了騎士,他也不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

「成為騎士,意味著責任與學習。我們會派最好的老師,盡所能教導你應知的一切,並且期望你達成凡人眼中不可能的任務。這會是一條艱苦的路,你有自信克服嗎?」大伽業又問。

「我會去做。」蘇羅說:「如果騎士團還願意給我機會,我會去做。我、我想學習,我不知道如果我不繼續學習,我又該、又該……」

他說不出話,繞過大伽業的肩膀,他能看見墨席尼的臉。那是一個心碎的男人,痛苦、壓抑、軟弱,完全不像他平常偽裝的那般堅強。他把視線別開望著窗外,沒預料到陽光會出賣他真實的臉孔。他在夜境待得太久了,也染上自己口中的軟弱。

如果不是這個故作堅強的男人和睺鏑力聯手,欺騙了蘇羅的忠誠,也許佳佳也不會孤注一擲,走上絕路。都是他,為什麼他不願意承認自己無能為力?為什麼他不要放棄一切,直接把佳佳帶走?

「我想成為騎士。」蘇羅說:「我會用上我全力學習,成為一個匹配——不,比您的期望更好的騎士。」

「真是令人印象深刻。」溫和的大伽業伸出左手。「你有個後盾替你背書,現在握住我的手,說你願意成為騎士團的一員,終生為其目標奉獻。」

「我願成為騎士團的一員,終生為其目標奉獻。」蘇羅不假思索,伸出左手緊緊握住大伽業的手掌。大伽業反握住他的手,輕輕在空中晃了一下才放開。

「既然如此——墨席尼,吾友吾徒,我把這個年輕人交給你了。別令我失望。」

「你知道我不曾令你失望。」墨席尼說。

「你是最優秀的,希望你徒弟亦然。我還有公務在身,就不打擾你們了。訓練課程有其他需求,直接和麥邱事務官說一聲。你們狀況特殊,我會先打聲招呼,要他優先處理。」

「萬分感謝,請讓我送你出去。」

大伽業沒有拒絕,讓墨席尼攙扶自己起身,撐著拐杖慢慢踱出房間。不知道為什麼,看著這個老人的背影,蘇羅感覺自己剛才犯了一件十惡不赦的重罪。可是正因為如此,罪惡的火燒著他的心,他又重新找回了方向與動力。也許還很模糊,但是他會依循這個方向繼續走下去,將一個不合格的騙子偽裝成騎士。

然後等待。

 

 

「大人,我不懂您這麼做的用意,這對局勢一點幫助也沒有。」

「覓奇是街頭老鼠,和養在籠子裡的溫馴狗崽可不一樣。唉,他抱著我哭得唏哩嘩啦,我就該知道有問題了。也許他早在手掌復原之前,就已經想好該怎麼逃跑了。」

「大人認為他比我們早知道這個消息?」

「如果他這兩輪日晷的時間都躺在床上乖乖養傷,才真的會嚇破我的膽子。關於你的學生和教職員的損失,還請你幫忙處理。我現在必須趕快追上他,以免他把自己淹死在暴風洋的哪座礁岩下。」

「大人好不容易復活,不能再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我們需要你,眾議王就快復辟成功了,到時候羯摩騎士團將被逼出福波愛蘭,日濟會的勢力再次擴張。寧國併吞闐國的消息甚囂塵上,戰爭正在醞釀。現在世界正亂,需要您的智慧幫助我們走出困境呀!」

「我向來不是個有智慧的人。智慧是拉普和墨席尼的專長,我只是他們的跟班而已。抱歉,對我來說,一個能夠囑託未來的孩子,要比一群半死的老人爭權奪利重要多了。」

「這——」

「我看得出來你是個好人,葉沙赫。但像我們這樣見識愈多的人,愈有可能碰上盲點而不自知。我以前也像你一樣,急著遂行我的野心,卻忘了墨席尼和佳佳的期待。」

「唉……」

「別嘆氣,有些苦苦在心頭,有些路走過了才知窮途。讀懂這句話,你很快就能釋懷了。」

「大人的智慧是我不能企及的目標。您是對的,這是我們的困境,不該奢望你或是那個孩子,出面幫我們承擔一切。這件事我們從頭到尾,都錯得一塌糊塗,還因而賠上了同志的性命。」

