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華作協專欄】高蓓明:「有家味道」的旅店

2016/12/23  
  
本站分類:旅遊

【歐華作協專欄】高蓓明:「有家味道」的旅店

走過了千家萬戶,這樣的旅店還是第一次碰到。 

今年12月初在報上讀到一條消息:在一個風景如畫的地方,Bad Muenster am Stein,今年會舉辦一個浪漫的聖誕市場,以自然界的大山作背景,還有豐富多彩的節目。 

在德26年來,每年都去聖誕市場,多是大城市裡的聖誕市場,我們好像已經習慣了「高大上,越大越有名氣越好。可是鄉村的聖誕市場會是怎樣的呢?很想見識一下,於是有了這場旅行,也見識到了這個千古奇聞般的鄉村旅館。

(一)

旅館的名字叫“宮殿花園”,這很普通,在歐洲有許多的小宮殿小花園。 

可是來到這裡一看,宮殿在哪裡?花園在哪裡?全都沒有。原來,拿破崙的士兵早在100多年前就將它們統統摧毀了。 

“宮殿花園”旅館的女主人叫Quast,這個家族掌管這個旅店已經150年了。老太太至少有70多歲了。和藹的臉,既精明又慈祥,身材很瘦小,大約才一米五十幾,整天穿著一身白色的工作服。她非常地勤勞,在飯店裡從早忙到晚,一刻不停。看得出來,這家旅店有豐富的接待客人的經驗,他們不貪婪不刻薄,厚道地對待客人,像接待家裡鄉下來的客人,讓人覺得賓至如歸。 

非常想和Quast太太照個合影,因為看到這張臉,表現得那樣平靜幸福和滿足,你會感到欣慰,這世界是多麼地美好。可是我終究沒有好意思開口。 

再來看看房間,都是70年代的風格,40多年前鄉村農居的風格: 

木頭地板咯吱咯吱地響,棉被弄得很蓬鬆,鼓鼓地隆起。靠牆設置著樸實的木頭傢俱,地板往一方傾斜著。如果不把床做一番調整,人躺在床上,就會頭低腳高。 

房間的位置很好,在街角的轉彎處,共有三扇窗戶,暖氣是老式的熱水汀。打開窗戶,左邊面對著著名的紅岩,它是歐洲最高的石林;右邊面對著古堡Ebernburg,高高聳立在山坡上,晚上天暗之後,可以看到古堡裡淡黃色的燈光。 

臨著的大街上,汽車開過,隆隆作響。每天很早,就有築路工人在街邊打樁,安靜是絕對地談不上。因為老房子,隔音不好。 

在那裡度假的幾天,氣溫都在零下2度,所有的樹都結著一層薄薄的霜,Nahe河面飄著一層霧氣,天色灰濛濛一片。可是我們的心不像這天氣,心裡是暖呼呼的。 

(二) 

入住客家的第一個問題是,電視無論如何都打不開。 

把老太太的兒子彼得叫上來,七弄八弄,也打不開。他說,我去叫一個客人來,他懂。果然,來了一個老先生,弄了半天,弄好了。老先生關照我們,不可以關電視,否則又會出問題,只能關電源。”知道了。謝謝!“我們心有餘悸,小心翼翼地回答。 

老先生還說,“這個房間是我和太太冬天專用房間,我們每年冬天都來這裡過;平時,週末有空也會來這裡過”。我心裡琢磨,這是個怎樣的人?鄰居嗎?不像,否則何必冬天和週末都到這裡來過呢?客人嗎?也不太像。他對這裡太熟悉了太隨便了,好像就在自己的家裡。這個老先生的身份,實在讓人猜不透。 

走廊裡掛著已經過世的Quast老先生的黑白舊照,還有小兒子彼得和兒媳克勞蒂婭結婚的照片。耶誕節的燈飾佈置得很溫馨,發出一圈圈柔和的光。一條窄窄的木頭樓梯通往下麵的餐廳。右邊是廚房,左邊是飯堂。老太太告訴我,晚上五點一刻起可以開飯,廚房供應熱飯熱菜。 

