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短篇】偷情

2016/7/18  
  
本站分類:創作

【極短篇】偷情

婚後七年膝下猶虛,他對妻連個蛋也生不出,口裡不敢講,心底可失望加生氣。每次見到雲英未嫁曲線玲瓏浮凸的小姨,不免綺念滋長。又後悔當年鬼迷心 竅,怎會看上妻這類如飛機場跑道那麼平坦的女人,別說生育,單單在撫摸都引不起浪漫氣氛。

每次做愛變成例行公事,腦裡幻想小姨豐滿的裸體,假如娶的是小姨(一時忘了結婚那年小姨才十二歲),啊!真是再無憾事。

女人心都很透剔,小姨從他色迷迷的眼睛,已讀到了姐夫蠢蠢欲動的歪心事;沒人時偶然也拋個微笑,把他的三魂七魄勾到雲端耍耍,以證明自己的魅力有多強。

撒嬌暗示,要花有花要名牌有名牌,反正是姐夫,怎麼說也是一家人;他三天兩日往岳父家跑,岳父母自然滿懷高興,乘龍快婿孝心可嘉,水果點心總沒空手來。見到小姨,正正經經,沒人在場時自然是另一番現象,所有追求術的功夫全施展;小姨若有意似無情,禮物照拿鮮花照收,祿山爪的動作才起念,她已冷若冰霜,翻臉不認 。越難得到的越過癮,他狠狠告誡自己千萬要耐著性子,小妮子早晚逃不掉,肥水不流外人田,不吃白不吃。

那晚妻千倍溫柔羞人答答地裸在他懷抱裡悄悄說:「我有了。」

「有了?」他腦裡全是小姨倩影,茫然不知妻在講些什麼。

「等了七年,你好像不高興?最好是男的,你起個好聽的名字。」

「你是說孩子?呵!那太好了。」他興奮的從夢裡走出來,心忽然冷卻,有孩子,將來怎麼收拾?早不來遲不到,唉!

「阿娥也有了男朋友,我們姐妹都很高興呢!」妻熱情的摟緊他,他手腳冰涼,像冷水淋濕全身,慾火消滅無蹤,恨不得立即找到小姨問個清楚。

岳父母到中國觀光,真是天賜良機;死纏的結果,小姨終於允他單獨相見,就在家等他。他打了新領帶、噴香水。妻一早出門去看婦科,回來他已上班,神不知鬼不覺,想到開心時嘴角泛滿笑意。經過花店選了一打玫瑰,準時到岳家,心底已準備好,無論如何今天要排除萬難,把到口的天鵝肉吞下,免得夜長夢多。

按鈴,她千嬌百媚的應門,接過花、主動的挽著他,親親熱熱的走進廳。

他的心忐忑不安跳動。想不到那麼順利;她溫柔的被他摟著走進睡房,他勝利的笑容忽然凝固了,妻用死魚般的眼睛盯著他,小姨一手將他推開說:「大姐!追求我的男朋友來啦。」

「果然是真的。」妻的眼色冷刃如劍……。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567  回應:1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何必問    
何必問
噗......哈哈哈哈,姐夫死定了。
回應    0    0