「責怪自己於事無補。我這趟到夜境去,需要你幫忙。」

「大人的要求我一定全力配合!」

「話別說得太早。這是我寫的信,麻煩你用印簽名。」

「這是——」

「我說過了,話別說得太早。」

「如果這是大人的要求,我可以把這件事做得更漂亮,好讓心懷不軌的人找不到突破口質疑。」

「喔?老傢伙,怎麼突然間變了個人啦?」

「我想過大人說的話了。罟覓奇是個孩子,為孩子謀求未來,是四國學院創立的宗旨。」

「這麼看來,這個腐敗的世界,倒也不是完全沒救。先說聲再會,如果還有機會,我會帶著覓奇一起回來大學院,看看你們還能進步到哪裡。」

「四國學院的大門,永遠為羯摩騎士開放。」

「記住你的話,有人會當真的。」

 

 

結果覓奇經歷了一連串難以忍受的旅程,又吐又瀉了好幾天,等到他需要開口的時候卻連話也說不出來了。那個忘恩負義的船老闆,在抵達鬱光城的前一天就先把他綁個死緊,把他洗劫一空再交給守在碼頭上的警備隊。警備隊本來還懷疑他的身分,把他關在議價所後的雜物倉裡,堅持要找人確認過身分才肯發賞金給船老闆。

覓奇早知道不會有什麼莊嚴肅穆的逮捕行動,但是弄得這樣一團亂,未免也太失格調了。女神在上,他只差一根繩子就要被吊在橫樑上,像剛醃好的臘肉等著風乾入窖。他索性閉上眼睛,在黑暗中靜靜聆聽外面的喧鬧。他聽太多日顯話了,夜境人說話的腔調對他來說變得模糊不清,雖然感覺橡膠蕈和雞肉菇混在一起的大災難,不過還是家鄉話聽起來順耳多了。日顯人說話兇巴巴的,刺耳得很。

綠色的光圈突然延伸到他臉上,覓奇瞇起眼睛,勉強辨識出四個人走進雜物倉的門。

「覓——」

「是他嗎?」

「不是。」阿峰的聲音在半空急轉彎。「我不認得他。」

「真的?梓妍你說呢?看仔細,記住,說謊是不對的。」

慢慢適應光線後,覓奇看出來者是誰了。阿峰和阿旗一副就是不會說謊還硬上的蠢樣,視線往兩邊亂飄。嚇壞的梓妍在拿玉裘的陪同下,發白的臉色完全藏不住任何秘密。

拿玉裘?覓奇先是抖了一下,接著想到這根本不可能。那個中年人不是拿玉裘,只是一個長得很像,臉上帶疤的警備隊。

或者說是護法官。

「我和姊姊在路上看過他,他有時候會和我們打招呼。」梓妍說:「我認得他的臉。」

「你胡說!」阿峰反駁:「他才不是罟覓奇,罟覓奇有長頭髮,絕不像這樣頂著一頭狗啃的短毛。」

覓奇完全是看在老交情的份上才沒翻白眼。

「很謝謝你們配合,我已經知道我想知道的事了。」肩上頂著護法官肩章的人說:「你們兩位可以離開了。梓妍,拿伯送你回去,領主夫人還等著你一起用餐呢。」

「好的。」梓妍怯生生地點點頭,被護法官押著肩膀離開。另一批警備隊分成兩邊,一邊把阿旗和阿峰趕走,另外幾個走進雜物倉裡圍著覓奇。

該來的總是要來。覓奇閉上眼睛,縮緊身體,這和街上那種小混混等級可不同。他很確定身上不會留下任何一點疤。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1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