小兒子彼得是廚師,沒事的時候,彼得會戴著飯單,站在門邊同客人聊天說笑。 

那一天,路途上很折騰,先是火車晚點45分鐘,後來又取消了在曼茵次的停車點,我們必須換車;然後是去小鎮的火車不開,要等下一班。 

所以,當彼得和老先生來調節電視的時候,我都靠在床頭上,沒有起來,有點不禮貌,似乎也不懂規矩。 

休息了一會兒,大約六點鐘的時候,我們下樓吃飯去。 

進了店堂,那裡熱氣哄哄,客人都在看足球,那天是多特蒙德對XXX,我們當然是支持多特蒙德的。 

那調電視的老先生也在那裡坐著,面前放著一杯啤酒,低頭讀他的《圖片報》,一種不用動腦筋的八卦小報;他的太太穿著一件紅色的巴伐利亞式樣的絨衣,正在做填字遊戲,這些都是德國老頭老太的日常功課。 

所有的桌子都坐滿了人,只有門邊的小桌還空著,我們就走過去占下了。 

我們的右邊,坐著一位安靜的男人,看樣子,像個獨身的知識份子,年齡在50歲左右。他對老闆娘說,給我來盤炒雞蛋,加上一塊黑麵包。那口氣,就像在媽媽家吃飯時說的話。那黑麵包是德國人的最愛,可不是我們以前中學老師說的,”社會主義國家的主人吃白麵包;資本主義國家的窮人吃黑麵包“。我心裡暗想,這種男人,大約從來不在家裡做飯的,經常跑到小飯館裡填飽肚子。 

再看看其它的客人,好像都是熟人,每個人相互之間打著招呼,邊喝酒,邊吃飯,邊聊天,邊看足球。 

左後方的桌子,坐著二個中年男人,大口地吃肉,大口地喝啤酒,這裡的肉都是當地屠宰場的新鮮無農害產品,味道極鮮美;右邊是一群女人在那裡吃飯。這時又進來一個男人吃飯,他到處找位子….。沒位子了,就在二個中年男人的桌子上擠出一個角落坐下。這就是小鄉村裡的常態,沒有人會計較,也沒有人在意。在德國城市的飯館裡,食客絕對做不到這樣。 

翻開功能表,都是極其普通的農家菜,價格也很實惠,你可以叫半隻烤雞,加一塊黑麵包,也可以要一盤炒雞蛋,或者一盤新鮮的生菜沙拉。我們兩都饑腸轆轆,M要了炸豬排淋上奶汁,配雞蛋面和蔬菜沙拉;我要了烤豬肉,水煮土豆和熱燜豇豆。食材新鮮而量大,吃得我們心滿意足。 

我們吃飯的時候,Quast太太一直都微笑地看著我,也許這裡不太有中國女人來吃飯吧?她忙了一天,現在就坐在那酒吧台的邊上休息,晚上有許多服務員,用不到她幫忙。但是她仍然留在店裡。 

“有自家的店真好,老人可以一直呆在那裡,不寂寞。”我心裡這麼想。 

(三) 

我驚訝於這個旅館的家庭氛圍,感覺好像整個村莊的人,都來這裡吃飯,人員進進出出,到處打著招呼;到處是歡聲笑語。這裡像大眾食堂,服務員也都是村莊裡的中年女人,經常忘記訂單,或者沒給功能表,老闆娘也不說她們;付帳時,也沒有帳單,就在酒水單上劃劃寫寫,給你算出一個數字來。 

早上吃早飯時,Quast太太對我說,哦,那個桌子是一個祖母和她孫子坐的。果然,過了一會兒,一個壯實的老太太帶著個小男孩來吃早飯了。看起來,這個老太太對這裡,也是熟門熟路。 

Quast太太為我們端來乳酪和臘腸,都是厚實墩墩的,像農民般地敦厚結實,是自己用手切出來的,不是那種工業食品,切得整齊漂亮而非常地薄。茶水是滾滾燙的,不像某些大酒店裡的水不溫不熱;煮雞蛋上套著天藍色的絨線小帽,拿開帽子,熱雞蛋握在手心裡,心裡暖烘烘的。櫻桃醬也是出自自家的廚房,老祖母的手藝。從這些小細節中,可以看到,這家150年的旅店,他們服務客人的深厚功底,不一樣就是不一樣。 

(四) 

在度過心滿意足的五天之後,我們決定最後一天的晚飯,還在這裡吃,劃一個圓滿的圈。 

這一晚,我們有了點經驗,不坐那靠門邊上的小桌子,而是往裡走,裡面有大廳和大桌子,靠近酒吧櫃櫥的一角,放著油鹽醬醋瓶瓶罐罐,客人可以隨意走過去取用。 

那晚吃得依然很滿意,但是量太多,吃不下。我坐在那裡好奇地觀察那些進進出出的客人,多是村莊裡的熟人:男人下了班直接就來了,女人先來這裡占位子。那天是尼古拉日,她們帶來了巨大的紅色巧克力尼古拉立像,給自己的男人一人一個;還有老太太帶了小狗來吃飯,把小狗狗按在桌子底下;也有像我們這樣的旅店客人,找個角落安安靜靜地吃飯喝酒;還有成群結隊來這裡慶祝聖誕求熱鬧的人。 

其實在這個小村莊裡,到處都是飯館酒莊,因為這裡是著名的葡萄酒產地。也許夏天的晚上,這些酒店都會客滿。但是現在,就數這裡最熱鬧,人都往這裡跑。什麼原因?我想,價格公道,對人和氣,是其中的一個原因。他們對客人非常地隨意,客人居然可以自己跑到酒吧裡取出答錄機來放音樂,為自己的一桌子人吃飯助興。 

在哪裡,我看到過這種場景?沒有,從來沒有。 

(五) 

那個彼得,大約有四十多歲了吧?整天兜著個飯單在身上,體型已經變了形,有了小肚腩,牛仔褲耷拉在身上,褲襠墮到膝蓋上,他總是在店堂裡走來走去。 

彼得討了個美麗的老婆克勞蒂婭,那種美麗是村姑的美麗,健康壯實。金黃色的頭髮像瀑布般地掛在肩上,兩顆像黑葡萄般深幽的眼睛鑲嵌在臉上,雙頰紅撲撲的,身材保持得很好,結實而不柔弱。克勞蒂婭說話溫柔,和和氣氣,禮貌有分寸。彼得看上去對老婆很滿意,兩口子躲在飯廳邊上的小屋裡一起吃早飯。作太太的話不多,都是彼得在那裡說話,而克勞蒂婭一直專心地在那裡切著她的青蘋果。 

Quast老太太一早就在那裡煮她的熱湯了,她在廚房裡拿著大勺子,站在鍋邊不停地攪啊攪啊。。。湯煮完了,她就去打電話,她每天有數不清的電話,供應商的、朋友的、訂菜的客人。。。

然後,她趁隙讀讀《圖片報》,讀那段“十七歲”的阿富汗難民把十九歲的德國醫學系女生給殺了的消息。 

(六) 

離開的那天早晨,心裡想好了很多告別的話,要同Quanst太太說。無奈,她又在那裡打電話。 

十點不到,店堂裡已經坐著一對夫婦,他們一邊喝著帶汽的礦泉水,一邊在讀《圖片報》,那是Quast太太留在桌子上的。這個旅店太不尋常了吧?客人怎麼都把它當成了自己的家,從早到晚在這裡,自己的家都不要呆了? 

我的結帳單上寫著旅店老闆的名字,這老闆不是Quast老太太,而是她的二個兒子:愛德華得和彼得。彼得是小兒子,愛德華得是大兒子,從沒有見到過他的身影。也許他不愛幹這一行,也許他有另外的職業。但是,按照德國的傳統,大兒子是要接受家業的,所以不管他幹還是不幹,名義上他都是老闆,而且,他的名字一定是要排在他弟弟彼得之前的。 

這家旅店,至今沒有上網的設備,也沒有用卡付帳的設備。以至於我同朋友們失聯了五天,讓她們為我擔心。 

那天,我同Quast太太打過招呼後,去銀行取了現金付帳。 

(七) 

這家旅店還負責接送客人,如果客人沒有自駕車而是坐火車而來,那麼他們會去附近的火車站接你。如果你中午也想在那裡吃飯,可以包飯。(可是我們沒有,我們白天都在外面,沒有必要訂飯)當然,價格都很實惠。 

晚上是沒有包飯的,晚上他們接待所有來這裡吃飯的客人,就是住家旅客,也按照功能表收費,這是他們的一大財源。估計收入很不錯。 

因為在歷史的老屋邊上,他們又造了一棟現代化的樓房,兩屋之間有通道,上面是旅館,下面是飯廳。新老飯堂加起來,大約可以坐上100來人。所以,他們也接待大型的旅遊團,或者接待企業,舉辦大型的慶祝活動。 

旅行之後回到家,我在網上看到許多客人對“宮殿花園”的評價,多是讚不絕口。其中說的最多的有二條:一是這裡保持了70年代的風格,很讓人懷舊;二是在這裡住宿有回家的感覺。 

再見了,難忘的住家旅店!!!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8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